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裸奔游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435.html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任八千用褥子将自己卷起来,总算感觉暖和了点。

    不过心里面和乱麻一般。

    自己果然又穿回来了,而且是带着身下的褥子。

    上次自己是带着椅子和泡面,回去时是带着身下的稻草,再回来是带着身下的褥子。

    好像自己直接接触的东西会被被带着穿梭世界。

    不过自己怎么穿越的,还是一点头绪没有。没有预兆,没有异状,第一次穿越的时候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接下来两次,自己全都是在睡梦中穿梭。

    而这次和上次穿越的时间间隔,是三天。

    上次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呆了三天。

    似乎每三天就会穿越一次,起码从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只要看三天后自己会不会穿回去就知道了。

    上次在这里呆了三天,地球的时间过了九天。

    那么自己回去呆了三天,这里也就是刚刚过去一天?

    任八千想着,从褥子里爬出来,往门口方向摸索,果然摸索到一个硬邦邦的窝头还有那一碗带着一点怪味的盐水。

    看来自己消失一天也没人发现。

    将窝头扔到角落,盐水倒掉再把碗放回原处,任八千只感觉浑身凉飕飕的,再次钻进褥子里了。

    刚钻回被窝,任八千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自己上次过来是穿着大裤衩背心,可这次过来时因为睡觉的关系只穿了个裤头。

    若是那女子召见自己……那画面太美,他有点不敢想。

    还有这里的褥子怎么解释?

    凭空多出一套褥子来?这也解释不清啊。

    想想这些,任八千只觉得头大。

    原来一直是希望那女子快点召见自己,现在变成祈祷千万别在三天内召见自己,等自己回去把那身裤衩背心换上再说吧。

    世间不如意十有八九,任八千是终于相信这句话了。你越想来什么,就越不来。当你不想要的时候,偏偏就来了。

    任八千是被铁门推开的声音惊醒的。

    进来两个人,一身明亮盔甲,腰间带着长刀,与那天看到的差不多。

    两人进了监牢就看到被褥子裹着的任八千。

    而在两人身后,还有个狱卒站在门口,看到监牢里的情况眼睛都瞪圆了。

    当时进来的明明只有一个人,可这被褥是哪来的?

    “跟我们走。”其中一个军士站在任八千身前俯视着他沉声道。

    “我裹着这个走行不行?”任八千一脸堆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少废话。”另一个军汉斥了一句,一把拽着任八千的胳膊将他拎了起来。

    然后看着就穿着裤头的任八千,嘴角微微抽动一下。

    到监狱里提审犯人也不是第一次,不过裸睡的还真没见过。

    “衣服呢?穿上。”

    “衣服……没了。”任八千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人抓来的时候两人都见过,明明是穿着衣服的,怎么现在就剩兜裆的那一块布了?

    两人的目光顿时扫向后面那个狱卒。

    那狱卒被两人盯着,差点吓死,连忙道:“和我们没关系,这人关进来后门从来没打开过。我也不知道他衣服怎么没的。”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他连忙道:“就连这褥子也是进来的时候没有的,不知道现在怎么就多出来了。”

    两个军士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是疑惑。

    看样子狱卒没撒谎,他也不敢。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那狱卒继续说道:“你看他身上,哪像在牢里待过几天的?浑身一点灰尘都没。倒像是刚从被窝里钻出来一样。这个人有问题,但和我们一点关系没有。”

    “先提走再说。”其中一个军士说了一句,另一人一把拽着任八千的胳膊将他推向门口。

    “走,要是慢了有你好看的。”

    “我能把那褥子围上么?”任八千仍然在努力争取。

    等待他的就是屁股上的一脚,以及漆黑的脚印。

    两个军士将他和被子都提到外面,还有两人在外面等着。

    任八千心想别说四个了,就是一个,自己也跑不掉,这实在太高看自己了。

    出了院子,拐个弯就是车水马流的繁华街道,任八千就那么穿着一个裤头被几人押到街道上。

    迎接他的是四面八方射来的目光以及接下来的哄笑声。

    “看,这人就穿个兜裆裤就出来了。”

    “这是青楼里抓出来的吧?”

    “唉!看那鼓鼓囊囊的,家伙事儿还不小啊。”

    “这人还挺白净的啊,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这人倒是猜错了,在地球普通人家孩子也大多这样了。

    任八千脸色涨红,脑袋都快夹两腿中间了。可那四个军士一点都没有让他遮羞的意思,就那么押着他往前走。

    “兄弟我的一世英名可全毁了。”任八千哭丧着脸。自己这算不算裸奔了?而且还是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

    唯一让他能够有一点安慰的,就是自己还有一个裤头。

    另外让他好受点的,就是自己还有点本钱。若是本钱再不足,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任八千亮着身上那二两肉,穿着裤头,在一路老百姓的围观和指指点点中抵达目的地所在,那天进城看到的那一片宫殿。

    一开始任八千各种尴尬,到了后面光棍气上来了,干脆豁出去,任由他们说了。

    街道尽头是一片空地,再之后是石桥与内河,再之后才是宫墙,远远看到的建筑群都被挡在里面。

    单单宫墙就有十米高左右,那些宫殿比宫墙还要高出不少,能在远处看到,足见里面建筑的宏伟。

    任八千被带着从侧门进去,本以为立刻就能见到那位女子,没想到是被带到一个广场旁边,两人留下来看守他,两人往里面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任八千总觉得这里的太阳比地球的更大,更热。

    看日头应该是上午,站了一会儿就晒的头晕眼花。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三声鼓响,任八千总算清醒了点。

    接着传来密集的脚步声,许多人从前方最高达的宫殿之中走出。

    “这是退朝了?”任八千心中猜测,然后胡思乱想:“那女的是皇帝?这个世界女子也能当皇帝?华国历史上的女皇帝,也就武则天一个吧?”

    任八千低着脑袋,一个个不知道是不是朝中大员的人从身边路过,无不侧目。

    毕竟他现在这仪态,怎么看都不该出现在这里,反而像是刚从青楼的被窝里抓出来一样。

    “噗嗤”也不知道是谁,一下就嗤笑起来。

    任八千脑袋压的更低。

    “这人是谁?”不知道是谁朝着旁边的军士问道。

    “是今上要见的犯人。”

    接着就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一直到这些人都离开了,任八千总算长出口气。

    穿着个裤头在这站着,任由人围观,这太挑战人的羞耻心了。

    那两个方才离开的军士急匆匆过来:“今上要见他,走。”

    任八千又被押着在广场边缘一条路绕过去,绕了几个弯才到达一间较小的宫殿,继续在门前等候。

    一路上偶尔见到的人,无不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