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被人射城墙上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430228.html
    两日后,任八千再次带着箱子回到大耀,时间是刚过中午。

    任八千将箱子小心放好,然后溜达到城令府大厅,一群人行色匆忙的进进出出。

    女帝坐在上首神游天外,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陛下,情况如何了?”任八千走到身边问道。

    女帝听到声音,目光终于有了焦点,眼睛先是在他脸上转了一圈,伸手将他提着的包拿过来,在里面翻捡一下,然后放到自己脚边。

    之后才开口:“大夏昨天晚上已经攻打了一夜,这两天大夏最少损失了三万人,城内伤亡也有一千五,如今留在城中的飞骑都上城墙防守了。”

    这就时古族最大的缺点,哪怕实力强,但人数太少了。五六千人要防守三个方向的城墙,再去掉南方城墙的少量守卫,实际上每个方向不到两千人,承受着大夏源源不断的进攻。

    伤亡逐渐增多,剩下的士卒压力也越来越大。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大夏采用强攻的方法,双方损失都很大。

    现在就看谁能熬得住了。

    任八千想了想,大夏是应该熬不住的。

    能熬住自己也要让他们熬不住。

    任八千在大厅中陪女帝一直到挑灯时分,大夏仍然没有收兵的意思。大夏现在明摆着就是这十几万大军日夜轮流不息进攻,直到廖城的几千古族士兵坚持不住。

    吃了晚饭,任八千先在护卫的陪伴下到城上转了转,刚一上去就被上面的血腥味呛进鼻子里,四周的喊杀声也直接灌进脑子里。

    任八千看到七八架巨大的云梯的被推到城墙旁,那云梯如同一栋能够移动的建筑一般,最上方是一个平台,几十个大夏士卒站在上面,距离极近的时候直接跳过来砍杀,在云梯后方还有无数士兵正沿着云梯丝毫不停歇的向上爬。

    “杀!”几十个跳过来的大夏士兵口中嘶吼,满面狰狞。

    其中大部分只是喊出这一个杀字还没站稳脚跟就被砍翻落到城墙下,只有少数几个实力比较高明的在于古族战士周旋。

    一个飞骑从旁边出现,手中长刀既快切狠,三两下就将几个大夏军砍翻,又挥舞长刀将几支射向他的箭矢打落。

    而云车上又跳过来一批大夏士卒。

    此时城墙从头到尾都插满了火把,将城墙下几十米内照的灯火通明,整个城墙下方都是尸体,损毁的军械,以及黑压压涌上来的夏军。

    “轰!”一声巨响,远处一架云梯下面直接爆发出一团火光,云梯直接被炸毁,连带上面的大夏士兵也惨呼着摔落下去。

    不用想,这是炸药立功了。不然想要摧毁这么巨大的云梯,也要废不少力气。

    而现在直接一个炸药管就能轻易解决。

    接着又是几声炸响,任八千目光范围内的云梯都被毁了之后,众多古族士兵才能喘息一口气。

    “任大人!”有飞骑抹了把脸上的鲜血,朝着任八千抱了下拳,就坐在墙边在那休息。

    “大夏军还有军械吗?”任八千问了一句。

    像这么大的云梯,对方想要制作也不容易吧?

    “希望没有!”那飞骑嘟囔一句。

    从昨天早上开始,到现在已经连续战斗了十八个时辰了,哪怕是地轮的实力,也感觉疲倦了。

    不过想象总是好的,没多久,大夏的士卒再次冲了上来。

    这次不是方才那些已经精疲力尽的大夏军,而是经过充分休息,足足养精蓄锐了五个时辰的精兵,扛着一架架如同梯子一样的云梯再次冲了上来。

    “大爷的!”任八千嘴里骂了一句,这次还带了不少反步兵跳雷,准备埋到城外呢,可对方不收兵,自己怎么埋?总不能埋城墙上吧?

    三个城墙走了一圈,任八千匆匆回到城令府将自己的意大利炮拉出来,直接来到城墙下面。

    对方不收兵,自己就炸到他们收兵。

    这次回来一共就带了四十颗迫击炮弹,仍然是钢珠燃烧弹,还带了五十个72式反步兵跳雷,这东西里面足足六百五十个杀伤破片,跳起到一米左右的高度爆炸,杀伤力恐怕比迫击炮弹还要大些。

    上城墙看了一眼,远处黑压压的也看不清,但在城下可见的几片区域哪里人多哪里人少都记在心里,然后飞快跑到下面去调整迫击炮的角度。

    片刻后“嘭”一声,迫击炮口冒出硝烟,而几十秒后城外立刻爆起了一团火光,连带周围的大夏军都被扫掉一片,两架云梯也直接毁掉。

    “欧耶!”任八千的声音中听不出有多愉快,反倒是平平淡淡的。

    “是任大人出手了!”古族士兵欢呼起来。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任八千亲自出手了,这东西除了他没别人会用。而那些黑管爆炸杀伤力没有这个这么大。

    调整炮口,再次开炮。

    “轰!”

    城墙上的欢呼声更大一些。

    “任大人,我要给你生猴子……!”这样的声音随风传来。

    任八千脸直接就抽抽了,这话是哪个王八蛋喊的?我打死你们信不信?

    当第三发炮弹打出去,任八千继续调整角度。

    当开炮的时候城墙上就有人欢呼,可过了几十秒那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哑弹?”任八千冒出这样的念头,将炮弹塞入炮管再次发射。

    “轰!”

    随后将角度调整一下,再次开炮。

    这次仍然没有爆炸声传来。

    这下任八千立刻发现不对了,如果说一发炮弹有问题,那还能够理解。可两发炮弹都出问题,这就不是概率的问题了。

    “任大人,你那东西被人射墙上了!”有飞骑从城墙上跑下来急匆匆喊道。

    任八千:怎么说话呢?

    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瞪眼睛的时候,一听这话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连忙起身朝着城墙上跑上去。

    “在哪?”

    “任大人跟我来。”那飞骑带着任八千沿着城墙跑,不时躲避一下旁边砍来的刀剑。

    任八千左扭右扭从一片刀光剑影中穿了出去,在飞骑停下的位置趴着墙头往下一看,只见一颗深度原谅色的炮弹正被一支长箭穿透钉在城墙上,还在随风摇摆,跟时针似的。

    “这么狠?”任八千虽然已经猜到了,可看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吃惊。

    这可是炮弹啊!一秒钟几百米啊!

    而且现在还是夜晚啊!

    哪来的高手?

    “大人小心!”石虎一把将任八千推个跟头,一根长箭带着破空声擦着任八千的肩膀消失。

    “知道人在哪不?老子炸死他!”任八千躺在地上脑门直冒冷汗,随后大怒。

    “把老子的望远镜、夜视镜、大枪都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