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安菲给客人洗完头再包上毛巾,抬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旁边站着的任八千,顿时惊讶的张开嘴,出“啊”声音。

    “新工作?”任八千笑着问道。

    “是。”安菲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一个字,似乎有些费劲,她还是更喜欢在纸上写出字来。

    “看到你的短信了,有空的时候我给你信息。”任八千说道。“还要麻烦一下,我也剪一下。”

    “啊!”安菲连忙点头。似乎出啊这个音节比其他声音容易许多。

    任八千低头任由安菲在自己的头上打上洗水然后搓洗,安菲的手很软,洗的时候也很用心。任八千之后便坐在椅子上,让理师给剃了个类似平头的,只头上留着短短的茬,跟在号子里面里面刚出来差不多。

    应该是太热的关系,大耀人可没什么身体肤受之父母的想法,头上一个比一个干净,秃头也是常见的型。比如熊罴,就是秃头,这让任八千总把秃头和强大划上等号。

    不秃怎么会变强。。

    可惜自己就是秃了也强不起来,实在遗憾。

    临走的时候任八千还和安菲打了个招呼才离开。

    半个小时后,任八千坐在一个饭店里,对面是陈庆,和以前没太大变化。

    任八千倒是变了不少,最主要是胖了不少,再就是气质沉稳许多。毕竟在那个世界总是有着掉脑袋的风险,想不沉稳下来也很难。

    “找我有事情?”陈庆坐下后先是直盯着任八千看了半天才突然问道。

    任八千找他吃饭并不奇怪,哪怕他不是很主动的人,可这么久没露面了找老朋友吃个饭似乎很正常。

    不过任八千中午找他吃饭的时候可是不多,一般都是在晚上。

    哪怕现在已经没额外节目了,但中午的时候大家一般也都很忙,反倒不如晚上吃饭清闲自在。

    “确实有些事情,帮我买些东西。”任八千点点头说道。

    “什么东西?能找我帮你买的肯定不是普通东西,该不会是军火吧?”陈庆明显在开玩笑道。军火是不可能的,买du品也不太靠谱,他太了解任八千,只要不是被人下了套子绝对不会沾这东西。那么就是一些其他比较麻烦的东西或者某些违禁品了。

    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麻烦。

    然而任八千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愣住了。

    “是要军火,手枪,军用十字弩,以及手雷。”任八千面色平静的说道。

    陈庆如同不认识任八千一样打量他,压低了声音道:“你要做什么?你可是有着大好前途,别冲动。不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有官面的力量不用,偏偏用那些手段,你是疯了?”

    任八千哭笑不得:“你想多了,我看起来像那样的人么?”

    听到任八千这话陈庆才长出口气:“刚才吓我一跳。你倒确实不像那么胆大的,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刺激了呢。”

    “过几天要进山,有些危险,带点防身的。”

    “那也用不着手雷吧?”如果任八千进山要带把枪或者弩都好理解,可带手雷是怎么回事?拿东西可不是能随便玩的东西。

    “说了,有些危险,有不少野兽,有时候枪并不那么好用。”任八千道。

    “你可以用步枪。不管遇到什么,一梭子下去基本都死定了。”

    任八千摇摇头,用步枪太显眼了。虽然军用十字弩也是充满了现代工业气息,但总没步枪那么显眼。虽然女帝已经心中有些猜测,但自己不能让其他人产生某些怀疑。

    而且若真是遇到危险,对手是人的话,步枪也太容易让对方产生警惕。

    手枪的隐蔽性则高多了。而手雷,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铁块,不那么容易让人警惕。

    说不得还会有傻子用手去接呢。哪怕不接,也不会躲的远远的。

    任八千的想法是,打猎用弩,如果真遇到危险需要动手就用手枪消音器,尽量不让其他人现,免得暴露太多东西。

    “手枪手雷和军用十字弩以及配套的消音器、子弹和弩箭,防弹衣要轻型的,还有能涂抹在弩箭上的麻药,一定要强效的,顺带要一把军刀。”任八千平静说道。为了保命,他是尽可能多准备一些。

    陈庆听了任八千要的东西,皱眉道:“总觉得你这不像是进山,像是去打仗。不过我也不多问了,东西我能帮你弄到,有什么要求么?还有你什么时候要?

    “没太多要求,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威力尽可能要大。不过时间很紧,最晚后天要,最好是明天。另外帮我找个可以练枪的地方,我对这东西不了解,我得熟悉下。”任八千说道。

    陈庆点了点头:“练枪的地方好说,我知道有个靶场。其他东西,我帮你问一下,问题应该不大。”

    说完话他就拿出手机拨打起来,打了两个电话后接到一个短信,再把短信转给任八千。“你打这个电话号,说是黑子让你去的就行。靶场我晚点联系好了把电话号给你。”

    任八千点点头,这些东西可以说是全副武装了,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最好的准备了,其他就看运气了。

    接下来一顿饭,双方谁也没再提这些事。

    就像陈庆说的,作为朋友,任八千需要的东西帮他弄到。其他的也管不了。

    任八千也很感谢对方没多问。这也是他最喜欢陈庆的一点。

    下午,任八千离开饭店回到车上就拨打了陈庆给自己的电话号,在报上黑子的名字后,那个男人给任八千两种交易方式,一个是微信联系,然后把枪械放到某个地点,他自己取。

    另一种方式是有人来接。

    任八千对什么东西都不了解,更倾向于看看实物,自然就选了第二种。

    之后前往一个地点,等了一会儿后一辆面包车在路边停下来。除了驾驶室,后座上还有一个男人,递过来一个头套,“规矩!”

    是个很壮硕的男人,看起来很凶,如果是以前的任八千见到这种人一定会躲的远点。不过见惯了古族人之后,倒觉得这个男人的样子很平常,没多少威慑力。

    任八千点点头,很自觉的把头套戴脑袋上。陈庆介绍的,安全应该是有保证的。

    开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任八千都不知道到了哪里,车子才停下来。任八千被带进房子之后又往下走了一段阶梯才被掀开头罩,周围除了灯光什么光亮也没有,是在地下室之类的地方。

    周围的枪械种类并不多,完全不像任八千来之前所想的那样琳琅满目。不过想想也是,毕竟不是在国外。

    只有十几种枪械,其中手枪步枪和猎枪都有,手枪有五种。旁边也挂着两把弩,一大一小,都带着瞄准镜的那种,全都挂在墙上。

    “在这了,你看看吧。”

    任八千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个缩在椅子里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