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大人,都已经撤出来了,正在返程的路上。”

    任八千听到对讲机中传出的声音,先是朝着两个大营看了看,并没有大夏军追出来。毕竟这样的黑夜,古族的个人实力反倒能得到更大的发挥。

    而且两个大营现在都才勉强平静下来,估计救治伤员、灭火、收拢乱军都够他们忙活一阵子。

    “事情办完了,撤。”任八千让人扛起迫击炮、机枪还有弹药箱子,众人便不紧不慢的往回撤,到了城下的时候只见城门大开,众人鱼贯入城。

    等众人回了城令府没多久,战损也被递送上来。

    损伤不大,不过几百人,其中飞骑损伤微乎其微,倒是中央都护府军损失三四百人,不过其中有一半都是挂了重伤回来了,只有两百左右是阵亡的。

    古族的损失和大夏比起来就微乎其微了。

    大夏军的损失起码在两三万,还有大量的粮草被烧。

    不过任八千倒是被回来的飞骑所描述的一种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在夜袭的最后,由于有古族士兵在营中砍杀,勉强聚拢起来一批队伍就会遇到一批炸弹,始终无法反击,东部大营便推出几门火炮来。

    这东西飞骑本来没当回事,可对方点火之后无数铁钉从中喷了出来,好几个飞骑在大意之下都被打了一身,当场身亡。

    受伤的飞骑数量更多,起码二十几个。

    任八千拿在手中打量着他们送上来的铁钉,长半尺,小指粗细,通体生铁打造,底部是一个比直径稍微大一点的六角形。

    “这东西射程多少?”任八千问了一句。

    “大概两百步。在一百步的时候能打死人。”一个飞骑校尉说道。

    “也就是说被这东西打死的那几个都是别人在一百步内用这东西对着他,还不知道躲的笨蛋是吧?”任八千没好气道。

    “主要是没想到,这东西虽然打不远,但距离近的时候一打一片,劲道也不小。”那飞骑挠挠头说道,他也觉得那几个下属死的太冤枉了。

    “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我用这东西对着你,你躲不躲?”任八千直接从腰上掏出把手枪来指着那个飞骑的脑门。

    “当然要躲!”那校尉连忙道。这位任府长之前毒死数千上万人,今天又拿出来能在几里外就能打到大夏军的武器,虽然具体不清楚,可一爆炸就往外扫出一堆钢珠将人打的和筛子似的他们还是知道的,不少飞骑都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

    如今任八千在飞骑众人心中也算挂上号了,这位虽然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但手里的东西可都是要人命的。

    如今只要是他拿出来的东西,众人都不敢小看。

    “无论如何,今天夜袭都是大获全胜,其中任大人要居首功。”厉千秋在一边笑道。

    虽然损失三四百人,可比起大夏的损失来,已经足够让人满意了。

    任八千摆摆手,一副功名利禄于我如浮云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对方军粮损失了多少,不过肯定损失了一些,飞骑和中央军在夜袭的时候也看到他们存放粮草的地方在着火了。”

    这是任八千特意让人留意的。

    “如果对方粮草损失巨大的话,对方肯定会加急让后方运粮来。一会儿将部分对讲机和一台中继台和一台电台送走,臣建议派出一部分飞骑带着对讲机和一台中继台、一台电台出去探查,分散寻找。如果遇到夏军的快马立刻截杀,遇到粮队,能吃下的情况下就合兵一处吃下来。

    吃不下的就通过电台联系城中,派遣人员前去支援。”

    女帝和厉千秋都微微点头,截杀对方粮道是一定要做的,任八千的建议没什么错处。

    “而在这里的大夏军,接下来可能有两个选择。

    第一是收缩兵力防守,以围困为主,毕竟这一次夜袭也应该将他们打痛了。

    不过我觉得另外一点也很有可能,就是狗急跳墙。

    如果对方粮草损失太大的话,运粮队又要很久才能到来,对方可能会大举进攻,消耗自己的兵力与咱们兑子。”

    “什么是兑子?”厉千秋立刻问道。

    “如果对方缺粮的厉害,比如说只剩下十万人两天的口粮,然而粮队要七天到来,怎么办?每人食粮减半也不够,等他们饿的走不动的时候咱们再大举进攻,他们就连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如此,不如将其中的大半消耗掉,如果能攻破城池最好,攻不破也可以消耗咱们的兵力,算是死得其所。而他们剩下的军队,哪怕粮草不足,也足够支撑到粮队的到来。”

    “如果对方粮草损失太大,很可能会这么做。”

    “用他们的命换我们的命,就是兑子。”任八千最后总结道。

    厉千秋皱眉想了半天,缓缓点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设身处地如果自己在对方将领的位置上,恐怕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会这么选择。

    众人商议一阵,见夜已经深了,便都回去休息。

    一般战争双方都有探子奸细,可以获得不少有用的资料。可大耀和大夏的战争,双方在对方军中几乎都没有奸细,因此一切信息都只能依靠推测。

    ……

    大耀众人回去休息了,大夏的军营却是灯火通明。

    救治伤员,救火,清点尸体,统计损失,一直到天亮。

    武胜侯一脸铁青的坐在大帐之中,如同石像般一动不动。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让他抬起眼皮,看着匆匆走进来的文士,沉声问道:“如何?”

    “大营损失伤亡一万一千人,东营损失两万三千余人,武营八百七十六人还剩三百九十二人。

    粮草,东营中只有六万大军两天的粮草,损失了七成半。大营有十七万大军十天的粮草,损失了六成,西营没损失。”

    “剩下的粮草还能用多久?”武胜侯问。

    “西营中还有六万大军两天的粮草,加上东营残余的,足够十四万大军用上一天。大营中剩下的粮草,够大军用上四天多一些。也就是说还足以五天使用,如果每日供应的粮秣减半,能支持十天。不过这样,士卒便无力进攻了。”

    “粮草还有多久送来?”武胜侯问道。

    “还有十天。”文士低声道。“不过文远将军和赵胜将军那里应该能调集过来一些,他们在边界比较便于补给。”

    “通知他们!”武胜侯沉声说道。

    “通知下去,让士卒饱餐,两个时辰后攻城!”

    “大人?”文士一惊,士卒几乎一夜未休息,今天这么急着攻城?

    “不能拖了!”武胜侯脸色难看道。“昨天武营遇到的那种攻击,你知道吧?”

    文士点点头。

    “加上昨晚袭击粮草的那个东西,还有他们扔进人堆里会爆炸的东西,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手段没使出来。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一鼓作气,哪怕损伤再大,也要将廖城拿下来,或者把他们手中的底牌都逼出来。”

    武胜侯斩钉截铁道,对于将领来说,只要露出来的底牌,总能找到对付的办法,只有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很可能会在你以为即将胜利的时候给你迎头一击,满盘皆输。

    “真没想到那些蛮子手中竟然有这样的东西。”文士一脸苦笑。

    “本侯也没想到。”武胜侯轻叹一声,他现在都觉得自己才是蛮子了。

    “这些东西不可能是大耀的,是有人给他们的。把那个人抓住,或者杀掉。”

    “将军知道是谁?”文士问道,实际上他心中也略微有些猜测。

    “应该是那个毒士,昨日陈世与武营一同出去,远远看到一人在操控着一个武器,目前在廖城中的就是他了。何况,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武胜侯说道。

    任八千对于大夏军的情况都是猜测,自然有许多出入。

    不过虽然原因不同,武胜侯的决定却和任八千所猜测的差不多。

    ……

    任八千早上坐在大厅中陪女帝吃早饭,卷饼、面汤、还有洗衣盆那么大的一大盆肉。

    他眼看着那盆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没了。

    “陛下吃饱了吗?”等盆见底了,任八千轻声问道。

    女帝歪了歪脑袋,想了一下回答道:“半饱,不过朕要带头减少饭量,这样城里的粮草能多坚持一些日子。”

    任八千:……

    两人没聊几句,外面就有人来报,大夏攻城了。

    二人对视一眼,任八千指指自己:“智者千虑必有一得!”

    女帝抬头想了想,似乎没什么毛病,可又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到了下午,任八千就确认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对方的攻击强度确实比以前大了很多,城墙上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大夏军的士卒在向上爬,每时每刻都有士卒带着惨嚎从城墙上跌落。

    又过了一日,大夏的进攻强度仍然有增无减,十几万大军几乎是轮流进攻,三个方向的城墙从早到晚一直都在厮杀之中。

    任八千走到城令府的小厅就看到在里面发布命令的厉千秋,等他与人说完话便上前问道。“还支撑得住吗?”

    “他们再来十万人还差不多。”厉千秋毫不在乎道。

    任八千点点头,“如果压力太大,就把剩下的炸药用了吧。”

    “前天晚上不是都用了么?”厉千秋疑惑道。

    “我那还有一箱!”任八千说道。那三百根炸药管装了两个箱子,当日炸投石机的时候他拿出来一半,在夜袭的时候都用掉了,如今还剩一个箱子。

    “来人,随我去抄家!”厉千秋听了这话一下就从案牍后面站起来大步流星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喊人。

    这东西谁用谁知道,反正在厉千秋眼里这就是宝贝,不管用不用得上,先拿到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