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两人没等多久,那个大汉就来到门前,一眼看到两人后朝着点了点头就转身开门。

    任八千把拎着的布包递给那人,里面是他和石管事凑出的130两银子,拎着十几斤的东西差不多一个小时,确实有些累人。

    那人检查过,冲两人点了点头,总算露出个笑容。

    石管事又把准备好的条子和红泥拿出来,那人看了一眼就后就在上面按下手印,从现在开始一年内这铺子就是任八千和石管事的了。

    “还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呢?如果有事情去哪找你?”任八千看他按完手印后一脸笑容问道。

    “镇东将军府,有事情找溪管事。”那汉子对任八千说道,一扬手把钥匙扔了过来。

    等他走了,石管事道:“原来是镇东将军的产业。”

    任八千对于大耀的朝中大臣是一点概念都没有,不过有个事情他却是记得,能当上武将的都是能打的。能坐到镇东将军这样的位置,那都是相当能打的。

    “镇东将军是几品?”任八千好奇问道。大耀的官职是学的大夏,九品制。

    “正二品。”石管事伸出手指比划一下。

    “石哥,你是几品?”

    “从九品。”

    “那我这个管事连从九品都算不上?”

    “我大耀与大夏一样,为九品中正制,分为正从共十八品。你这个叫做未入流。”石管事解释。

    任八千砸吧砸吧嘴,自己以前连个班长都没当过,如今好歹手下还有十个人。

    而且自己手头那么多好东西,怎么也能混上个一官半职的。

    大耀以武为尊,自己要是把古代的兵书拿过来是不是还能忽悠几个人?

    “怎么样?接下来怎么干?”石管事问。

    “招人,先把这里支起来。石哥你不是讨厌那些云国人么?以后大耀人一个价钱,云国人一个价钱。”

    “嘿,就按你说的。”石管事一听这话顿时乐了。

    “别的都好说,做起来也简单,口味可以多弄一些,什么水果都可以做。硝石做冰尽量别泄露。”任八千叮嘱道。硝石这个事情瞒不住,不过能多瞒一段时间就多赚一段时间。

    等满大街都是了,那就不赚钱了。

    “明白!这事情肯定差不了。”石管事拍拍胸脯道。

    两人在房间内转了一圈,任八千给出了点主意,在角落弄个吧台,旁边弄一排长凳子,其他空位置都放上桌椅。

    这样来买刨冰的可以坐在这吃,也可以坐着歇会儿,等着带走。

    至于其他就没什么东西了。

    “石哥,冰也可以卖。一个刨冰5文钱,一块咱们储存用的那么大的冰块可以卖个30文。”

    “好!”

    “云国人翻倍!”

    ……

    两人将事情定了下来,出了铺子直奔上次看到的那个陈家药铺。

    铺子不算大,但人不少,在门口就看到好几个山民进出,有的是受了伤,有的看样子是生病。

    里面一个中年人在那坐诊,还有三四个帮忙的活计。

    “你是老板?”任八千站旁边,等着他给人开完药以后问道。

    “什么事?”那人抬头看了一眼任八千就不再理会,喊道:“下一个。”

    “有个买卖想和你谈谈。”

    “我这里只看病,不做其他生意。”

    “就是和看病有关的生意。”任八千丝毫不急。

    等那中年人又看了两个病人,看后面没人在等着的了,才抬头对任八千道:“什么事情?说吧。”

    “我想用药物方子换你的方子。我这个方子可以救大量破伤风,也就是七日风的病人。”

    听到任八千这么说,那个中年人脸上明显郑重了许多,对两人道:“跟我进来吧,里面说话。”

    里屋有两把椅子一张桌子,中年人先是对两人示意,然后自己坐到一张椅子里面。

    “怎么称呼?”中年人先是随口问道。

    “姓任。任八千,旁边这位是我的同伴。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任八千道。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石管事的名字呢,天天石哥石哥的叫着。

    “姓陈,陈子生。现在说吧,你想要换什么方子?”陈子生问道。

    “黑泥膏的!”任八千说完话就仔细盯着陈子生,只要对方肯换,自己一定能拿出让对方满意的东西。就怕对方不肯换,那就麻烦了。

    陈子生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黑泥膏是我陈家祖传,虽然产量不高,但效果惊人。不过药物都是用来治人的,和你换也不是不可以,但得你拿出来的东西有着相应的价值,而且不能是到处流传的那种。”

    任八千听了陈子生的话,心中顿时大喜。

    只要你肯换,什么都行。

    现代那么多种药物,中医西医都有,还有各种超出陈子生想象的医疗手段,肯定有能让他愿意交换的东西。

    反正任八千是崽卖爷田不心疼。

    “说下我能拿出来的,青霉素,可以当做抗生素用,治疗多钟疾病,包括七日风在内。人们生病,很多是由细菌侵入转变为炎症造成的,表现主要为红、肿、热、痛,以及功能障碍。

    最直观的就是伤口发炎。

    其次还有扁桃体炎,嗓子疼,咳嗽;肺炎,支气管炎这些都有效果。

    最主要还是处理伤口,以及女子分娩,可以大大减少发炎和得七日风的几率。

    这种药物制作不难,制作时间短,可以大量普及。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想价值应该能不差于黑泥膏了。”

    任八千说完,陈子生先是询问了几个任八千所说的病症,毕竟任八千所说的很多术语他都听不懂。但结合自己这么多年行医经验,再询问了任八千一些不好理解的地方,就都明白过来。

    任八千所说的药物,价值是毋庸置疑的。黑泥膏效果确实好,但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极端事件内愈合,不会出现所谓的七日风。至于康复事件长点短点在他眼中反而是次要的。

    毕竟他是个医生,不是个商人。

    而黑泥膏的缺点也很明显,原料稀少,价格高昂,无法普及。大量使用不起黑泥膏的患者都会因为感染和七日风丧命或者截肢。

    而任八千所说的这种药,就取了黑泥膏在陈子生眼中最重要的一点,而且有制作简易,原料便宜,可以普及。

    陈子生思索半天道:“这种药物制作起来难度如何?”

    “并不难,我可以将全套青霉素培育、分离、制造方法都交给你。”

    “如果你说的确实属实,我可以和你交换配方。”陈子生最后点头道。

    任八千一听他点头,心中顿时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