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任八千看着她在路边连拖带拎着大包小包前行,看样子是要搬家或者去火车站,心中略微有一点同情。毕竟自己之前就如同她这样,自然知道一个年轻人在这个城市中生存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更何况还是一个有些残疾的女孩。

    任八千闲着没事做,又遇到这个给他印象很不错的女孩儿,便将车在前面不远处停下,推门下车朝后面走过去。

    “还记得我吗?”任八千到女孩儿前面大声问道,他不知道多大声音才能让对面的女孩儿听到。

    “上次那个,在饭店,我有个同学喝多了。”

    他这突然蹿出去跟拦路打劫似的,女孩儿被吓了一跳。

    看清面前的人后仔细回忆一下,才做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要帮忙吗?”任八千见她的表情知道是想起自己了。

    女孩儿将随身拎着的行李放到地上,从兜里掏出个小本写到:记得,谢谢你。

    “要帮忙吗?”任八千又指了指行李。“你要去哪?”

    “自己可以,谢谢。”女孩儿写到。

    “这是要回家么?去车站”

    “失业,换住处,以前是宿舍。”

    任八千微微一愣,没想到她竟然不在那里做了。

    要知道普通人找工作虽然不难,但她要比普通人困难的多。

    毕竟不是所有老板都会接受店里一个有些残疾的人吧。

    不过想想像她的话应该会有一些残疾人的互助组织,微信群之类的帮着寻找工作吧。

    “住处在哪?我送你去?算是为上次我同学的失礼道歉了。而且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做,正在到处乱转。”任八千说的是实话,他现在真的没事做。白天头悬梁锥刺股背了一天唐诗,现在就是在漫无目的的到处晃,完全是出来散心的。

    女孩儿露出苦恼的神色来。她自己拎着这些东西确实有些困难,要去的地方虽然不远,但也不近。这附近又很难打车。”

    见到她的神色,任八千拎起她的一个行李:“放心吧,没恶意,就是为上次的事情道歉。正好闲着无聊,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看你拎着东西,应该不算太远,我也不费什么事。”

    见到这样,女孩儿总算点头。上车后翻出一个“谢谢”给任八千看。

    任八千摆了摆手。

    “往哪走?”

    女孩儿写下一个地址,任八千看了一眼,在导航上输入进去,不算太远,如果走着走大概一公里那样,不过拿着这些东西确实多少有些麻烦。

    “新工作找到了吗?”任八千问道。

    “很快就会找到的。”女孩儿写道,从她的字里行间任八千都能感觉到那股冲劲儿。

    “抱歉,你的名字是?”任八千略微歉意道,上次那个服务员倒是喊起过,不过早忘记了。

    “安菲。”

    “很好听。”任八千随口称赞一句。

    安菲又翻回那张“谢谢你”。

    似乎一些常用语她都写在纸上,一张纸是一个词,然后需要的时候直接翻出来就可以了。

    安菲去的地方是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院子里的垃圾箱似乎都有两天没人清理了。

    将她送到楼下,安菲在一张纸上写到:谢谢,等找到新工作请你吃饭,电话号能留给我么。”

    任八千笑了笑在纸上写上电话,随后目视她走进楼道。

    坐进车里发了会儿呆,自己都觉得自己最近的变化很大。如果是以前,自己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然自己也不会上了这么多年学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朋友没有了。

    出来转了圈,多少算是放松了些,找地方吃了顿饭又回去继续背书。

    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木头横梁,任八千晃晃脑袋坐起来,手里还拿着那本《唐诗三百首》。哪怕睡了一觉,脑子仍然有点木,他觉得再这么背下去自己都要傻了。

    还是出去逗逗滚滚和舔舔吧。

    旁边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准备好的大白兔糖,巧克力,以及电棍。

    两根电棍塞腰里,任八千觉得自己绝地武士的气势又回来了。

    今天开始上午继续为了拿鞋底糊人脸努力,下午学识字,晚上给陛下讲故事。

    将自己每天要做的事情大概想了想,任八千推开门一手一个拎起两个睡的一脸蒙圈的熊猫,舞了一个剑刃风暴,才把两个眼睛都冒出星星的家伙放下来。

    一落地舔舔和滚滚就跌跌撞撞的想要找任八千报仇,结果一个踉踉跄跄撞门框上了,一个跌跌撞撞的从石板上直接摔了下去,在地上滚啊滚啊滚。

    任八千连忙举起相机将两个家伙的蠢萌拍下来。

    吃早饭的时候,任八千才突然想起件事情来,那些风扇应该做好了。

    和藤葫芦铁刀出门一趟,回来时那两人一人背着十个风扇。

    直接扔给铜甲让他按照上次那样做外面的箱子,至于颜色就不用了上次那么麻烦了,给刷个深色就可以了。

    反正这东西没竞争,自己想怎么卖怎么卖,只要功用在就行。

    如果往外卖的东西做的比送给女帝的还精致,那自己才是自找麻烦。

    “老弟,你师门秘宝我给你拿回来了。”任八千正在那发呆的时候就听到石管事的声音,转头看过去只见脸上伤还没好的石管事手中正上下抛着一个电棍,一脸得意。

    任八千不用想都知道,这东西肯定又没电了。不然以石管事的武力值绝对拿不回来。

    伸手接过那个电棍,任八千怕他再提起电棍的事,转移他注意力问道:“景阳大道上那个铺子怎么样了?”

    “昨天刚挂牌子,没找到你。咱们刨冰铺子的名声最近都传出去了,景阳大道这里没用像一开始那样在外面做,挂上牌子就有不少人进来。”

    一说起这个,石管事果然神采飞扬起来。

    随后又咧着大嘴极为开心的伸出五指道:“按你说的,外国人价格我翻了三倍。十五文一碗,反正他们有的是钱。嘿,看他们那脸色,我好久没这么畅快了。”

    任八千抓着他的手,用力的把三根手指按回去:“我当时说的翻倍,而且这锅你自己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