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石管事这么一说,任八千顿时明白了。

    职业,皇帝。实力,天下第七。财富:坐拥整整一个国家。相貌:肤白貌美美艳动人。这样一个人物无论放到哪都是妥妥的白富美中的白富美。

    有人打女帝的主意那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因此每次女帝庆生时都有许多豪门子弟,或者有心之人,从其他三国匆匆赶来大耀,一个个跟发情的牲口似的想要得到女帝青睐。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能接触到女帝。

    任八千也明白为什么女帝会让自己协助接待了,这些人毕竟是送礼来的,总不能让他们自己去住客栈,面子上也要意思意思安排一下,一国之君还是要点脸面的。

    不过这帮人虽然是来送礼的,但其中某些人肯定让陛下烦的很,想糊他们一脸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在这件事上出于某些原因不好多说,所以才中间略过去了一句话。

    但意思却是表明了。无论如何不能丢了大耀的面子。

    这话就比较有讲究了。怎么算是丢大耀的面子?

    如果古族的汉子们去做这事,估计人家跟你说诗词歌赋,你就跟人家讨论拳头大不大吧?人家和你讨论风月,你跟人家比谁腿粗?

    毕竟还是给陛下庆生,总不能到时候弄的一个个鼻青脸肿的。

    因此自己这么一个突然出现在女帝面前的“人才”,就被抓了壮丁,也不管自己水准到底如何。

    反正年年都这样,估计是自己再差也不会比往年差了。所以干脆把自己拎台面上来。

    想到可能会来的人,估计都是各国年轻人中的精英啊,没点信心的根本不可能来。女帝竟然让自己去打压这些人?

    任八千觉得自己能不被他们打压了就不错了。

    弄不好自己就成了他们展现风采的那个道具,垫脚石。

    瞬间任八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到女帝的话,任八千觉得自己要真的成了垫脚石,恐怕女帝就得让自己一辈子变成垫脚石,直接挖坑填土里那种。

    想到那样的后果……

    “他大爷的,我和他们拼了。”任八千一脸杀气腾腾。

    “拼什么?”石管事一脸茫然抬头。

    “陛下的庆生是什么时候?”任八千问道。

    “还有一个月,大概吧?”石管事不确定道。“今日陛下怎么和你说起这个了?”

    “陛下让我陪同接待。”任八千一脸幽怨道。

    “哈哈,那就接待呗,反正来人了给安排好住处就行了。”石管事毫不在意道。

    “陛下还说,不能丢了大耀的脸。”任八千继续一脸怨念。

    “这还不简单?有谁不满就揍他,谁看你不顺眼就揍他,你看谁不顺眼也揍他。揍到他们没人开口就行了。”石管事哈哈大笑道。

    任八千幽幽叹口气,果然是古族人一向的风格。

    别说,自己到时候恐怕还真要带两个打手。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古族人能打,那天那个龙万里若不是挑战女帝,估计也能横着走两步的。

    任八千和石管事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去了,两个小家伙在门口抱在一起睡的正香,任八千一头就扎到床上开始琢磨。

    这次来的人家世先不用说,反正无论多牛逼,肯定没陛下牛逼。

    按照个人水准来说,应该可以分为武力过人的,文采过人的,口才过人的,相貌过人的。

    那些武力过人的,似乎也拿不出手。反正再厉害也没陛下厉害,全天下比她厉害的就六个,估计这些人不会来。毕竟高手么,总得自持身份,更不可能想着老牛吃嫩草吧?

    至于那些文采过人的,女帝陛下之前特意提起诗词歌赋这点来看,女帝话里的意思应该就是想让自己打压一下这些人。

    大耀本就找不出几个文化人,这帮人还每年一次过来炫耀文采,女帝恐怕早就烦的很了。

    任八千想想要是某个硕士博士天天没事跑自己那吹牛逼跟自己谈专业领域,自己心里面绝对不会是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敬佩,而是想一鞋底糊他脸上。

    估计女帝心里面就这种感觉。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君忧臣忧,君辱臣死。虽然自己是个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可如今顶头上司就是女帝,女帝想用鞋底糊他们脸,自己就是一号先锋。

    想明白以后,任八千虽然心里多少有点底。

    虽然面对的人可能是其他国家各家族的精英,可自己好歹也是大学毕业啊,总不至于还不如几个封建社会的精英吧。

    嗯,还有点时间,下次回去先把唐诗三百首和宋词三百首拿回来背下来,就不信集古人的智慧结晶怼不过几个家族精英。虽然自己和他们比数学也能让他们眼珠子瞪出来,不过最后结果恐怕就是鸡同鸭讲,意义不大。

    第二天任八千来到清心殿,看到林巧乐后就一脸幽怨,心想下次是给她带屎味巧克力还是巧克力味的屎。

    “这么看我干吗?”林巧乐看到任八千怨妇一样的目光有些不自然道。

    任八千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毕竟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和小女孩儿斤斤计较,给人感觉心眼儿就针眼那么大。

    虽然自己心眼儿确实挺小的。

    决定了,还是巧克力味的屎吧。

    对方又不是傻子,屎味的巧克力应该不肯吃。

    “继续吧。”任八千扯过凳子直接坐她对面,林巧乐见他没说什么才松口气,刚刚自己心里还有一点小紧张呢。虽然自己都觉得这感觉很莫名其妙。

    一下午又学了几十个字,在结束的时候顺便又复习了一下昨天的,看没有忘记的,任八千顿时一阵心满意足。

    晚上照例去宫中讲故事,同时送上大白兔奶糖一包,让女帝颇为满意,觉得任八千还是挺知趣的,看他越发顺眼起来。

    朝堂上一帮五大三粗的,若是让他们领兵作战没问题,但知情知趣就难为他们了。

    随着哪吒出世,剔骨还父,莲花化身,姜子牙下山,火烧琵琶精这些的展开,故事也越发精彩起来。

    就连女帝也都很少出言打断,而是聚精会神在那听起故事,不时往嘴里放上一块儿大白兔奶糖。

    一个人讲,三个人听,宫殿中的火光有时被风吹动忽明忽暗。

    任八千突然觉得这样的氛围有点适合讲鬼故事。

    不过想想女帝的战斗力任八千觉得还是早点把这个念头忘了才好。

    别的女人听鬼故事害怕了没准会做个小鸟依人,女帝若是听鬼故事不害怕还好,若是真害怕了一巴掌甩过来明年今日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当天晚上的封神榜故事讲的比平时更晚一些,女帝不开口,任八千也就一直讲到伯邑考进朝歌进贡结果被打入大牢,方才被女帝放回去。

    第二天早上任八千则拉着藤葫芦和铁刀出去转转,今天晚上回去后就是陈庆的订婚日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买点回去当做礼物。

    虽然早就知道大耀物资匮乏,不过到了景阳街几个铺子转过以后才发现,远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匮乏。

    铺子里的东西大多是精米精面,酒,盐,布料这些生活必备品,而且价格不低。

    也有几个店铺卖着鲜艳的布匹,绸缎或者精致瓷器之类的,价格能让任八千喷血。

    本来任八千还想着在这给陈庆挑个礼物,结果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

    最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只得无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