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任八千拿着刚刚洗好晾干的衣服套在身上试了试,还不错,虽然没镜子,但能感觉到挺贴身。

    帮着改衣服的一个杂役的婆娘,手工还挺好。

    试了下衣服就给换了下来,免得那帮没轻没重没心没肺的家伙再给他抹一身爪子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套换洗的官服过来。

    闲着没事找藤葫芦铁刀侃大山,听他们讲了半天那个军师的故事。

    任八千从幼儿园开始就不追星了,太幼稚了。现在却是像个追星的粉丝一样崇拜那个军师了,哪怕一些关于他的小故事都能听的津津有味。

    历史上的聪明人物不少,名传千古的也有许多,然而能像他这般的却是没有几个。

    可惜两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姓齐,似乎他的名字当时就很少有人提起,因此现在也没多少人知道。

    据说皇宫里还有一副他的画像,是个古族很有艺术细胞的人画出来的。任八千很想有机会看看,到底是什么模样。

    想到清心殿中那些卷轴和书籍,任八千觉得那里很可能就有。

    中午吃完饭,任八千换上衣服溜溜达达进了皇宫,在门前将牌子亮出来就让他进去了。

    任八千进了皇宫看看自己手里的牌子,看样子牌子用处还真大,竟然皇宫都能随意进出了?

    自己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竟然能把这东西给自己。

    不过想想女帝的战斗力,任八千觉得对方当然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就是塞把刀进自己手里,都不够对方一把掐吧的。

    一路来到清心殿,只见那个林巧乐正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用手拄着下巴发呆,眼睛眯成一条缝,任八千都弄不清楚她现在到底是不是在睡觉呢还是睡觉呢还是睡觉呢。

    “林典籍。”任八千走到她不远处打了个招呼,见她丝毫反应没有就摇摇头不再打扰她,任由她在那沉浸在梦境里面了。

    进了清心殿看到那桌子上又放了一本书,这次是个兽皮册子,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年,反正看起来挺旧的。

    任八千拿起来翻了翻,一页就几十个字,每个字都跟画画似的。

    不过其中有几个字倒是和汉字差不多,比如三、日、云、王,就是不知道意思是不是一样。

    中间还穿插了几幅图,是人做着各种动作的。

    “功法秘籍?”任八千心里一下就冒出这个念头来,顿时火热起来。

    哪怕不能成为女帝那样的高手,能够强身健体也是好的,总不用出去看到谁都得让路,是个人都能一只手打他八个,实在是太有损男人尊严了。

    可惜,上面的字实在是不认得,很多字看着都差不多,连记都记不住。

    半响后,任八千无奈把册子放回桌子上。看来还是等学字以后再说吧。

    快到傍晚的时候,任八千又被叫进那个殿中讲了一会儿故事。

    在要离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女帝的声音:“你明日是不是又要失踪了?”

    任八千一头冷汗直接就下来了。

    身子跟中了石化魔法一般,艰难的转过去,勉强挤出个笑容:“陛下慧眼如珠,料事如神,明智过人,深谋远虑,智珠在握,臣惶恐,臣拜服。”

    “惶恐是真的,别的么,就不好说了。”女帝冷冷道。“算了,朕说过只要你尽心尽力,朕就不过问了。下去吧。”

    任八千被敲打了一番,之后如同大赦一般逃一样的出了宫。出了皇宫之后才长出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刚才这一会儿功夫,后背又湿透了。

    将女帝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恐怕那句尽心尽力恐怕才是女帝想说的。

    那个盐井的事情还是要早日提上日程才行。

    有了井盐和地瓜的功绩,想必自己的脑袋才能稳一些。

    一路耸拉着脑袋边走边想,在黑暗中一脑袋直接撞到一堵墙上倒退了两步,抬头才看出那堵墙是石管事。

    “怎么了?看你心不在焉的。”石管事问道,惊起周围一片飞鸟。

    任八千又退了两步,才整理下心神道:“没什么,就是想些事情,刨冰铺子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事情,石管事立刻高兴起来,上前两步一巴掌差点把任八千拍趴下后大笑道:“任老弟,厉害,哈哈。按照你说的做,这两天店里都忙不过来了。”

    任八千揉着肩膀龇牙咧嘴,方才想躲来着,没躲开。石管事这动作可比自己快多了。

    “生意好就行,不过你可别拍我了。”任八千看石管事手掌又扬起来连忙跟兔子似的蹦出去老远。

    石管事又笑了几声,看得出来他心中确实高兴,才对任八千伸开巴掌道:“这两天每天都能卖出去一两百碗,是一个铺子。”

    一碗五文钱,一百万就五两银子,也就是说一天能卖七八两银子,而利润起码占了六成,也就是一天能赚四五两以上,一个月下来就有一百两,至于店铺钱和人工钱倒是没多少了,刨除去后每个月起码还能剩八十两。

    两个铺子加起来就是一百六十两,双方一分每人还能有八十两入账,对于每个月俸禄只有六两的石管事来说,顶得上他一年的俸禄了,难怪这么高兴。

    不过任八千的注意力全在石管事的巴掌上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他伸出五根手指头和一二有什么关系。难道大耀人都是这德行?一比划数字就五根手指头全伸出来?

    听完石管事的话任八千微微点头,赚钱是在他意料之中的,比他预料的甚至还少一点。毕竟大耀这么热,这种刨冰肯定好卖。

    华国一些步行街卖冰淇淋的一个月都不少赚,何况在这里天气更热,还是独家生意。等着口碑传开,任八千估计卖的还能更多一些。

    一直到硝石的秘密被人发现为止。

    “多雇两个人吧,估计这生意能持续一段时间。”任八千说道。

    “听你的。”如今看到钱,石管事顿时豪气大生,任八千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一点也不担心了。

    “记得硝石制冰还是要自己人,尽量晚点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