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坐在城头看着那些民兵团兴高采烈的推着一车车的粮食往回走,还有一大群牛羊。

    虽然大夏的普通士卒是吃粮,可一些武者还是要吃肉的,虽然没古族饭量那么大,但加起来也不少。

    “怎么安排?”任八千侧着头问。

    “粮食分给城中百姓,带着牲畜走就行了。”厉千秋说道,那些米粮平民吃还可以,如果军队吃,一天就不用做别的了,从早吃到晚。

    中午的时候中央都护府的士卒便回来了,一个个饿的脸都抽抽了。

    到了下午,飞骑才归队,在北营朝北的几十里,铺满了大夏士卒的尸骨。

    如果不是饿的实在不行了,他们还能再追上一天。

    一个月了,被围困了一个月,总算是一吐心中的恶气。

    东营里的留守守卫如同任八千之前想的那样,一上午就从后面溜了,城中没军队去追他们,算他们捡了个便宜。

    “让人埋了吧,不然到时候出现瘟疫就麻烦了。”任八千说完,厉千秋点了点头,这点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

    从城墙上下来,任八千一路不时听到有人问:“赢了?”

    “大夏军跑了!”

    “什么时候打过去?”

    ……

    诸如此类的言论。古族平民对于被大夏围困这件事的重视程度,远远比担心打败要严重的多。

    对于这些粗鲁的人来说,被大夏围着打了一个月,简直是丢了天大的人。

    至于伤亡这些,古族人看的很淡。

    或者说是先祖亡魂的存在,所有人都深信不疑,对于死亡并不那么恐惧。

    就像地球一些教派的信徒一样,不惧怕死亡,反而认为死亡后会迎来一个更好的归宿。

    这样种种表现出来,就是古族人的心脏不是一般的大。

    城中平民脸上却是带着喜气,带着爽朗的笑声,说话声音大了许多,尤其一车车的粮食往城里运,让粮草快要告急的城中百姓颇为兴奋,许多人都从家中探头查看。

    至于其他,比如什么年轻少女见到穿着官服,年轻帅气的自己就扑过来送上香吻以表达兴奋之情之类的,或者喜气洋洋的庆祝之类的,完全没有。

    众人该干嘛干嘛,士卒回到军营里就开始吃饭,然后躺下就睡。百姓一部分帮忙处理粮草,剩下的该晾衣服的晾衣服,该打孩子的打孩子。

    在百姓心中,不过是击败一个敌人而已。如果大喊大叫,那会让人笑话。

    “古族的孩子真皮实……”任八千走在路上眼见一个女子拎着个七八岁孩子的后脖子就给从院子里扔出去了。

    “到外面野去,别在这给我捣乱!”

    那孩子地上打个滚拍拍身上的尘土,冲着任八千露出闪耀的门牙,就大喊大叫着一溜烟跑没影了。

    这是亲妈吧?

    任八千有些好奇,以后自己和女帝有了孩子,女帝会是什么样!

    从女帝的性格来说……很可能是孩子看着她在那吃零食,孩子看着她在那吃糖果,孩子看着她在那追剧……

    想了想那样的画面,任八千搓了搓脸,还是别想那么多了。

    晚上到底庆祝了一下,不过是任八千张罗的,好歹是他第一次经历的战争,而且经历了一个月的艰苦守城,将士抛头颅洒热血,城中上下万众一心,终于在巨大的数量差距下艰难的获得了胜利。

    必须要庆祝。

    军中没酒,肉管够,将刚刚从大夏军营里牵来的牲畜宰了一小半,全军上下终于吃了个饱,倒也算是喜气洋洋。

    军营里围出几十个圈子,每个圈子里面都有打着赤膊的壮汉在那上演无规则格斗,不时有人从人群上方被扔出去,引来一片兴奋的嚎叫。

    “下一个!谁来?”

    任八千在那抱着女帝留下的酒,现场观看自由搏击,一瓶酒喝下去,他也直接躺到了地上。

    喧闹一夜过去。

    第二天清点了一下战果,此役大夏伤亡过半,古族的损伤微乎其微,最大的伤亡就是死在鲁平海手里的数十个飞骑。

    不过这一天又有新的消息传了回来。

    “大人,东北都护府传来消息,云国出兵了,已经抵达阵前!”

    “……”任八千听到后咧了咧嘴,这下好,连借口都不用找了。

    和大夏打了一个多月,出云国一点动静都没有,哪怕大夏占了上风,大耀步步防守的时候,云国还在那研究。

    如今仗都快打完了,你动手了,不打你都对不起天地良心。

    找死都没你们这么专业,果然是吃屎都抢不到热乎的。

    厉千秋听到这个消息倒是大笑了起来,他和任八千想的差不多,出云国此时出兵,偏偏是最差的时机,如果在早些,大夏还占上风,如果再晚些,说不定他们已经能得到大夏军的详细消息,怕是会重新考虑出兵的问题。

    对于去出云国抢掠一番,大耀上下都充满了兴趣。

    不过任八千却知道,这次可不是抢掠一番就完事的,解决大夏后,要做的是将出云国打下来,划入大耀的版图。

    出云国的矿产和盐场对于大耀来说很重要。

    厉千秋又安排了一些事情,便带着军队出城向南,去围剿那两只大夏军。

    任八千又等了半天,回了一趟地球补充了一百颗迫击炮弹和一千发高射机枪子弹后才带着护卫追过去。

    这次他的护卫从五十提高到了一百,一百个地轮级的高手做护卫,只要不遇到大队的敌军,在哪都能横着走了。

    在大夏,就连顶级的世家都拿不出这么奢华的阵容来。

    任八千觉得自己要是带着这一百个护卫,在地球都能横着走了。

    在路上追了三天,任八千再次补充了五十枚迫击炮弹和两千多发高射机枪子弹。

    手中有枪心中不慌,一百七十枚迫击炮弹和五千发高射机枪子弹,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敌人就足够了。

    而大夏军的两支军队,在任八千回地球那天就合并到一起,然后调头向北,看来是知道了武胜侯身亡,廖城外军队被破的消息。如果他们不退,继续向前两天时间便是壶口。

    占了那里易守难攻,但在廖城的大夏军被破后他们就成了彻底被困死在那里的孤军,大耀都不用攻打,只要围住半个月,他们就得饿死。

    因此哪怕将大耀北方扫荡了一圈,又即将占领最重要的壶口,他们也不得不退。

    大夏这次进攻在廖城外的军队被破,的时候起,就已经失败了。

    如果说这次战争对于大夏还有什么好消息的话,就是还有云国这个接锅侠。

    而此时云国上下还在为与大夏共同进攻大耀,灭掉大耀,洗刷几十年前的耻辱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