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任八千一连在鸿胪司呆了两天,将里面的人和规矩多多少少了解了一遍。

    期间发现熊罴就住在鸿胪司不远的一排院落里,而那些外来的人一般要安排的话也是住在那里面。

    熊罴没事在那转悠,绝对能起到镇场子的作用。

    期间任八千回地球了一趟,再回来后改拿着《宋词三百首》没事往鸿胪司里一坐,没事的时候就背背宋词。

    起码到现在还没什么事,他还一直在闲着状态。

    熊罴就走到哪跟到哪,任八千在那背宋词,熊罴就直接地上一坐,开始打呼噜,能直接传出老远去,让任八千恨不得拿袜子给他塞上。

    “司丞,司丞,来人了。”刚从地球回来的第一天下午,任八千在那琢磨着用什么把熊罴的嘴塞上的时候,外面传来个大嗓门。

    “什么人?”任八千一时没反应过来。

    “说是叫什么空,空,空虚公子。”进来的是门口的守卫之一,叫做奇胜,和原本的司丞奇志是一个寨子出来的,还有一个叫奇横,也是门前守卫。

    “空虚公子?”任八千顿时反应过来,这是来给女帝庆生送礼的人来了。

    “熊罴,起来跟我去看看。”任八千在熊罴腰上踢了两脚,感觉跟踢石头上了差不多。

    带着睡眼惺忪还没睡醒的熊罴来到门外,只见四个穿着彩衣相貌清秀年轻女子抬着一个轿子,四个女子见到他就从腰间口袋里抓起一把花瓣洒天上。

    “来人是哪位?”任八千站门口看这做派,心中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空虚公子驾到。”当先一个年轻女子一边娇声喊着,一边又洒出一把花瓣来。

    “来人请随我进来登个记,轿子留外面。”任八千目光囧囧的看着对方,这做派是想闹哪样?

    “咳咳”轿子里传来一阵咳嗽声,随后掀开帘子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银色丝缎袍子,面上打了一层粉,嘴唇发青的年轻人。相貌倒过得去,就这病秧子一样风一吹就倒的姿态,已经不止是空虚了,明明是肾虚了。

    “肾虚公子是吧?随我进来。”任八千双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的转身往里走。

    “咳咳,是空虚公子,空虚公子。”空虚公子连忙分辨。

    “开个玩笑,空虚公子。”任八千头也不回。

    “咳咳咳咳。”空虚公子又是一阵咳嗽,眼中一丝异色闪过,不过看到熊罴正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眼中的异色渐渐退去,一步一咳跟在后面。

    “路引有吗?”任八千问。

    “丢了。”

    外国人来大耀,肯定是要边境给出的路引的。不用说,这个根本就没有。

    想想也是,来参加女帝庆生的人,什么来历都有,保不准有一些根本无视法律的,这种事往年都有不少。任八千之前两天也打听到了。

    任八千带着空虚公子回了司丞的房间,直接在旁边的架子上拿出纸笔来放在桌子上。

    “姓名,籍贯,出身,职务,是否已经安排住所,以及来意这些麻烦写一下,若是给陛下庆生的,将会统一送到陛下那里去。”任八千说完坐到桌子后面。

    “咳咳,这位怎么称呼?”空虚公子一手捂着嘴问道。

    “鸿胪司丞,姓任。”任八千淡淡说道。

    空虚公子站在桌前,提笔在纸上写了了一些,随后手腕一抖,那纸化作一道白影朝任八千胸**了过来。

    “砰”

    还没等飞过桌子就被一只大手按在桌子上,下一刻整个桌子七零八落,被他一掌拍的粉碎。

    熊罴一手将桌子按碎,整个人死死盯着空虚公子,浑身给人的感觉都如同野兽作势欲扑一般。空虚公子丝毫不怀疑任八千只要开口,这如同野兽一般的大汉会立刻扑上来。

    而这大汉给他的感觉,极度危险。

    任八千面上丝毫不露出异色,手心却有点出汗,胸腔一股怒气正在升腾。这个世界的人还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

    本以为就古族这样,其他国家的人看来也没好哪去。

    当然,这空虚公子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袭击司丞,你说是砍了你好,还是直接挖坑埋了?”任八千直视冷笑道。

    “抱歉,顺手一扔而已,若他不出手,到了司丞面前就会减慢,哪怕一个普通人都能轻易接住。没想到引起这样的误会。咳咳”空虚公子露出个歉意的笑容。

    “若是再有什么事情,你就埋在岚城下面吧。”任八千冷声继续道:“损坏桌子一个,鸿胪司专用纸张一张,赔银百两。”

    空虚公子从腰间抽出几个金叶子,轻飘飘扔给熊罴。或者应该叫金页子,如同书籍一般,一本十页,可以拆散了用。

    “我没住处,恐怕要劳烦给安排一下了。”空虚公子说道。

    任八千在地上翻捡一下,那张纸只剩碎片了。

    “在那之前还得重新填一下。”任八千起身在旁边柜子上再次找出张纸来。

    这次空虚公子只能将纸放在墙上写了,写的时候不时咳嗽几声。

    任八千觉得他肺似乎有些问题,不知道是自小就是如此还是练功练的。

    “写完了。”空虚公子将纸递给任八千,任八千扫了一眼,这空虚公子姓赵,名字认出了两个字还有个字没认出来,自大夏XX赵家而来。

    那个地名同样不认识。

    将纸放到架子上,压上一块木块。

    “我带你去住的地方。”任八千,带着熊罴在前面,空虚公子出了鸿胪司就上了轿子跟在后面。

    往前走没多远就是一片院落,都是单独的小院,每个院子中有四间房子,其中一间是厨房,一间主卧,还有两间是给随从人员准备的。

    院落分为前后三排,第一排正临主街,任八千就把空虚公子安排在这。他来的最早,地方自然最好。

    空虚公子对这位置倒是满意,下了轿子后对任八千拱手道谢。

    “一会儿有人给你们送牌子来,是你们在这个院落的证明。”任八千对他说了一声。“其他的你们自己安排吧,被褥什么的里面都有。”

    “咳咳,多谢任司丞了。”空虚公子说完话又剧烈咳嗽起来,捂在嘴上的手帕染上一抹红色。

    “不打扰了。”任八千一看这都咳血了,赶紧走。这该不是肺痨吧?还是躲远点好。

    出了院子任八千还回头瞅一眼,你说女帝庆生你一个病秧子千里迢迢赶过来何必呢。

    不过这些人下手也够狠的。自己方才要没熊罴在一边护身,估计就要倒霉了。什么到自己面前就会慢下来,骗鬼去吧。能把一张软纸如同飞镖一样扔出去,那得什么手段?

    这才第一个就这样,后面来的还不一定都是什么人呢。

    这差事恐怕比自己原本以为的还要麻烦啊。

    这样的人要是多了,若有点什么事情不用武力镇压还真不好办。

    难怪去年奇志打断了四个人的腿,任八千突然觉得没毛病,这帮人你不打断几条腿还不一定会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