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拖垮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03372.html
    众人连夜赶路,第二天晚上才追上厉千秋等人。

    任八千从角牛上下来就一脑袋扎地上,死活都不动了。

    “他们还几天能离开大耀?”任八千问道。

    “还要按照现在的速度,大约五天时间。”厉千秋沉声道。

    “如果每天晚上骚扰他们,不让他们睡觉,他们能熬几天?”任八千突然问道。他是觉得自己累的要死要活,可自己好歹还能再角牛背上睡觉。如果是大夏的士卒,晚上不能睡,白天还要行军,怕是几天下来就要崩溃了。

    “最多三天。不过大夏的主将很快就能察觉到,并且制定对策。”厉千秋道。

    “察觉到又如何?如果他们让一部分人休息,那么就佯攻,不信那些去休息的人还能继续睡。如果对方真的不理,那么就真进攻,看他们能如何?”任八千强撑着眼皮说道。反正古族行军比那些大夏人要快的多,古族可以休息半天再追,他们可不能休息半天再拔营吧?

    他们要是敢停下来一天,现在那些南方都护府的援军可只差一天的路程了。

    哪怕是每天正常行进,最多三天,他们也能追上来。

    这几天大夏军又人困马乏,到时候怕是一触即溃。

    “可以试试!”厉千秋点头道。

    虽然与他一贯的用兵不同,不过听起来似乎不差。

    厉千秋等人带着二百颗手雷走了,一直到了天亮才回来。

    正如之前任八千和他讨论的那样,一晚上并没有直接进攻,反而一直是在外面骚扰,让对方一刻也不能放松。

    不过今天大夏扎营与之前有点不同,便是对方的两支军队在扎营的时候合到一起了。

    看来是每支军队数量都太少,已经不敢分开扎营了。

    一晚上过去,大夏已经人困马乏,马上又要拔营出发。

    古族士卒开始休息的时候,睡了一夜的任八千反倒精神起来,溜溜达达的在营里转了一大圈,便跑到一边继续发呆去了。

    等到中午众人起来生火做饭的时候,任八千才凑厉千秋身边:“厉大人!”

    “任大人,有什么事?”厉千秋问道。

    “你知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影响人的思维,让一个人冒出平时不会冒出的念头来。”任八千问道。

    “很多!”厉千秋张嘴道。

    “很多?厉大人说说看!”任八千立刻精神一震,这事他都琢磨好几天了,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夫知道一种蘑菇,吃了后就会产生幻觉,看别人都比自己矮一截,仿佛自己成了巨人。而且内心极为膨胀,哪怕平时自己不敢招惹的人或者凶兽,也敢上去招惹。”厉千秋一脸回忆,想当初自己误食了那蘑菇,还引起一场风波。

    下场就是,自己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记忆深刻啊!

    任八千一看他的表情,立刻觉得厉大人这是有故事啊!

    不过这不是自己想知道的那种。

    “不是这种……”任八千想了想,把自己之前遇到的事情说了一下,好像是有什么人把一种想法灌到自己脑子里一样。

    “唔,任大人是不是被人暗算了?”厉千秋问道。

    “怎么这么说?”任八千问。

    “据老夫所知,大夏有个叫夏晚娘的骚婆娘,她的神兵便能够挑动人的七情六欲,略微影响其他人想法,不过也只是听说而已,具体情况老夫也不知道。”厉千秋沉声道。

    任八千听后沉默不语,他自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夏人总不可能跑地球去暗算自己吧?

    算了,可能是自己这些日子在战场上沾染杀气太重了,一时魔障了吧。

    下次回地球再去见见那个叫做齐佳钰的女孩儿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任八千先将此事放下。

    当天傍晚追到大夏扎营处附近,不等天黑,任八千就在四里外先打了几炮到大夏营地。

    然后飞骑冲到大夏军营百丈外,见军营里人生鼎沸,所有人都被调动起来,那些飞骑再调头离开。

    等片刻后他们刚放松下来,飞骑继续上前骚扰。

    既然要骚扰,拖死他们,那就一点都不能让他们歇着。

    昨天一夜都没怎么睡,白天又急行军一天,此时那些大夏士卒就有些熬不住了。飞骑冲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精神紧张,还能保持清醒,可飞骑离开后没多久,许多人站着都要打瞌睡了。

    大夏军营中,几个将领上前禀报:“将军,这样下去士兵们怕是熬不住了。”

    一个中年将领捋着胡须沉声道:“这些蛮子竟然也会玩计谋了?他们是想要用疲兵之计,不让我们休息。传令下去,让三分之一的人回去休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两个时辰后出来替换其他人。”

    大夏军营中的调动瞒不过人,很快厉千秋和任八千就知道了对方军营中三分之二的人保持戒备,三分之一的人回去休息的情况。

    “还继续么?”厉千秋问道。

    “继续!”任八千想都不想回答道,只要保持着一定的强度压迫对方,他就不信对方能休息好。

    骚扰不行就佯攻,佯攻不行就真攻,反正是要拖着他们。

    接下来一整晚,大夏军营中都不时响起一阵喊杀声,还伴随着爆炸。

    有的时候飞骑到了一百丈外,在对方的射程外边转身离开。

    一个晚上过去,所有的大夏士卒都疲惫的想要就地躺下。

    哪怕明知道飞骑是佯攻,也没有人敢大意,每次飞骑进攻都要保持紧绷的神经。

    好不容易轮到休息两个时辰,还不时被惊醒,这样一晚上众人完全没恢复过来体力,第二天一早又要拔营出发。

    接下来的晚上,飞骑先是佯攻一轮,对方虽然仍然谨慎,但难免会有一点松懈。很多人实在疲倦的扛不住了,就想着也许下次还是骚扰,自己先休息一下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渐渐放松心神。

    结果随之而来的佯攻就变成了进攻,先是迫击炮开路将对方前排炸的人仰马翻,这样的事情大夏士卒已经经历过无数次。

    可接下来飞骑并没有在一百丈外调头,反而是加快速度在半分钟内就突破了一百丈的距离,直接扑入人群之中,厮杀声再次响彻大夏军营。

    砍杀了一番,趁着对方包围没形成,飞骑便又飞快离开。

    这一个晚上,大夏军营上上下下都不敢有丝毫松懈,为了防止古族化佯攻为真攻,还在营地里埋伏了两支一万人的伏兵,可随之而来的就是飞骑直接冲进了一支伏兵中砍杀一番,留下一地尸首。

    无论怎么埋伏,对方仿佛都能看到一般。

    就连大夏的将领都在怀疑自己的军中是不是有对方的奸细了。

    当天色再次亮起,军营中的大夏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按照惯例,白天古族不会进攻。

    可想到接下来的行军,所有人脸上都是痛苦。哪怕大夏就在前方,哪怕再有两天半的时间就能走出大耀,可所有人都快撑不住了,很多人站在那里就摇摇晃晃,上下眼皮直打架。

    大夏的将领面色铁青,虽然他已经让营中士卒轮番休息,可白天七八十里的行军,晚上不到两个时辰的休息根本不够,只三天就有很多人扛不住了。

    对方的疲兵之计极为简单粗鄙,几乎就是明明白白告诉自己:我就是不让你休息,就是要拖死你!自己也尽量做了安排,可仍然是这样的结果。

    明明是对方每天夜袭,自己每日防守,对方能够撑得住,自己却撑不住了。

    有的时候他都羡慕那些古族的将领,麾下的战士如此强大。如果自己手底下有一支最低都是人轮实力,还有一支整整千人的地轮高手组成的军队,哪怕只几千人,这场战争都不会这样。

    论谋略兵法,对方在自己眼里如同稚童一般。可偏偏对方如同稚童一般的谋略兵法,加上一支进退如风,个人实力强大的军队,就让自己进退两难。

    对方是哪怕闭着眼都能打赢啊!

    自己打,打不过,困,困不住,对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前和北方都护府交战时还好些,哪怕己方伤亡更大,可对方每次的伤亡相对于大耀的军力,损失也不算少。可自从对方有了那几种奇怪的武器能够破开军阵后,自己连和对方兑子互换伤亡都做不到了。

    更不用说他倒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侦查的,自己的营地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瞒得过那些蛮子一样。如今哪怕自己藏一支伏兵,无论藏的多好,都会立刻被他们发现,然后一口吃掉,这是三番两次证明过的了。

    对于一个原本满心壮志,挥军进入敌国的将军来说,如今的局面是何等的悲哀!

    矗立许久,他和另外一支军队的将领知会一声后下令道:

    “今日不出发!仍然保持三分之二人戒备,三分之一人休息,两个时辰一换。”

    继续拖下去,士卒更加疲倦,情况可能更糟。既然这样,不如好好休息一日,等古族再来进攻,自己也能做一番准备。

    否则不等别人来打,自己就先垮了。

    命令传下去,军营中一片欢呼声。

    可他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实际上他心中也清楚,虽然还有两天半的路程,可这支军队恐怕没有多少人能走出大夏的土地了。

    目前还有不到九万军队,可对方有一千飞骑和六千中央都护府军,哪怕是面对面厮杀,自己方也很难赢。更不用说对方手中那种能够打乱阵型的武器。

    如今是对方不想要过多损伤,可当自己快要抵达大夏的时候,恐怕对方就要将所有兵力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