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其实任八千之前还多少有点担心林巧乐发现自己不在后会不会找自己,或者自己回岚城。

    不过除了吃,睡外,目前任八千没发现她还有什么其他生存能力。

    只要没饿死,估计一年后她还在廖城和岚城中间的某个位置呼呼大睡。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很快,任八千就在城令安排人带领下来到城令府一间屋子里。

    “大人,她可能还不知道你离开过!”那个带他过去的大汉咧嘴说道。

    任八千顿时就震惊了。

    自己离开怎么也有半个月了吧?她竟然没发现自己已经走了?

    “这些日子她都没离开过屋子,始终在睡觉,每天只要在门口放些吃的就可以了。她可能连城外的大夏军离开了都不知道。”那个古族大汉也是一脸的囧囧有神。

    除了睡就是吃,每天就是睡睡睡睡吃睡睡睡睡睡这样的节奏。

    二师兄,是你么?

    任八千怀着无上敬意推开房门,光线从他身后洒进屋子,光与暗之中,就连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都能看到。

    没看错,确实是尘埃,地上都有一层土了,随着任八千推门,飘飘扬扬。

    地上能够清晰的看到凌乱的脚印,是林巧乐到门口拿吃食时留下的。

    一个人形物体躺在床上,走近了能听到它发出的轻微呼吸声。

    任八千站在床榻前,就看到林巧乐穿着一个抹胸和短裙正在床榻上睡的天昏地暗。

    口水在脸上肆意横流!

    如果不看脸上的口水和她的睡态,身材还是挺不错的,小抹胸和短裙,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

    可惜,那张全是口水的脸实在让任八千过目难忘。

    还有就是任八千觉得自己的胸肌可能比她还发达,这就让人觉得残念了。

    平到这种地步在古族中也能算是稀缺资源!古族女子经常练武或者劳作,倒是真没见过这么平的。

    “起床了!”

    ……

    “太阳晒屁股了!”

    ……

    “大白兔奶糖没了!”

    “啊?怎么没了?”林巧乐睁开双眼,眼睛里全是茫然,先是充分给任八千演示了一遍什么叫做:“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好半天才清醒过来:“唔!你来了!怎么没陪陛下?”

    任八千一脸的囧囧有神,果然,你这可真是睡中不知日月啊!

    “大夏退兵了!”

    “他们退了啊?没事,你们忙你们的,走的时候喊我就行!”林巧乐打了个哈欠,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对于自己美好的身段暴露在任八千面前的事,她是一点都没在意。

    任八千继续一脸囧囧有神,都已经把你忘了一次了。

    自己要是没想起来你,过个三五年回来,你是不是还在这睡呢?

    或者过个百八十年,自己带着孙子来看你的白骨,指着你对孙子说:“看,这个人睡了一辈子,从生睡到死,现在还在睡。”

    “明天出发,你先出去洗洗,身上都臭了。”任八千一脸嫌弃。

    “不可能!我们一族一辈子不洗一次都正常。”林巧乐一脸的你在骗我。

    “卧槽!”任八千震惊了一下:“你不是古族人?”

    “谁说我是的?”林巧乐反问道,眼睛都闭上了。“明天走的时候再喊我。”

    任八千张了半天嘴,他是真吃惊了。

    女帝的皇宫里面竟然还有不是古族的?

    难怪自己当初见到她的时候,觉得比平日见到的古族女子要温香软玉一些,没那么英气。

    难怪她这么平!

    难怪她这么能睡!

    自己一直以为她是有病,就像地球也有这种嗜睡症,每天要睡20个小时的人。

    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不是古族!

    “你不是大夏人吧?”任八千问了一句,他怀疑这个世界恐怕除了大夏云国这样的正常人种和古族之外,恐怕还有其他种族了。

    “当然不是!”林巧乐闭着眼睛说话。“你烦不烦啊?让我再睡会儿!”

    任八千咧嘴,得了,这未知种族继续睡吧,等路上再问。

    虽然这么说,可离开了林巧乐的屋子,任八千心里跟猫抓似的,他是真的好奇林巧乐到底是什么种族了。

    在城令府等了一天,第二天下午便看到了风尘仆仆的飞骑,进了城中直接到城内角落里的兵营休息,这两日追杀,他们也觉得有些疲倦。

    “都解决了?”任八千拉着一个人问,是老熟人藤纪。

    “可能还有些零散跑掉的,厉大人正安排人在搜捕。”

    “那明日出发吧!”任八千点点头。

    “好!”

    任八千在城内溜达一圈回了城令府,打开电台:“陛下!”

    “什么事?”女帝清冷的声音传过来。

    “最近吃的好不?铁索关有厨子吗?”任八千问道。

    “不好!”女帝直接答道。

    以前都那些东西,也不觉得什么好吃不好吃。可吃习惯用了各种香料的食物后,再吃那些东西就立刻察觉出差异来了。

    好在女帝也是穷惯了,虽然不好吃,但也能够下咽。

    “铁索关的大夏军退了没?”任八千又问。

    “今天早上起来就已经没了。”

    大夏的军队在知道那两只军队回不来了以后,在这里多留已经没有意义,便趁夜拔营离开,免得在拔营的时候古族冲出城来厮杀。

    “明日臣便启程去接陛下!”

    铁索关内,女帝坐在房中,一只拄在桌子上托着下巴,一只手摆弄着头发,电台就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听到任八千的话,女帝用头发在手指在空中划着圆圈将头发绕在上面,声音带着一点欣喜:“也是时候回去了。”

    随后话锋又一变:“别忘了你答应朕的七色云彩!”

    她还记得这事呢。

    “陛下想吃什么?臣给陛下先带一些!”

    “火锅!”女帝立刻说道。她和任八千是想到一个地方去了,都是馋火锅了。

    “二锅头,糖果,巧克力,巧乐兹,爆米花,番茄味薯片,番茄味海苔……”女帝继续给任八千下清单。

    “陛下,我给你准备了个房子,里面装满了各种零食,睁开眼睛就能拿。”任八千说道。

    “这倒不错!”女帝听到这话,立刻喜笑颜开。

    “半个月没见到陛下了,感觉像过了好几年一样。”任八千轻声说道。

    “哼哼!”女帝皱了皱鼻翼,轻声哼哼。

    “臣在路上看到一朵小花,卓尔不群,乃花中王者,觉得与陛下最配不过了!”

    “那花朕见过了,花园里都是。”女帝立刻想起当初任八千拿着一朵花园里到处都是的的小白花说这是花中帝王,与自己很是相配,还煞有其事的用布小心翼翼包好,自己看到的时候都干枯了。

    “这次不是上次那个,上次那个显然有王者之姿,不然不会出现在花园里。不过这次这朵更相配陛下。”

    “那朕便等着看看。”女帝露出一抹笑容。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给其他正在听电台的人如石青等人洒了一波狗粮。

    关了电台,任八千便出门满城令府找花朵,一样采一朵,用一个大布兜着。采了几十朵花才坐在地上将布摊开,露出里面形形色色的花朵。

    犹豫半天后,才从中挑出一朵红色的小花,和其他的比对一番后,最后下了决心,将这朵红色的小花用布小心翼翼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