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蛮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440.html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只是落后,这个世界的人并不傻。

    那个管事带着杂役,把所有冰都带过去,用一个木棍套着网将冰放到白熊旁边。

    放到第三块的时候,那白熊就从小溪里面爬出来,抱住一个冰块在地上打滚,嘴里哼哼个不停。

    看得出来,它现在就是嫖客遇到了小姐,四十度高温遇到了空调,从头舒爽到脚。

    等十几个冰块放下去,那白熊就用冰块把自己围上,然后惬意的趴在里面哼哼。

    “有用,果然有用!”管事大喜。

    虽然还没喂东西,可白熊已经一改一个月以来半死不活的模样。

    “快去,快去问问接下来怎么办。”管事连着踢了旁边杂役好几脚,朝他喊道。

    任八千在屋子里看着面前的杂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怎么办?喂食啊!这熊总算舒服了,还不赶紧喂点食?就这里的鬼天气,那冰块用不多久就得化没了。

    “算了,我也去看看。”任八千挥挥手:“你俩搀着我!”

    等那护卫和杂役将任八千搀到熊园,任八千又出了一身的汗,腹部的伤口也有些湿漉漉的。

    没猜错的话是伤口在流血。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那白熊才是大问题。

    任八千不理会迎上来的管事,趴在围墙上看下面的熊。

    那白熊正在一堆冰块之间惬意的左面抱一下,右面抱一下。那些冰块就是它的心肝宝贝。

    不过此时那些冰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

    “还按照刚才的方法,继续制冰。大盆里的冰放在盆里,在太阳下化掉,晒干,剩下的白色粉末也继续制冰。再拿些鱼和肉来扔给它”任八千吩咐道。

    “是!”亲眼看到任八千用点粉末就制出从未见过的冰来,也亲眼看到白熊精神了不少,此处的几个人对任八千的话奉若圣旨,连忙按照他的吩咐去办。

    ……

    一个大殿之中,一个穿着红色锈满图案的长袍,头戴金冠的女子正把玩着手中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清凉的触感从指间直传到心扉。

    而在下方,几十个人穿着各种盔甲和袍子的人站在两边窃窃私语,目光聚集在大殿中间的一个脸盆状的冰块上。

    “这是那个人弄出来的?”女子颇感兴趣的问道。

    “是,属下亲眼看到他将水变成这种冰的。”那个早先抱着冰块的护卫单膝跪在下方。

    “有些本事。”女子嘴角勾了一下,将冰块握在手里,俯视下方:“你们怎么看?”

    “让我看看。”一个身材极为高达健壮,顶着盔甲的大汉上前摸了摸冰块,随后将冰块抱在怀里一脸陶醉:“好凉!”

    “我来试试”

    “我也试试”

    “老子官大,给我!”

    一群人顿时围成一团,先前那个大汉在人群里左突右冲,奈何双拳不敌四手,最后被扔了出来,屁股上还带着脚印。

    座上的女子对下方乱象丝毫不以为意,手中的冰块把玩儿了一会儿就完全化成了水。

    “好了,别争了。”良久,女子才懒洋洋说了一句,下方本来还围在一团的人立刻分开。

    只剩一人抱着半块冰在往脸上蹭,一边蹭一边嘀咕:“好凉,真的好凉。”

    片刻后才依依不舍的将剩下的半块冰放在原味,退了回去。

    “陛下,此人有才,有大才,只是来路有些不正。不如让本将将他带回去好好调教,确认没问题了才给您送来?”最开始的大汉扯着嗓子喊道。

    “调教人这事我最拿手,到你手里两天就折腾死了。”另一个人连忙说道。

    “别争了。这人有些用处,就留在朕宫中吧。”女子抽了抽嘴角,挥苍蝇一般挥手让所有人都闭嘴。

    见她开了口,其他人立刻就静了下来。

    满大殿中有男有女,皆是一身精悍之气,但对上面之人都极为敬畏。

    “把云国使节带上来!听说他有话想对朕说。”女子又懒洋洋道。

    “带云国使节上殿——!”门口立刻有人喊道。

    没多久,一个面白长须的中年人被带上来,拱手弯腰见礼:“出云之国使节葛青,见过陛下,祝陛下……”

    “好了,有什么话就说。你都递了好几次帖子了,朕也想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女子不耐烦的打断他。

    葛青面上不动,心里暗骂一句:“蛮子”。

    随后挺直了身体道:“陛下,葛青此次来是为了张家与洪家商人的事情,贵国无端捉拿本国商人,下入大牢,抄没在贵国的产业……”

    葛青洋洋洒洒一大堆,内容就是:你们没理由没依据的把我国善良商人抓进大牢,抄没产业,让本国商人人心惶惶。而云国也不会任由本国商人被你们这样抓走,因此前来抗议。如果不在限定时间内释放被抓的商人,送回被收没的物品,并对此事做出解释,云国必回为自己的臣民讨回公道,乃至兵戎相见。

    女子将手伸出去,旁边立刻有侍女用手帕将手上的水擦干净。

    女子这才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葛青出使到贵国满三个月。”葛青答道。

    “嗯,拉出去砍了!”女子轻描淡写道。

    “两国交兵尚且不斩来使,何况葛青只是述说事实,陈明利害。陛下如此做,不怕激起云国的怒火么?”葛青连忙大喊。

    不过女子一点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

    而旁边的众多文武将也都眼观鼻鼻观心,其中几人还朝着那个葛青露出一个狞笑,一口森森白牙。

    “陛下……你这是取祸亡国之道……陛下……大耀国皇帝……”葛青一路高喊着被拖出去。

    大殿中人就听着他带着惨呼远远而去,最后戛然而止。

    “告诉云国,大使暴病身亡,让他们换一个来。”女子说道。

    “是!”

    “这小白脸还敢说兵戎相见?借他云国个胆子他们皇帝也不敢。”有人笑道。

    “云国商人恶意压低收购皮毛价格,卖东西以假充好,卖的米里都搀沙子。那张家和洪家做的最过分。这次给他们点教训。若还当我们大耀的人都是傻子,下次干脆杀光。”有人提议。

    “杀光了就没商人来了。”立刻有人站出来反对。“我大耀多山地少平原,多捕猎少农耕,许多物品都需要那些商人带来。”

    “总不能什么都靠他们?要是能自己做最好。”

    “自己做?你会还是谁会?要我说打过去抢回来最好。”

    ……

    “好了,别吵了。还有没有事?没事就都退下吧。”女子坐起来道。

    等所有人退下后,女子才道:“心折,随朕去兽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