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在家呆了两天,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热醒的。

    只感受这房间中的闷热,就让他知道身处何地了。

    看看外面的天色,刚刚亮,估计也就凌晨四点左右,应该再睡一会儿的。

    不过躺在床上没多会儿就出一身汗,开始无限怀念空调房。

    手里拿着那个做好的土风扇,下面一根绳子,一拉风扇就转了起来,当绳子到头后,自动向回缩,风扇朝着反方向继续转动。

    虽然转的时间不长,但风比扇子要大多了。

    自己玩了会儿风扇,仍然感觉热,就换了身衣服出去转转,准备到冰窖搬块冰回来。

    刚推门出去,就看两个黑白相间的家伙趴在门口的石板上,睡的正香。

    任八千用手指戳了两下,其中一个一把抱住他的手让他不能作怪,然后继续睡觉。

    任八千小心将手抽出来,直奔冰窖碰了块冰回来放在床头,总算舒服了一些。

    又睡了个回笼觉,再起来时已经七八点钟了。

    先是看看房间里的地瓜块,露在水外面的部分已经长了嫩芽,再有几天就可以种到地里了。

    先去厨房找了碗面子粥喝,然后拉着四五个杂役跑到田地里。

    那天看好的几块地,上面的作物当时就已经成熟了,这次过来的时候发现地里已经被采摘没了。

    “把这两块地重新梨一遍,咱们种点好东西。”任八千对几人道。

    “需要多大的垄?”有个年纪大的问道。

    种的东西不一样,田地里的垄大小也是不同。对于干过农活的人来说这是个小孩都知道的事情,可对于城里的孩子来说,知道这点的就不多了。

    任八千要不是这几天看不少资料,听到这个问题就得懵一下。

    先是将两块地分成5份,然后每一份都说了要求,众人表示明白。

    将所有工作都扔给他们,才溜溜达达往回走。心想难怪那么多想要当官啊,有事情扔给别人做,这感觉确实好。

    回去后先去找石管事,见他正忙着。任八千在旁边等了会儿,让石管事给开了个外出的条子。

    “出去的时候带两个杂役,千万别自己出去。你一看就不是大耀人,自己出去容易出事情。”石管事叮嘱道。

    “没这么乱吧?”任八千听到石管事的叮嘱吓了一跳。

    “乱倒是不乱。不过你小胳膊小腿不够人一把捏的,要是真出什么事情那就麻烦了。”石管事打量任八千两眼说道。

    任八千想了想,自己这体格确实不够人一把掐的。

    别的不说,就兽苑里的杂役,一个个膀大腰圆,一个能装下自己俩。估计把三五个自己捆一起都不够一个人打的。

    还有御膳厨的厨子,一巴掌都能把十公分厚的菜板打的四分五裂。

    这种武力,自己真是不服不行。

    “下次一定带个电棍回来。”任八千打定主意,就拿着条子回了房间。

    这次带来的东西有几本书,一本《局部解剖学》,一本《系统解剖学》,还有一本《伤寒病杂论》,都是准备送给陈家药铺的。

    反正这东西地球有的是,带到这个世界教给别人,能多救几个人也是好的。

    知识很珍贵,在这个世界更为珍贵。但对于任八千来说,这些都是不重要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带了一千个***和一些针筒和导液管。

    这主要是他来之前上网看到了一个新闻。说是用***灌生理盐水为产后大出血的产妇止血,成功率几乎是99%,简单易学,没有任何后患。

    一直都说生孩子就是鬼门关前走一遭。

    其中产后大出血是死亡率非常高的一种。

    简简单单就能救无数人的命,为什么不做呢?

    之后他就买了一大堆。现在还记得药店里那女孩儿看着自己的表情,估计是没把自己当什么好人。

    正常人绝对没一次买这么多***的。

    除了这些之外就是明矾和芒硝,用来硝制兽皮。

    大耀的食物以肉食为主,如牛羊之类的是主食,牛羊皮在兽苑就有许多,价值很低,正好可以用来硝制后做成沙发。

    将东西都分类捡好,任八千出门找了两个膀大腰圆的杂役。

    一个叫藤葫芦,一个叫铁刀,手脚都很勤快,人也直爽,但算不上聪明。

    两人抱着东西跟在后面,三人直奔陈家药铺。

    刚进城里没多远,任八千就看到前面几个人正在打架,旁边还有不少看热闹叫好的。

    “你拳头太慢了,没吃奶啊?”

    “打下巴!打肚子!”

    “唉!又没打到,你怎么那么笨呢?”

    任八千在旁边路过,听着那些人在那叫喊,一阵无语。

    这些人也太可恨了。

    不过大耀人都习以为常了,在里面打架的人听到周围的喧嚣声,更加来劲儿了。

    任八千还没从人群旁边过去,就听到头顶有人的喊声,周围还传出哄闹声。任八千刚抬头就看到一张人脸正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日。”任八千还没等骂出来,就被人扑倒在地。

    将他扑倒的是个女子,穿着兽皮坎肩,头发扎成许多小辫子,刚才惊鸿一瞥看到长的似乎还不错,就是眼角有点青,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女子将他扑倒后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骂了一声又从人群挤进去。

    任八千捂着脸直哈凉气,方才那女子直接撞他脸上了,还是用嘴。

    一点什么旖旎的感觉没有,就是觉得脸有点肿了。

    “任管事,你没事吧?”藤葫芦和铁刀将任八千拉起来问道。

    任八千揉了揉脸,心想这真是无妄之灾啊。

    想看看刚才将自己撞倒的女子长什么样,不过一群人高马大的在那围着,和一堵墙似的,什么都看不到。就能听到喧嚣声和里面的骂声。

    “算了,走吧。”任八千捂着脸对两人道。

    跟这帮蛮子真是气不起来。

    走出很远,任八千看了看右手,方才自己阻挡的时候好像抓到什么东西,软软的,算是安慰奖了。

    到了陈家药铺,还是许多人在那等着看病。

    陈子生正坐在那给人把脉,看到任八千进来后先是点点头,等着给人开完药后才道:“任先生先到里面等一会儿吧,我这还要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