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好半天,铜甲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惧色的看着任八千手里的小东西,健步如飞的倒退出去三大步,跟见了鬼似的。

    任八千看铜甲表情,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和善”一笑,铜甲一看这笑容又躲远了点。

    不过大耀人的抗电击比较一般,也就比地球上的壮汉强点。老板说一个壮汉能被直接击晕,看样子没说假话,铜甲虽然没晕,但也哆嗦半天,直接栽地上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有什么感觉?”任八千问铜甲。

    “麻,使不上劲儿,想吐,有点疼。那是什么?”铜甲躲任八千老远说道,还朝着旁边干呕了两声。

    嗯,和地球人被电击后的感觉差不多。任八千想着,冲铜甲摆了摆手,将电棍塞腰上溜溜达达的去田里,老远就看到几个人坐田头在那侃大山。

    看到任八千后都拍拍屁股起来:“任管事。”

    “随便来看看。”任八千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在田里扫了一遍,能看得出来刚刚浇过水。

    “记得定时浇水,不然这太阳太毒了,等一周后这新苗能抗住阳光就好了。”任八千叮嘱道。

    “任管事放心吧,这事情我们都记着呢。”几个杂役连声说道。

    任八千确认过了,放下心思,回门口闲坐着。

    “任老弟。”石管事远远走过来:“今天那两个刨冰铺子开张,去看看不?这买卖怎么也是你提起来的,到现在你都一趟没去过。”

    听了石管事的话,任八千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脆跟着走一趟。

    拎着脖子将两个小家伙从腿上抓下来,任八千起身拍拍屁股,回屋揣了点碎银子跟着石管事出去。

    两个刨冰铺子一个位于沟家寨,一个位于医巫闾,而景阳大道那个位置最好的还没装完。

    两人先去沟家寨,这里是主要的平民居住区,也是城内最大的一个区。

    铺子就在街头,门前稀稀落落没几个人,与任八千预计的相差甚远。

    按照任八千所想,哪怕不是门庭若市,起码也应该有一大堆人吧。

    可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大汉搬个凳子坐在门口,毛巾搭在肩膀上,里面一个人站在吧台后面,再一个人都没有。

    “哎,老爹,你怎么来了。”坐门口那大汉一看到任八千和石管事走过来,从凳子上站起来上前两步,一张嘴就传出半条街去。

    这父子俩的嗓门绝对是一脉相传的,就听这嗓门,任八千就敢说绝对是亲生的,而且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以后要有人得罪自己,自己不用做别的,直接让石管事和他儿子坐两边唠嗑,估计没半个时辰那人就得崩溃了。

    “你小子还说呢,我这带个人来看看你们怎么样了。”石管事在任八千旁边扯着嗓门。

    任八千脑袋嗡的一下,顿时跟受惊兔子似的向后一窜,一连跳出三步去,才感觉脱离了两人音爆范围。平时就石管事一个人说话,他都得把脑袋伸远点,时间久了石管事也发现了,平时还能放低点声音,当然也只是相对他而言的。

    如今这父子俩都在这,自己还是躲远点好。

    “任老弟,这是我儿子,石青山。”石管事一边介绍自己儿子,一边伸手去搭任八千肩膀,直接搭了个空。再转头一看,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任八千到自己身后两米多了。

    “唉?任老弟,你怎么落后面了?我给你介绍,这我儿子。”石管事冲着任八千招手。

    任八千脚下生了根似的死活不往前走了,遥遥拱手:“你好,你好。”

    “你就是我老爹说的任管事吧?我老爹说你是聪明人,知道的东西多。”石青山走到石管事身边,冲着任八千说道,半个街的人都整齐的转过脑袋看过来。

    任八千一脸尴尬,被人当着面说聪明,好像从小学毕业后就没机会了。尤其半个街的人都听到的经历,实在是太羞耻了。

    “噗嗤!”不远处一人直接笑了起来。

    石管事扭头看过去,是旁边一个铺子,是云国人开的专门卖日用杂货的,店老板站门口,正一脸掩不住的笑意。

    “你在嘲笑我老弟?”石管事的话里满满的恶意,加上那一脸横肉,哪怕在大耀已经呆挺久了,在那老板看来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怎么会,我就突然想起个以前的事情。”那老板打了个哈哈道。

    “算了,进屋子说话。”任八千一脸尴尬的上前。

    石管事瞪了那老板一眼,这才带着儿子进店里。

    等几人进去,那老板才讥笑一声。聪明人?这世界上聪明人可多着呢,尤其是和你们大耀人比。

    云国上下就没一个不聪明的。

    看看旁边这铺子,琢磨半天,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铺子是做什么的呢。饭馆不是饭馆,商铺不是商铺的。本来看里面摆了不少桌子,还以为是饭馆呢。后来才发现,不是饭馆。

    算了,管他们呢?开门半天了,连个人都没有,里面卖什么的也没人知道,就这么做生意,早晚关门。

    天太热了,还是屋子呆着,多少还阴凉点。老板懒得理会隔壁铺子,转身回去找地方歇着了。

    ……

    进了铺子,任八千打量了一下,铺子内几乎没什么改变,就是收拾了一下,干净了点,再就是多了几套桌椅。

    “一上午一个人没有?”石管事问道。

    “没有。”石青山摸了摸后脑勺,一脸憨厚,声音也放小了点。

    看来是在外面他们习惯那么说话,回到屋子里下意识就会降低声音。

    普通人也是,在外面说话的声音一般都比在室内要大,这是一种习惯。只能怪这父子俩嗓门太大了。

    任八千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有些皱眉。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来,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铺子上的牌匾?

    “牌匾呢?”任八千伸手指指门外:“门上面的那个牌匾,没挂上吧?”

    “本来说是今天早上送来的,昨晚老柳喝多了,早上说还差一点才做好,下午送来。”石青山憨厚道。

    连个牌匾都没有,也没人知道这铺子是干嘛的,能有人进来才是出了鬼了。

    任八千同时多想了一点,大耀常年都没冰,很多普通人甚至都不知道冰是什么,加上这个世界更是没有刨冰这东西,哪怕挂上牌匾,别人也不一定明白是什么意思,恐怕还得用点其他方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