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孙青用手指触摸了那青蟾的背部,才将手拿出来从兜里拿出手绢擦了两下。

    “蟾蜍的毒一般不大,用手触碰也没什么事。只要不弄进眼睛里,或者吃下去,就没有什么事情。”孙青继续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任八千说道,心里憋着笑,面上一本正经的道:“当时告诉我这种青蟾毒性很大,会让人痛痒难耐,这几天我都小心翼翼的。”

    “有几种蛙类毒性确实很大,但这种并不属于那几种之一。”孙青点点头道。

    不知道是不是毒性开始有了反应,孙青话还没说完就觉得手指头有点痒。

    “我去洗下手。”孙青说了一句,就直奔洗手间了。

    陈父的办公室就有洗手间,孙青进去了一分钟,脸色古怪的从里面走出来,看样子再竭力忍耐什么。

    “抱歉,这是叫青蟾吧?虽然不属于我认知的那几种剧毒蛙类,但确实有毒,而且通过皮肤接触就能让人中毒,毒性从目前来看不小。”说着话,孙青将手伸出来,只见整只右手一时到手腕的地方,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点。

    “这种青蟾目前我没看到过有关记载,应该是并不在记录中的蛙类,很有研究价值。”

    “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去医院了。在走之前,我得表示很高兴加入这个团队”孙青勉强对几人挤出个笑容点头说道。

    “孙博士,你没事吧?”陈父站起来道,徐珊也走上前去看他手上的情况。

    “从目前的反应来看,应该不致命。不过既然是没被记录的种类,不排除是一种罕见甚至未见过的毒素。”

    任八千看着孙青有些发呆,这人中毒后的反应似乎和普通人有点不一样啊

    不愧是比圣斗士更高一级的博士,下一级就是烈士了吧?

    任八千开始有些佩服他了,看着孙青说完话转身就走,连忙喊住他:“孙博士,我这里有药。”

    孙青转头看向任八千道:“我猜测也是。带着这种罕见而且发作这么快的毒物,只要不蠢都会带解药的。”

    任八千脸抽了抽,他也不知道是该喜欢这人还是讨厌这人了。

    反正说话是挺讨厌的。

    从兜里又掏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一种干的花瓣。

    “碾碎后泡水,然后抹在皮肤上。”任八千说道。

    “好的。这东西你应该用不到了吧?那我就不客气了。”郭青问从中拿出两片花瓣,就直接将纸包揣兜里了。

    任八千看这他的动作,没做声。

    看这孙青将一个茶杯拿过来,把花瓣撕碎扔进去,又从兜里掏出一根笔用热水把末端烫了一下当做消毒,然后将花瓣碎片碾碎。抬头看向任八千:“凉水还是热水?”

    任八千摊手。“不知道。应该是凉的吧?”

    孙青从其中取出一些用纸包上,然后倒进少量凉水搅拌一下后抹到手上。

    过了十分钟,只见他手上全是红斑,看着像得了什么传染性疾病一样,有点吓人。孙青突然道:“痛痒效果有一定减轻,有效。”

    又把刚才取出的那部分花泥加上点水搅拌后在手上再抹了一遍,孙青和徐珊都在仔细观察,又过了十几分钟后肉眼可见手上的红斑开始减小。

    “这东西不错,效果很强,是什么花?”孙青询问。

    “九木花。”任八千说道。

    “还有什么其他作用么?”

    “那就不清楚了。”任八千老实说道。

    孙青点了点头,对陈父道:“值得研究一下。研究什么时候开始?”

    “已经可以开设了,还有一些设备在之后才会抵达,应该不会影响前期的工作。”陈父说道。

    接着他们说的就是关于实验室的事情了,任八千和陈庆没什么兴趣,打了声招呼就跑到外面抽烟。

    陈父看着任八千的背影,露出笑容。这是表明不想参与今后的事情。

    对于这种表现,他也很满意。他还真怕任八千年轻气盛带着一股子初生牛犊的冲劲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很容易出现乱子。

    如今这样正好,只要研究成功,他能获得名声和地位,任八千也可以获得大部分利润。

    在外面陪陈庆抽了根烟,很久没抽了,半根下去就让他有些晕,不过感觉还是很爽。

    “怎么样,晚上去玩玩不?”陈庆捅捅他问道。

    “对了,我还没问,你和我那同学是什么情况?”任八千立刻想起董海情的事情。

    “还能什么情况?”陈庆摊开手:“知道是你同学,当晚我就把她送回去了,连楼都没上。最怕这种有着各种关联的,太麻烦了。”

    “江南呢?中午一起吃个饭,最近到处跑,有段时间没见到了。”

    “应该上班呢,我打个电话。”

    陈庆打完电话对任八千道:“在公司呢,一会儿咱俩一起去。”

    “晚上到底去不去?”陈庆又问。“还是有你在好玩点,自己去没什么意思。”

    “你就我一个朋友?”任八千笑着问。陈庆这种风云人物,想要找个人陪着一起逛夜店还是很容易吧。

    “能一起出去喝酒泡妞的,就你一个。”陈庆耸肩道。

    两人在外面等了半天,看到那两个孙青和徐珊从里面出来,冲两人点了点头。

    进去和陈父打了个招呼就去找江南。

    陈父倒是邀请任八千留下一起吃午饭,不过任八千总觉得和对方在一起吃饭有点难受,还是和陈庆在一起自在点。

    中午吃完饭,陈庆回律师事务所,任八千则跑去买了两身衣服,之后回家上网。

    如今黑泥膏配方的事情解决,他也算是浑身轻松了。

    只要等黑泥膏研究出来上市,就有大把的钱入手。以后的日子是不用担心了。

    抽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自然又挨了母亲一顿唠叨,中间父亲接过电话询问他所说的公司的事情,最后叮嘱千万小心,做什么都长点心眼儿,千万别被人骗了云云。

    晚上和陈庆到酒吧转了一圈,总算是没空手而归。

    这天晚上的妹子,年纪不大,但玩的很野,折腾了半夜,第二天早上任八千醒来的时候还觉得腰酸背疼。

    看着被窝里露出的雪白香肩,任八千晃了晃脑袋。

    双方都是纯粹的肉体关系,当然不能被不堪的感情所污染,自然没什么交流的必要,穿上衣服就准备回家补觉。

    打开房门的时候,对面门一个带着黑眼圈的男人伸出脑袋看了一眼,默默竖了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