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夏百龙看着旁边的宦官半响没说话,轻轻“嗯?”了一声,让对方一个激灵。

    “陛下恕罪,实在是这字迹难以辨认。”那宦官直接就跪倒在地。

    “起来吧。一帮蛮人,能写字已经不易了。”夏百龙笑了一声,如同按了开关一般,下方众多大臣也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容中充满轻蔑。

    “陛下说的对,那帮野蛮人能写字已经不容易了,无法奢求更多。”有大臣附和道。

    夏百龙满意的点头。

    “呃,陛下,奴婢老眼昏花,这字迹实在辨认不出来。”宦官将书信看完一遍,小心翼翼说道。

    任八千的自己虽然难以辨认,但还达不到完全认不出来的地步。可作为服侍在夏百龙身边的人,他再了解对方的脾性不过了。这书信要是真念了,自己绝对讨不到好。哪怕短时间内没事,过上一段时间找个由头自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要知道他们这些阉人就靠皇帝的宠信,如果皇帝对自己不满,有无数人想要踩着自己的尸骨爬上去。

    “连念封书信都念不好,滚下去吧。”夏百龙冷哼道。“李开瑞,你念。”

    “是。”

    下方一个须发花白精神奕奕的老者上来接过书信先是详细看了一遍,脸上也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

    “怎么,大学士你也认不出来?”夏九龙冷笑道。

    李开瑞乃是大夏太傅,兼昭阳馆大学士,自然不会如同方才那个宦官一般。

    只是苦笑一声道:“这书信中言语对陛下有些不敬。”

    “说!”夏百龙冷道。“朕倒想听听是怎么个不敬法。”

    李开瑞心中苦笑不已,随后清了清喉咙道:

    “大耀皇帝致大夏陛下:

    吾之旧友吊似汝,而今坟头草丈五。

    望坟草兮一丈五,思故友兮吊似汝。

    故友如君,坟草齐眉!”

    第一句话就将原本写的夏百虫改了,毕竟这话说出来实在太难听。

    不过后面的内容倒是如实说了出来。

    李开瑞刚念了一半,夏百龙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等李开瑞念完,夏百虫浑身都散发出冷冽的气息,纯金打造的座椅扶手也被他捏出一个深深指印。

    下方众人更是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大耀的国书竟然会是这样的内容,这简直就是直接开骂了!旧友屌似汝?坟头草丈五?这是什么话?

    还思故友兮屌似汝?还故友如君,坟草齐眉?

    这简直是泼皮流氓骂街啊。

    本来众人还想要嘲笑一下大耀的那个女皇帝,费劲唇舌想要解释,可我们该打你还是打你。

    可这时谁都开不了口了。

    大耀的女皇帝根本一丝的解释意思都没有啊!

    直接就开骂了!

    虽然之前也想过大耀那个女皇帝的反应,可正常人的话,无论如何也稍微解释一下吧?哪怕一推四五六说不知道七皇子的死,也算是面子功夫。

    哪有这样的?

    这让心高气傲的夏百龙如何能接受?让一直以来以第一强国君臣自居的众人如何接受?

    众人觉得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要打你,已经够流氓的了。没想到对方一点不弱于自己。上来就这么一句打油诗,张口就骂。

    “齐紫霄竟然敢如此?”夏百龙胸口重重起伏着,口中大骂:“朕定要将她擒回久江,看她是否还这么嘴硬。”

    “陛下息怒,她也只是徒逞一时口舌之利罢了。”李开瑞沉声道。

    “朕知道,只是竟然敢如此辱朕……”夏百龙一脸的怒色。

    当日之后,夏百龙的头痛就犯了,一连多日,晚上都难以安睡。

    任八千如果知道自己心血来潮一封信将大夏皇帝气的血压升高差点脑淤血,估计尾巴都得翘起来,立刻写到他那本所谓的《史记》里面。

    ……

    任八千每日除了与铜震野等人研究关于盐场选址、制造工艺、还有打井的事情,便是从电台了解一下前线的情况。

    在雨生城破后,中央都护府的军队终于赶到前线。之前派了一千人前往雨生城协助防守,不过随着雨生城的陷落都阵亡在此城。

    剩下的七千军队与雨生城没有与大夏军大战,对方据守城池,大耀七千人难以攻打下来,如果硬攻的话,不但打不下来,自身损伤也要不少。

    因此转而在一日后攻打了古柯城外七万夏军,加上古柯城内剩下的一千守军,将八万夏军杀散一半,起码留下两万多尸体,还有一万多人散落在外,只有半数退往廖城,与廖城八万大军汇合,共计十二万。

    而中央都护府此时还剩下五千人。

    而女帝此时已经接近了廖城方向,正用电台与中央都护府厉千秋不时联络,准备合击廖城的十二万夏军。

    用六千人合击十二万大军,也只有古族才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想想这六千人中有一千二百最低都是地轮实力的飞骑,任八千还是觉得挺难接受的。

    毕竟在地球的教育都是几十万大军合围十几万敌军,接受了二十几年这样的教育。如今几千人合击十几万人,哪怕心里知道地轮的实力不是普通军队可以比拟的,这个数字也仍然让他觉得别扭。

    ……

    任八千坐在地上,面前是一个顿钻的模型,随着他手指在模型后边的一个小木片上轻轻敲动,顿钻的钻头在杠杆的作用下一下一下的往地下钻着,没多大功夫就钻出一个小孔。

    周围一帮学生在那一脸好奇的看着任八千摆弄的那个模型,虽然学过了一点物理,但也都是理论,而且才讲到光纤。

    这样应用于实处的机械模型还是第二次看到,因此都很好奇,也都仔细观察,这就是他们以后要学的东西。

    第一次看到的是任八千的那辆摩托车,已经被他们成功变为一堆废铁。

    摆弄了半天模型,任八千收回手对不远处的铜震野道:“事情基本就这样的,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任大人不留在这?”铜震野微微楞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前线看看。”任八千云淡风轻道,带着视强敌为草木的那种高手气概。

    如果是不熟悉他的人,还真看不出来他是在装逼。

    “任大人,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大家都能省点心。”铜震野一脸古怪道。

    之前就被刺杀了两次了,每次都惹的陛下大发雷霆,现在还往前线跑?是该说你心大呢,还是该说你不知死活呢?你安安稳稳在这待着,不出什么事情,就是做出最大的贡献了。

    任八千一瞪眼睛:“真当我泥捏的?连点自保之力都没有?我跟你说,我发起火来自己都害怕。”

    “真是泥捏的,还是稀泥。”铜震野一脸认真点头。

    “以后有机会非得让你见识见识,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任八千斜着眼睛悻悻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