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任八千离开人群,转过弯后就开始脸色发白,后背也不停有汗冒出来。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就连他都对自己方才所做的一切感到震惊,甚至觉得可怕。

    那些话语,那种表现,完全不像是他自己所做出来的。

    一回了鸿胪司,他直接冲进厕所干呕起来。

    方才就在他身边,他亲口下令,将一个人如同踩蟑螂那样踩死了。

    虽然他当时特意没低头去看那一幕,可声音却传进耳朵里了。最后的那一下声音,有些像是踩烂了一个柿子。

    想起柿子被踩烂的景象,他直接吐了出来。

    好半天他才额头带着虚汗的从厕所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做的对不对。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震慑住那些人。

    像连宝城那样,家里在地方有着巨大的势力,从小就是娇生惯养横行霸道惯了,若不震慑住他,接下来的日子还不一定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不但是他,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千里迢迢来这里的,绝不会是普通老百姓,其中没几个是善茬。

    像那个空虚公子,当日若不是有熊罴在身边,自己已经出麻烦了。

    现在距离女帝庆生还有十三天左右,此时到的人还不多,过几天到的人会更多,说不准中间就有不少素有仇隙的,哪怕没有也可能因为各自的作风互相起冲突。

    这是女帝交给自己的第一件事,自己绝对不能弄砸了,必须做好,无论通过什么方法。

    想想自己之前以为背背诗词打压对方就可以,现在想想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自己想的真是太简单了。

    也许那些人真的接受过十几年的教育,但本质上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学生,他们做出什么事情来可不好说。

    同时任八千也开始思考起女帝到底为什么让自己做这件事情了。

    想了半天都不得要领。反正那位交代事情,自己就做吧。

    琢磨这个都不如琢磨下自己送女帝的礼物,是不是能合女帝的心意。

    任八千走后没多久,治安司的人就到了,此时人已经散了大半,连宝城在任八千离开后就一脸铁青的走了,连那个连同的尸首都没带走。

    当然,他还要在大耀呆这么多天,总不能留个尸体天天在旁边。加上大耀的天气,估计没两天房子里就住不了人了。

    而空虚公子虽然有两个手下受伤,但比起连宝城丢了面子又死了左膀右臂可要强上许多。

    将两个侍女安抚之后,心中对任八千这人也起了深深的忌惮。

    之前那次试探,让他多少有些觉得鸿胪寺丞有些色厉内茬,可今日的作为,却让他刮目相看,再也不会如此做想了。

    不但是他,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以前大耀的人虽然野蛮,霸道,但也仅仅是这样。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但顶多分开后挨上几鞭子。

    然而任八千不同,当时给他们的感觉更多是一匹吞人不吐骨头的狼,充满阴狠的气息。

    给他们这样感觉的原因,就出自于任八千平时与当时在现场表现的反差上了,这种反差让他们觉得任八千本来就是后来表现出来的这种人。

    当日下午,女帝在宫中看着一张纸上,写着任八千的所作所为。

    而在她下方就是号称什么事都不管的谷大熊。

    “有些意思。”女帝笑了起来,任八千这次的所作所为让她觉得有趣。就连她都没想到任八千竟然会这么行事,与她原本所想的不符,不过这样倒是让她觉得很有意思。

    下方的谷大熊听了女帝的话也笑起来:“这任司丞,看着脓包样子,这做起事来还是挺干脆的。本来臣还有点不放心,如今倒是可以撒手不管了。”

    “随他去做吧。”女帝无所谓道。

    “是。”谷大熊应声道。

    与此同时,大夏在大耀的使节府邸。

    连宝城一脸凶戾,“那个姓任的鸿胪司丞,我要让他死,有办法没有?”

    坐在连宝城对面的是个三十多岁留着胡须的男子,皮肤有些黑。实际上在来大耀之前他可不是这样,不过在大耀待久了,想不黑也行。

    他叫顾自成,此时正带着笑意看着连宝城:“你以为这是在大夏?”

    “正是在大耀,我才来找你,条件你开,比如说帮你回到大夏?”连宝城说道。

    顾自成微微摇头:“虽然你的提议很诱人,我也早厌烦了这鬼地方,可我还是要说,这里是大耀,不是大夏。这里是那些蛮族的地盘。在这里搞风搞雨,无异于自找死路,他们可不会在意你的身份,这点你应该有过体会了。给你个建议,这口气先咽下去吧。”

    连宝城紧紧盯着顾自成,半响扔下一句话:“那你就在这里呆到死吧。”

    等连宝城离开后,一个宽袍大袖的年轻男子从隔壁屋子走进来坐在顾自成对面。

    “殿下!”顾自成俯首道。

    “不用多礼了。”那个被称作殿下的男子笑道:“这连家这一代,还真是不成器啊。一个比一个不像样子。”

    他就是大夏的七皇子,没人想到他会撇下侍从和车队轻装简行先来到岚城。

    听他这么说,顾自成也笑了起来。连家在大夏也是豪门,屹立数百年而不倒,每一代都有人才出。然而这一代的年轻人,确实不成器。

    “不过对这个任司丞,我还真的很感兴趣。”七皇子微笑道。

    “臣所知也是不多,这几日臣也打听过,此人在一个多月前之前被打入大牢。之后被带出来在兽苑呆了一些时日,就成了这鸿胪司丞。而在那之前,就再也没人知道了。说起来还真是古怪的紧。”

    七皇子微微眯起眼睛。

    “突然石头里面蹦出这么个人来……”

    轻轻说了一句,随后笑了起来。

    若是任八千此时见到这七皇子,非要被吓一跳不可。

    因为这七皇子与他除了发型、气质有所不同之外,两张面孔一模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分别,就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七皇子在远远见到任八千之时,就是如此感觉。

    因此这任八千此时在他心中的地位,仅次于此次来大耀的目的。

    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让他心中有些怪异。这个世界有自己一个就够了,不需要再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若不是那个任八千在大耀混上了官职,还张扬的很,他还真以为是自己某个兄弟想要玩个李代桃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