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三天凌晨,天色还没亮的时候便有三三两两的骑士出了西门。

    城外不远的地方,任八千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毕竟刚刚被刺杀一次,这次又是去远处的山里,任八千不得不加了小心。

    虽然大夏国大使馆的人都在大牢里待着呢,此时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但谁也不能说城里没有了大夏的探子。

    尤其是那些商人,看起来一个个老老实实,任八千百分百肯定里面就有大夏的探子在。

    任八千坐在马车里,林巧乐在那依着马车墙壁打着瞌睡,旁边另一辆车里则是两个工部的官员,周围还有五十个实力在地轮以上的宫中护卫。

    经过这次刺杀,女帝又将他的护卫提升一个等级,不过五十人也是极限。

    实际上真遇到事情,能指望的也只有永远都睡不醒的林巧乐。

    不时有少年少女三辆结伴而来,有的在家丁的护卫下抵达又将家丁遣返出去。

    “人到了多少?”任八千掀起车帘朝着外面问道。

    “大人,已经到了二十二人。”立刻有人回答道。

    此人是任八千的新护卫队长,也是个熟人,石虎。

    “到齐了喊我。”任八千点点头。

    又过了一刻钟,天已经亮了起来,最后三人终于抵达。

    任八千一声令下,整只队伍出发,随着离岚城越来越远,任八千也开始放松起来。

    到了这里,就不容易被人发现了。

    实际上大夏国内南方灏国遗民所在地区的城市其他国家商人会稍微多一些,北方只有少数几个城市才有,比如岚城。

    野外极难遇到。

    马车后面是许多学生欢快的谈话和吵闹声,偶尔还能听到铜兰如同银铃一般清脆的声音,虽然语气总是凶巴巴的,而且充满各种恶意,不过没多少人在意。

    路上走了一天,任八千就不停在马车上和角牛背上挪动。

    马车里太颠簸,角牛背上也不舒服,他便两个位置总是变换。

    这时候他倒有些羡慕起林巧乐了,竟然能在马车上睡的那么香,无论是颠簸还是吵杂都不能打扰她的睡眠,只有午饭时才爬出来吃了任八千十倍的食物便又钻回去睡觉。

    任八千都怀疑自己被人打死了她可能还在睡觉呢。

    晚上扎营吃完饭,任八千无事便扭开无线电台。

    “陛下在么?”

    片刻后他便听到女帝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没事,只是想知道陛下到哪了,吃的可好,路上行程辛苦不?”任八千嘿嘿一笑。

    他这行为简单来说就是撩闲。

    女帝:“……”

    好半响,任八千都以为女帝是不是把电台关了,才听到女帝的回话:“到谷城了。”

    “陛下晚上吃的什么?我看陛下出行时未带御膳厨的厨子,不知道陛下是否能吃得惯。”任八千继续撩。

    “大军在外,不讲究那么多。”女帝回答道。

    “那怎么行?陛下乃一国之主,哪怕大军在外也马虎不得。老臣这就让御膳厨去追陛下。”

    任八千闻言一愣,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呢,这是谁?

    “哪位?”任八千问道。

    “老夫石青!”对方说道。

    “原来是石大人!这东西还挺好用的,竟然这么远都能听到石大人说话。”又是一个人开口,声音很有磁性,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任八千:……

    “又是哪位?”

    “是紫竹学府府长任大人吧?闻名已久,某乃是厉千秋。之前久闻任大人之名,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任大人。”那个声音道。

    这人一说名字,任八千立刻知道是谁了,中央都护府都护厉千秋,五大都护之一。

    “原来是厉大人,此物确实不错。陛下,老臣这就去让人通知宫中!”石青开口道。

    “原来陛下也在?臣厉千秋见过陛下。不知道陛下到了何处?”厉千秋看样子来的时候直接听到石管事的话,此时听说陛下也在,连忙见礼。

    “见过陛下,臣乃溪万古,职务在身,未能亲自前往宫中拜见陛下,还望陛下恕罪。”

    “都不用客套了。南方有没有什么异动?”女帝淡淡说道。

    “那些人就没安分过,这些日子臣又砍了一批,总算让他们老实点。不过这也是表面上的,私底下还是有人在串通,其中必然有大夏、出云等过在使劲,等臣抓住他们尾巴,定然要将其一网打尽。”溪万古冷声道。

    “厉千秋,你那如何?”女帝又问。

    “臣等已经抵达清河涧,前锋已到了荛城,大夏军目前兵分五路,其中两路分别围住平城和顺城,另外三路则是分别扑往雨生,古柯,廖城三处。

    其中古柯和廖城分别有一千守备军和两千从梓越城退下来的北方都护府军以及数万平民,而雨生只有一千军,怕是难以挡住大夏军的进攻。

    臣已调一千五百人星夜赶往雨生城,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赶得上。”厉千秋沉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点担忧。

    任八千眼看着他们把无线电台变成了聊天群,在里面见礼的见礼,说军务的说军务,虽然原本的作用就是这个,可他怎么总觉得那么怪异呢。

    而且之前都不说话,自己和女帝刚打声招呼你们就全都跳出来,你们想怎么样?

    任八千在那听着无线电台里众人说话。

    林巧乐被声音吵醒,勉强撑起眼皮:“怎么这么吵?谁在说话?”

    “继续睡你的吧。”任八千轻轻拍了拍她脑袋说道。

    林巧乐嗓子里发出呼呼的声音,仿佛猫一般,将他的爪子打掉,换个姿势继续睡觉,没多会儿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好半响,厉千秋和溪万崖都因公事繁忙告退,任八千见没人开口了这才问道:“陛下还在?”

    “在!”女帝说道。

    “虽然现在看不到陛下,可我现在和陛下看到的是同一片星空,感觉距离近了好多。”任八千继续撩。

    在近千里之外,女帝推开窗户,看向头顶的一片天空,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今儿的星星还真是明亮,不过看样子要起风,明天可能要下雨。”石青的声音突然从电台里传出来,让任八千忍不住想要掐死他。

    以前怎么没觉得这老头儿这么讨厌呢?

    一根铁索静悄悄从任八千头顶探出来,朝着四周寻觅一圈,又将前段从马车窗伸了出去,似乎对外界充满了好奇。

    在任八千察觉之前又飞快的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