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车辆在任八千不远的地方,停下,车旁刚才那个女将军招呼了下,任八千就被两人驾着麒麟旁边,钢刀再次架在脖子上。

    大车的门被推开,不过里面还有一层珠帘,让人看不清里面,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个人似乎斜着躺在里面,旁边还有人站着。

    任八千强行排空脑子里的杂念,知道是死是活就是这一次了。

    “下方何人。”一个有些冷漠的女子声音从大车上传出,是个女子的声音。

    只听到这声音,任八千就感受到了压力。不知道是钢刀架在脖子上,还是对方真的只是声音就让人不敢轻犯。

    “在下任八千,华国东三省人士,意外流落至此。不过在下精通数学、物理、化学、农耕、冶炼、诗词歌赋,小说演义,各地美食,想必对于阁下还是有些用处的。”任八千强自镇定说道。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他只能尽量说的多一些,只要有一样可以投其所好,自己这命就保住一半了。

    “哦?华国?没听说过。数学物理化学是什么?诗词歌赋?说一个来听听。”那个清冷继续说道,颇有些无可无不可的意味。

    任八千一听对方的话,就感觉对方似乎不是很感兴趣。

    不过对方已经说了,他顺口说出的就是脑子里面最熟悉的一首。

    “窗前明月光,

    地上鞋两双。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这首诗此时真是太符合他的心境了,他何止是思故乡,简直是想的要死。

    好歹回去后没人动不动就一句“砍了。”

    不过他却没注意到,他脱口而出的诗词里面似乎有点不太对。

    “胆子不小,拉下去砍了!”那冷漠的声音带着一点嘲弄道。

    任八千顿时懵了,怎么才说一首诗就又要砍了?他总算是知道前面那个军汉为什么动不动就砍了。

    原来是上行下效。上面的人这样,难怪下面的人也如此啊。

    野蛮,真是太野蛮了。

    “我还懂农耕,懂冶金,我知道怎么设计农耕器具,提高生产,还懂冶炼钢铁,知道各种刀具优劣,一人可抵百万军”任八千慌忙大喊。

    身后两人已经架着他的肩膀要往外拖了。

    他知道自己要是被拖走,那今天可就真殒命此处了。

    “停下。”那声音懒洋洋的止住了任八千身后两名军士的动作。

    “你懂得还不少!”那人话中带着不知道是嘲弄还是什么的意味。

    “是啊,杂书看的多。还懂小说演义,会讲故事解闷。还会做各种美食,充满异域风情。懂麻将、牌九、斗地主可以教您解闷,还懂养护皮肤,能常年保持皮肤细白,去除皱纹。”任八千慌忙道。方才一直是一个女子说话,而且看样子还能决定自己的生死,他连忙将养护皮肤也加上去,哪怕能增加自己万分之一活着的几率也好。

    不知道是不是他最后一句话打动对方,那珠帘刷的一下拉开。

    任八千偷眼往那瞄,总算看到了里面的人。

    一个女子,穿着大红衣袍,正斜着躺在里面,旁边是两个穿着白衣的女子,一人正在扇扇子,另一人从手中的一串葡萄摘下一粒放入她口中。

    那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纪,双眉斜飞入鬓,双眼如同星辰一般明亮。五官精致,但配上那对眉毛却让人感觉英气逼人。

    不过任八千看到她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冷。太冷了。

    整个脸上全都是冷漠,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只蝼蚁一般,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

    另外一个意外就是,先前听他们说“今上”,还以为是皇帝。没想到竟然是个女人,难道是某个位高权重的女人?

    这个世界看样子有些称呼和地球不同啊。

    那女子清亮如星辰一般的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下,随后目光定在他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任八千觉得对方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变化。

    不过仅仅一瞬间而已,所以他也不能确定。

    “你从哪来?”那女子冷漠问道。

    “华国东北。”任八千感觉自己似乎能保住命了,多少又镇定了一点。

    因为对方重新问自己从哪里来,这说明对方似乎对自己有了一点点兴趣。

    “华国在哪?没听说过,是哪个边陲小国么?”女子声调不变,伸手接过女侍捧着的酒杯轻轻饮了一口。

    “我也不知道在哪,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任八千如实说道。眼前这人一言可决他生死,他不希望对方从自己口中听出任何不实的东西。那很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叫什么名字?”

    “任八千。”

    女子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任八千仿佛在等待判决一般,浑身直冒汗水,衣服紧贴在身上如同被水里捞出来一般。

    “陛下,是砍了还是?”十几分钟后,那个一开始的女将军在旁边打破了沉默。

    这一句话差点让任八千气死。

    这里的人怎么从上到下,挂在嘴边的除了砍了还是砍了?

    不过刚才称呼今上,如今称呼陛下。这个世界如果用词和地球一样的话,那眼前这位是皇帝?女帝?

    还是说其实两个世界有着同样的词汇,但是意义不同?

    “先带回去。”那个车内一脸冷漠的女子开口后,珠帘就再次拉上。

    任八千被架到路边,好半天才敢大口喘气。方才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浑身从头到脚都在出汗,生怕对方再一句“砍了。”

    现在看来暂时是保住命了。

    看着那辆车缓缓前行,任八千脑海中都是那一袭鲜红,如血,如带刺玫瑰。

    接下来的时间,任八千才有心思查看周围的情况。

    脚下所走的虽然是土路,但宽阔平整。在没有水泥的世界,这可能就是官道了。

    而周围都是平原,能看到青色的类似麦子的植物。

    自己来的时候是七月份,这个世界看来也差不多少,应该是六七月份。

    走了半天,就看到了城池。

    任八千看到后唯一能想到的词就是“宏伟。”

    大,巨大。

    城墙目测足有二十米高,相当于六层楼还多点。完全由巨大的石块砌成,当年建成时不知道消耗了多少人力物力。

    而在道路两边,则站满了盔甲明亮的军士。再外面则是黑压压一片人头,无论是衣着鲜亮还是穿着粗布衣服,所有人都跪在那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而城池里面,则更加巨大,到处都是店面,若不是此时所有人都跪在路边,想来是一片繁华景象。

    足足走了两个小时,又经过了一个内城,任八千远远看到一片巍峨壮观的建筑群,或者说是宫殿群,想来就是这的目的地了。

    不过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在快要到达那片宫殿群之时,他就被带进旁边一个院落中,投入黑漆漆的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