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任八千捧着箱子进了正殿,女帝一身红色纱衣,里面是白色的底衣,头发直接在脑后简单的挽了一下,正在专心的用晚膳。对于任八千进来仿佛丝毫没看到一般。

    任八千只得抱着箱子在那站着等待。

    经过中午的事任八千再见到女帝,印象大为改观。

    先前只是觉得这位地位尊贵,虽然一巴掌能把北极熊抽飞了,当时让任八千颇为吃惊,可看过大耀人的蛮力后任八千倒也有些习以为常了。

    可今天那位不知道从哪跑来的所谓高手挑战之后,女帝在他心中已经上升为人形暴龙层次的了,仅次于超级赛亚人。

    任八千今天老老实实的低头站在那,头也不抬一下,双眼盯着盒子,入了大殿之中,这盒子在灯火照耀下显得漂亮许多,上面的星河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辉。

    女帝用过晚膳后才道:“今天晚膳的菜不错,明天还按照这个做。”

    声音清冷。

    “是。”勾管事躬身道,随后将晚膳撤下去。

    “上来吧。今天怎么这么老实?”女帝清冷声音传来。

    之前几次虽然明知道面前是女帝,虽然明知道伴君如伴虎,但来自于现实世界,任八千很多习惯还是难以改过来,比如东张西望之类的。

    平时讲个故事,随着故事的进展他也常常做出各种手势来比划,让女帝看着颇为有趣。大耀本身就不很重视礼仪这方面,也没觉得他失礼。

    因此今天看他在下面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的模样,女帝倒有些奇怪了。

    任八千连忙说道:“在下只是在想,陛下武功盖世,威镇寰宇,今天这样的宵小竟然也敢挑战陛下,实在是自不量力,千里迢迢来我大耀就是为了让陛下展示一下绝世武功,以威慑宵小,同时放松一下每日处理国务心忧万民的劳累,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倒是成功了,也算是为我大耀做了贡献。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史册上记录下来,他对于我大耀的功绩。”

    “噗嗤”女帝身后的青鸢红鸾一下就捂着嘴小声笑起来,看任八千的目光颇有兴趣,此人不但会讲故事,说话也很好玩儿。

    女帝嘴角微微勾了一下,马上就收回去了。任八千猜她此时心情应该不错,看来自己自从上次想要拍马屁结果惨遭失败之后苦心钻研终于有了一点成绩。

    心中微微自得,自己在这上面还是有些潜力的。随后抱着箱子走到石阶下面,女帝抬头看到任八千手中深蓝色上面点缀着星河的箱子很感兴趣问道:“这就是你要呈上来的东西?是什么?”

    说到手上的箱子,任八千总算是精神了点,抬头道:“这是冷风机。现在天气炎热,常人都是如此,何况陛下每日在宫中处理整个大耀的事物,为千万百姓的福祉操劳。在下左思右想之下特意做了这个冷风机呈献给陛下。”

    随后上前两步将箱子放在女帝身前不远的地方,说到:“陛下,在下失礼了,还需要些碎冰和小半盆水。”

    “青鸢!红鸾”女帝轻轻呼唤一声,顿时上次那个侍女冲任八千点了点头,然后上一边端水去了。而另一个侍女则是将冰盆放到任八千手边。

    任八千打开盖子,将冰和水先后加进去,之后盖上盖子。片刻后,估计冰水应该润透布条了,便直接拽风扇上面的绳子,顿时冷气随着风被吹到不远处的女帝身上。

    “咦?”女帝轻咦一声,很感兴趣的上前两步,感受着凉风吹在身上,微微眯起眼睛,显得有些狭长,脸上有些惬意。此时的表情,让她显得不是那么英气,眯起后狭长的眼睛让她整个人多了一丝柔媚,整个人显得美艳动人。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女帝又上前几步,与任八千直隔着一个箱子,任八千甚至能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香气,让他心神微荡,立刻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心。任八千觉得自己都快成老僧坐定了。

    女帝掀开盖子看了看里面的构造,便转身回到榻上,脸上带着一丝难得的温和笑意。“这东西再往前些,用起来倒是凉爽,你是有心了。”

    “谢陛下赞赏。”任八千低头道。

    “嗯,继续讲你那个故事吧。”女帝躺在榻上说道。

    “是”。任八千开始接着上次的内容讲述,女帝则是躺在榻上专心听。

    随着任八千的讲述,女帝没什么表情,可两边的青鸢和红鸾目光中大放异彩,显然两人对这故事极感兴趣。心情也随着故事中一个个人物的命运而起伏。

    听了半响,女帝挥挥手道:“可还有别的故事?”

    毕竟在她看来,那许多谋划计策,不过一剑而已。那些所谓的猛将之流,也就相当于大耀的普通士兵等级。就像在听一群蚂蚁打架,一开始还有些新鲜感,听了几天后就有些觉得无聊了。

    听她如此说,两个侍女倒是微微有些失望。两人听这故事还是觉得不错的。

    任八千今日讲书并不投入,一直注意着女帝,见她挥手立刻停下,然后点头称是。

    “既然这样,我给陛下讲一个《封神演义》吧。”任八千道,本来想讲《西游记》,不过其中太多的东西需要解释了。不如直接先讲封神演义,后面再接上《西游记》正好。

    “讲什么的?”女帝问道。

    “讲上古封神旧事。”任八千说道。心想《封神演义》的武力等级肯定是够高了吧。

    女帝颇为感兴趣道:“唔,那就这个,讲吧。”

    “是。”任八千开口,先从盘古开天三皇五帝讲起,让女帝心中多少有个概念。

    当讲到苏护因为要他献女一事反商之时,女帝幽幽叹道:“正是如此。当初先帝建国,何尝不是因为如此。”

    这话让任八千微微一愣,对于大耀建国之前的事情他还真是不清楚。只是在石管事酒后只言片语中得知,大耀上下原本是山民,在七十年前建国,具体事情就不清楚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念过往,女帝倒是听的更加仔细了。

    这《封神演义》可比《三国演义》让她感兴趣多了。

    尤其之后的郑伦窍中两道白光吸人魂魄,崇黑虎耳听其声就两目昏花栽下马来被他擒了,这样的故事让女帝觉得极为有趣,道:“你们华夏这些东西倒是和大夏差不多,大夏据说也有异人,只是少见。而且华夏大夏,听着也是相近。”

    任八千连忙道:“华夏距离大耀万万里之外,只是名字有所巧合罢了。”

    女帝点头认同,便又听故事,结果听到姬昌相劝,苏护同意送女后顿时眉毛倒竖起来,一巴掌拍榻背上,顿时木屑横飞,整个榻后背被她一掌打个粉碎。

    “这姬昌说的比唱的好听。苏护先是反了,又要送女,既不为人臣,也不为人父,心思犹疑多变。”

    任八千缩了下脖子,这《封神演义》可不是自己写的,怪不了自己。

    没想到这位在听到这段的时候竟然反应这么大,结合前面女帝对苏护反商一事所说的话,任八千觉得可能有所关联,想来是和大耀第一位帝王起兵的原因有关。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女帝虽然贵为帝王,但仍然是女子身,天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到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