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二天一大早,任八千便带着护卫出城后直奔北方。

    以前看电视人家大将马身上挂着大刀马槊之类的长兵器,一个个威风凛凛。

    任八千此时在角牛身边一侧挂着收拢了支架的85式高射机枪,感觉自己比他们还威风些。

    身边的护卫哪怕过了两天,还不时的把目光放到那支长两米多的高射机枪上,那日试射实在给众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从岚城到廖城女帝走了十三天,任八千估算一下自己等人有九天就能到,这还是其中有两天自己要回地球。

    到时候自己就能展示以下科技党的实力,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无双。

    想到这里任八千的心里火热,觉得自己的大枪已经饥渴难耐了。

    ……

    任八千等人出发没多久,女帝便遇上了大夏的探马。

    距离还有数百米的时候,对方一遇到飞骑的探马,拨马便往回跑。

    羊骑士们实在太好辨认了,飞骑是唯一一只以巨羊作为坐骑的建制军队,而飞骑在大夏人眼中又是重点中的重点,只看探马的装备和坐骑便能认出来。

    几个飞骑探马看着对方远去留下一路灰尘,拨马回禀女帝

    “陛下,臣等刚才已经遇到大夏的探马,怕是他们很快就知道了。”

    “距离廖城还有多远?”女帝淡淡问道。

    “还有五十里。”

    “做好应敌的准备。”女帝斜躺在金銮中厚厚的兽皮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持着酒杯淡淡说道。

    “打开电台。”女帝又道。

    红鸾立刻将电台打开。

    “厉千秋,你在什么位置?”女帝问道。

    片刻后厉千秋才恢复:“陛下,臣等已经抵达平津山。”

    平津山在廖城西三十里左右的位置,与女帝的速度相差仿佛,这也是双方一直联系的关系。

    “一会儿飞骑冲过拦截的敌军后直扑夏军主帅大营,到时夏军必然大乱,你们在突破拦截后趁势掩杀。”女帝说此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双眼也明亮若星辰,不知其中有几分醉意,又有几分是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而感到兴奋。

    至于飞骑能否突破拦截,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一千二百地轮实力的骑士,若是突破不了夏军的拦截,那才是笑话。

    ……

    廖城东门,两万五夏军正围在此处轮番攻打,一架架高耸的云梯人被扶起搭在城墙上,喊杀声遍布每一寸城墙,不时有人带着惨叫声从城墙上衰落下来,还有更多的人则是无声无息的躺在上方。

    一个一身铁甲的中年将领站在营帐前眺望远处的的城墙,紧皱着的眉头时正没松开过。

    这廖城,实在太硬了。

    一千守军加上两千从顺城退下来的残兵,再加上一城的百姓将七万大军挡在这里足足十天,尸首留下无数。

    此时几个探马飞快跑回营中。

    “大人,在五十里外发现飞骑的踪迹。”

    那个中年武将闻言捋着胡须的右手顿了顿,随后沉声问道:“可有详细敌情?”

    “小人未能接近便遇到对方的探马,便返回禀告将军,不过以小人看远处扬起的灰尘,不过千余人,不超过两千。大概两个时辰后能接近。”

    “速去继续查探。”

    随后中年武将扬声道:“来人,去主营通知大将军。”

    小半个时辰后,廖城东门外两万五大军拨出一万五朝着女帝方向迎了过去,同时还有一万大军从廖城北方赶来。

    虽然仅仅一千余人,大夏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这一千余飞骑在实力上已经相当于数万大军,而且机动性更高。

    而在稍早一点,廖城北方大营还有一万大军拨马前往廖城西门,与西门外三万大军合为一处,围着西门的同时提防着平津山附近的5000古族士兵。

    大夏的将领与大耀打交道十数年,自然知道最低都是人轮实力的古族军队的厉害,更知道仅仅千余人的飞骑的厉害。

    此时飞骑与击溃了古柯城夏军的中央都护府军前后脚抵达廖城附近,倒是让大夏军有些不敢轻举妄动了,更是觉得兵力竟然有些捉襟见肘,连三个方向的攻城都渐渐停了下来,让廖城内的守军和百姓都暂时松了口气。

    此时廖城内,三千军已经仅剩一半,如果不是百姓上城捡起阵亡将士的武器杀敌,怕是早就坚持不住了。

    要知道他们可是先在七万大军的猛攻下坚持了近七天,又在四万从古柯城方向撤下来的夏军共同进攻下坚持了两天。

    此时城墙上到处都是残破,一脚踩下去全都是血浆,血腥的味道已经让城墙上所有人都麻木了,当大夏军撤下去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直接坐倒在血浆里。

    其中大部分,都是任八千觉得很质朴的普普通通的百姓,可当他们拿起武器,却让大夏的军队流尽了鲜血。

    这几日在城墙下起码扔下了两万多具尸体。

    而廖城的损失也同样惨重。

    ……

    当女帝与飞骑抵达廖城东南方十余里的时候,便看到了拦在前方的大夏军,粗略扫一眼起码两万多人,戟枪森立如林,不少人衣甲上还带着血迹,一股肃杀之气铺面而来。

    在军阵前方地上布满了带着铁锈的铁蒺藜,每个上面有着四根伸出来的尖刺,中间则是有着一个孔洞,用绳子将五六个串在一起,战后也好回收。

    “碾过去。”女帝站在金銮上,看着远处的军阵,身上杀气四溢。

    “下!”随着一声口令,千余飞骑整齐翻身下马。

    “哈!”所有人都发出一声大喝,千余人的吼声汇聚到一起,如同爆炸一般,顿时让远处的大夏军前列略微有一点骚动。

    “杀!”一个男子下令道。

    “杀!”千余飞骑呈三排快速朝着前方接近,手也握住了刀柄,浑身都散发着冰冷杀意。

    哪怕面对数量是己方二十倍的敌军,也丝毫没有半分退缩。

    这就是古族最精锐的飞骑。

    “射”大夏军中一声令下,“嗡”一声,无数白羽化作遮天蔽日的黑影,又朝着下方砸落下来。

    如同暴雨一般。

    无数道身影在此时冲天而起迎上去,手中长刀化作一道道白色冷光将空中箭雨披落。

    “射!”又是一波箭雨从大夏军阵中射出。

    又有数百人影冲天而起。

    “杀!”众多飞骑双眼带着一丝猩红,紧紧盯着前方的军阵。。

    一跃而起,横跨十数米,直扑前方泛着冷光的枪海。

    如同虎入群羊,掀起一片片血海。

    从高空看,如同数十把滚烫的钢刀切进了一块巨大的奶油中,先是切开,然后向着两边融化,大夏的军阵立刻变得支离破碎。

    女帝站在金銮上饮尽一杯酒,将酒杯抛落到地上摔成无数碎片,随后一道红影几个闪身就横跨了数百米的距离,踩着无数夏军的人头扑向军阵后方。

    红衣似血。

    ——————————

    PS:推本书,《突然就穿越了》,

    从小到大,我一直有一个毛病。就是一做噩梦,我就会瞬间移动。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去遍了世界上所有的国家。

    但是呢,我这个毛病有个bug,就是我无法控制我要去的目的地。

    就像刚刚,我在家里睡的好好的,结果一个噩梦,我就瞬间穿越到一个暖烘烘、香喷喷的被窝里……

    咦!这是哪?

    哇!好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