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陛下稍等!”下了城墙,任八千一溜小跑到城令府里摩挲了下自己的长枪,捧着另外一个箱子出了城令府,让护卫帮自己拿着回到城墙附近。

    女帝和厉千秋在一队飞骑的护卫下再那等着,见任八千身后抬着箱子的护卫,都在心中猜测这箱子里是什么东西。

    任八千让护卫将箱子打开,露出里面摆放的一排排的黑色圆管。

    不大,不过一掌长,直径约有一寸。

    “任府长,这是什么?”厉千秋拿起一根在手中摆弄着好奇问道。

    “炸药!”任八千嘿嘿一笑。

    这批炸药就是当初他在地球买枪的地方弄到的,分为内外两层,最中间是三百克TNT炸药,外面则是火药,用火引燃,在火药爆炸的时候将TNT引爆。

    本来这东西准备用来开矿,足足准备了300个,这一箱则是其中的一半。结果根本没用上,这次从岚城出来的时候便带上,此时正好能用上。

    “炸药?”厉千秋有些疑惑。

    女帝倒是略微知道点炸药是什么,不过也不知道如何使用。

    “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任八千说完,众人便又上了城墙。

    任八千蹲在那将炸药绑在几只长箭上,又将炸药后面的引线剪断了一截,才抬头对厉千秋道:“厉大人,一会儿还要劳烦你找个人将这个射到对方投石车下面。

    “我来!”厉千秋当仁不让道。

    实际上200米的距离,对于这些在在山中打猎长大的古族士兵来说,不说人人能做到也差不多。

    不过他也想看看任八千弄出的又是什么东西。

    任八千一共准备了二十二根,敌军分布在廖城周围的投石车一共只有二十辆。

    准备好后,任八千将弓箭递给厉千秋,还没等他说话,骨箭化为一道白线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扎在一辆投石车上。

    任八千:……

    厉千秋一脸期待,十几秒后问道:“怎么没反应?”

    “还没点火呢……”任八千无语道。

    “忘了,忘了!”厉千秋哈哈一笑,笑完再次捏起一支骨箭架在弓上。

    任八千让人取来点燃的木条将引线点燃,连忙道:“好了,放!”

    引线还有十厘米长,按理着个十几秒钟应该没问题,不过他可怕这引线出点什么问题,万一是快枪手,到时候就倒大霉了。

    随着他的话落,厉千秋的手指松开,骨箭再次带着尖锐的破空声跨越在两百米距离直接钉在投石车上。

    随后厉千秋朝着任八千投来探寻的目光。

    “等等!”任八千用望远镜看着那个方向,此时也看不清引线到底是否还燃烧着。

    不过没等多久,大夏军中突然发出一声“轰”的巨响,随着突然凭空冒出的火光,投石机一瞬间就变成碎块到处乱飞,打在军阵前方的铁盾上发出碰撞的声音。

    而投石机周围的几个正在装弹的士兵,直接被爆炸的气流掀飞,其中两个离的近的只有一些残碎的尸体落在各处。

    “轰!”正当大夏军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的时候,大夏军阵中再次爆炸。这次是方才那只没有点燃的炸药管被炸到大夏军阵中再次爆炸,起码周围十几米的士兵都被这次爆炸掀飞,半径五米内的士兵直接被炸碎。

    “好东西!”厉千秋在城墙上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喜赞叹道。

    “这一箱子省点用,专门对付他们攻城器械吧。没了攻城器械,想必他们除了围困做不了其他事情。

    在这里耗着,他们需要耗费的粮食不是小数。”任八千叮嘱道,他可怕厉千秋随意挥霍。

    “有了这东西,这次他们来多少人,都让他们只能在下面看着。”厉千秋大笑着拍着任八千的肩膀。

    随后他便让几个护卫拿着这些骨箭按照方才的方法施为。

    在看过大夏军阵中的爆炸后,这些护卫都小心翼翼,刚一点着火就立刻将骨箭射出去,生怕炸在自己手里面。

    每隔一两分钟,就能看到大夏军阵前方爆出一团火光,以及传来的轰然爆炸声。

    不过片刻,岚城东方的六个投石机就变成一堆碎木头,接着远处城北的方向也传来几声爆炸,然后是城东方向。

    不过片刻功夫,大夏军的投石机就全变成了碎木,连带着几百个被炸药炸死或者被碎木砸伤的士兵。

    “把这东西给老子看好了,好好保管,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拿你们是问。”厉千秋朝着身后的护卫厉声道。

    “都护放心。”

    “千万别见明火,别磕碰,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存放。放在阴凉不潮湿的地方,切记切记一定不能碰到火。”任八千千叮咛万嘱咐,地球人都知道这东西的危险性,不能见火,可大耀人总让他有些不放心。

    这些东西要是爆炸了,估计四分之一的廖城都得报废。

    “大人放心。”身后的护卫拱手道。

    这投石机被炸毁,大夏今天想必不会有其他进攻了,厉千秋继续留在城墙上视察,任八千随着女帝回城令府。

    “陛下有些消瘦了。”往回走的路上任八千睁着眼睛说胡话。女帝不是普通人,体型自然不会随着吃多吃少就变胖变瘦。

    女帝倒是很受用,轻轻瞥了他一眼。

    后面的护卫一个个眼睛看着天,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

    廖城北方,数万大军背后的营地中的一个大帐,一个须发半百的将领正站在案几前看着上面的地图,手指不时在上面比划一下。

    “大将军!”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人从帐外进来拱手道。

    帐中的便是统帅这次南进七十万大军的将领,冠军大将军,武胜侯金凌。

    他在大夏百姓中的声望远远比不上红武在大耀,那也是因为大夏在南方七十年没有寸进。实际上在朝堂中声望极高,在军中也可以说得上是前三。

    短短几十年从一介平民达到正三品大将军,武胜侯的地位,便能够略窥一二。

    驻守边关二十余年,足足准备了二十余年,就连梦里都想着如何进攻大耀。如今总算是能达成平生所愿,战局到目前也符合他预期,接下来就看双方谁更高明一筹了。

    “那位鲁平海如今伤势如何?”武胜侯头也不抬的问道。

    “大将军,鲁平海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小半,再有一个月想必就能无碍。”那名文士拱手道。

    “还来得及。”武胜侯轻声道。

    “李元竹那面来信了,她还是不同意。”文士又道。

    “意料之中。”武胜侯并不意外。

    “陆子剑找到没有?”

    “还没有消息。”文士继续道。天下第二的陆子剑,行踪一向莫测。

    至于天下第一的林仙,已经数年没有任何踪迹了,很多人都怀疑他已经不在人世,或者是突破了那个传说中的界限。

    “你说那齐紫霄会不会离开廖城?”武胜侯随意问道。

    “绝不会!如果她离开廖城,就是将廖城中几万军民扔下,齐紫霄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除非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按照如今这样拖着她,她不可能离开。”文士果断说道。

    武胜侯点头,和他所想的一样。

    等到她想走的时候,怕是已经晚了。

    武胜侯用手指从地图上一个点移到另外一个点,最后将手指按在其中一个点上,那里是他的目标所在。

    那里不但是岚城和北方都护府方向的必经之途,也是东北都护府想要回援的必经之地。

    只要将这里占据,到时候哪怕齐紫霄能够逃回去,也会将整个北方的大片沃土都丢掉……

    “云国那面有消息了吗?”

    “他们朝堂还在争吵不休。”文士轻轻答道。

    “他们是忘了当初被那帮蛮子打的差点灭国了?”武胜侯冷笑鄙夷道。“那帮充满商贾味道的家伙……”

    “哪怕没有他们,有大将军这么久的准备,拿下大耀也并非不能。”文士立刻接道。“岚城城墙不过六米厚,这些投石机就能把廖城给砸破。”

    要知道北方的铁索关、顺城、梓越城城墙都有二十米厚,其中铁索关甚至达到三十米。而这岚城城墙不过是六米的厚度,投石机只要多砸几轮,便能砸出缺口来。

    “砸破也不能进!”武胜侯淡淡道。

    在城中这样的地方,古族人强大的个人实力反倒能发挥出来。他宁可将古族人耗死在城墙附近,也不愿意让士兵进入城中和古族肉搏,那些古族平民恐怕都会给他们造成不小的伤亡。

    更不用说里面还有飞骑在。

    不过如果真将城墙砸开,那些研制出来的雷火炮倒是能派上用场了。

    想到自己手中另外一种叫做万花弹的炮弹,武胜侯就觉得朝中真应该给那些工匠重赏。

    就在两人在这闲聊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传来几声不同于巨石砸在城墙上的巨响。

    “哪个混蛋动用雷火炮了?”这种爆炸声立刻让武胜侯想到了军中存放的那些火神炮和那些被称作雷火粉末的东西。

    随后武胜侯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自己没下令,谁敢动用雷火炮?

    刚刚从大帐中走出来,就听到阵前方向又有一声巨响。

    “轰!”

    武胜侯皱了下眉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分明是雷火炮发射的声音,不过传到这里还这么大声音,声音大了许多。

    还没等他想明白,前方又是几声轰然巨响。

    “来人,去看看怎么回事。”武胜侯沉声道。

    过了一刻钟才有一个穿着铁甲的将领回来单膝跪地道:“大将军,不知道怎么,投石机那里突然凭空爆出一团火球,威力很大,投石机完全毁掉了。”

    又过一刻钟,东西两个方向也有人快马急报,那两个方向的投石机也都被毁掉了。

    “那帮蛮子到底用的什么手段?”武胜侯脸色难看,没想到那些蛮子竟然还有这种未知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