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任八千不得不说,大耀的基础素质教育实在堪忧,不管怎么说都建国70年了吧?竟然识字的没多少人?看看华国,建国前识字率也不算高,可七十年后虽然不说人人识字,但也差不多少。

    石管事好歹也是兽苑大管事,九品,手下也有几十号人,加上那些家属也有百来人了。竟然不识字?还有刚才的石虎,从五品啊,殿前侍卫,竟然也不识字。

    任八千实在怀疑他们传达文书命令都怎么办,总不能都靠口述吧?

    快到中午的时候,宫里又来了两人,把任八千的官服送来。

    是一套主要是黑色,领口和袖口都是红色的斜襟衣服,上面还有着飞鸟图案,布料比起任八千现在穿的要软不少,而且手感顺滑,像是丝料的。

    风格不是华国古代那种宽袍大袖的,衣服虽然长一些,到膝盖,袖子只比普通衣服稍微宽大一点。

    任八千换上以后,好不好看他是看不到,不过透气性和舒适性可比以前高了一大截。

    唯一让他觉得有点别扭的就是有点肥。

    大耀人体型都是膀大腰圆胳膊上能跑马那种,任八千和他们比起来这体格差了不止一个量级,衣服穿他身上就有些肥肥大大的了。

    石管事看着任八千换了衣服出来后先是一愣,随后大笑起来。

    任八千被他笑的都有点毛了,自己应该没穿错吧?

    “晚上来找我,我让人帮你改改。”石管事哈哈大笑说道。

    任八千比划一下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官服,大概知道石管事为什么笑了。

    自己穿这么大衣服,估计就跟猴子套了个袍子似的。

    不过自己中午就要去清心殿,看样子只能回来以后才改了。

    中午吃了顿饭,算是为任八千庆贺。虽然这么说,饭菜和平时倒没什么区别,只是香料放的多了点,更香一些就是了。

    席上倒是热闹。任八千虽然在这呆的时间不长,倒也初步融入进来。

    看到众人脸上真心的祝贺笑容,任八千心中也是暖流涌动。

    这些人真的太可爱了。

    上一秒还在感叹的任八千直接抓起凳子挡在胸前大声嚷嚷道:“谁再用脏呼呼的爪子拍我?”

    一脸的的你再敢用油乎乎的爪子拍我我就拿板凳掀你前脸几个大字。

    一顿饭吃完,任八千冲众人拱拱手,带着一身爪子印进宫去了。没办法,官服就送来一套,想换洗都没有。而且时间也到了,任八千一咬牙就这么去了。

    好在这油乎乎的爪子印在黑色的衣服上就是阳光下面显眼点,若是到了殿内,不细看应该看不太出来。

    将牌子给宫门守卫验了,两人让他等了会儿,其中一人拿着牌子进去三两分钟就两手空空的出来了。

    然后就是两人和任八千在那大眼瞪小眼的等着。

    两人看着穿着加肥加大款官服还带着一身太阳下油光闪闪爪子印的任八千脸皮直抽抽。

    估计要不是知道自己是宫中的门脸,需要保持礼貌,都得趴那笑了。

    反正任八千看不到自己什么样子,由得他们去了。这衣服还是挺舒服的。

    等了一会儿,从里面匆匆走出来一个三四十岁看样子是女官的,打量任八千一眼,差点没喷出来。

    “你跟我来吧。”那女官把牌子扔回给任八千忍着笑说道。

    任八千刚进门,就听到身后两声大笑。

    你们好歹也等我走远点再笑啊?要不然刚才忍那么半天干嘛?这是只要背过身就行了吧?刚才自己直接背着他俩站着,也不用他俩忍这么久了。

    “大人怎么称呼?”任八千跟在后面小心翼翼问道,也不知道面前这人什么身份,不过自己这是女帝恩赏的官,以后恐怕常常进宫,还是无论喝水都打好关系比较好。

    “别叫我大人了,叫我石掌记吧,掌记是我的职位。”石掌记回头扫了一眼任八千说道。

    “明白了。”任八千点点头,看来石还真是大姓。

    不知道对方脾性,任八千也不敢多说,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会儿到一个宫殿前,石掌记停下转身道:“就这里了,你拿着牌子进去就行。”

    “多谢。”任八千拱拱手,这才朝殿里走进去。

    这座大殿高两层左右,看起来颇为高大,占地也不小。

    推开门进了大殿之中,任八千看到旁边有个十六七岁穿着和方才女官差不多衣服的女孩坐在一个桌子后面,手上拿着一本纸质线钉的书籍。

    看的很认真。

    如果不是口水都淌下来的话。

    能直挺挺坐在那里手里还那本书,并且睡的这么香,连自己推门进来都不知道,任八千觉得这也是个人才。

    更让任八千诧异的是,这么小的年纪竟然也能当女官?

    任八千见她睡的香,也没打扰她。仔细看了一下,这女官长的还是不错的,比起一般常见的大耀女子给人的感觉要温香软玉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晒阳光时间少的关系,皮肤要白一点,而且眉宇间也没那么英气和野性。

    之后任八千又打量这大殿,只见大殿之中还有一排排的房间,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一条过道,只不过比较宽,足有三米。

    两边的房间都是用木材镂空做的,可以看到里面一个个架子上放着许多卷轴和一些册子,有兽皮的也有纸的,估计全是书籍。

    那这么说这里就是书库了。

    打量了一圈,任八千又没事做了,就靠着墙站那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手上的书吧嗒一下掉地上。

    那女孩一下子被惊醒,连忙抹了抹口水弯腰把册子捡起来,长出口气,幸亏在这就自己没人看到。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男人一脸“和善”笑容的看着她。

    “啊——!”那女孩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就跟被吓到的猫一样。

    任八千连忙将牌子放手上量给对方看:“我是今天新来的。”

    “啊,想起来了。”女孩恍然大悟,随后锤了锤自己的脑袋。“把这事给忘了。”

    “你是今天上任的清心殿讲书是吧。”女孩先是说了一句,随后脑袋一扬:“怎么进来也不招呼一声。”

    看样子是对自己刚才睡觉流口水的形象被人看到有些恼羞成怒。

    “看你睡的香,没好意思叫你。”任八千笑道。

    女孩“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过跟其他人比起来,面前这人恶狠狠眼神的威慑力就跟猫咪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