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一章 灭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63694.html
    夜。

    乌云蔽月。

    云国,清风城外,二十几个人出现在城外不远处的地方,眺望远处插着火把的城墙。

    当先的是一个身材巨大的大汉,如同小巨人一般,身后背着两把双刃巨斧。

    之前袭杀大夏七皇子便是他带人做的。

    这次灭云国庆丰城主满门,仍然是他带队。

    监察司,主要就是负责一些较为隐蔽的事情。其中有负责查探的,不过这个部如同虚设。古族人去隐秘查探消息,还不如让他们绑了人严刑拷打。

    另外一部分就是他们这种负责灭杀的。

    不过女帝性子直接,有什么不喜欢直接就砍了脑袋,因此需要他们动手的时候极少。

    反倒这一年来连续出动两次,对于每日除了练武便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的他们来说,简直热泪盈眶,陛下终于想起来他们了。

    整个监察司不过一百人左右,实力最低也在地轮。不过与飞骑擅长冲锋陷阵战场杀伐不同,监察司的人更擅长单打独斗,如同大夏的江湖武者一般。

    “连月亮都没有,倒是个趁夜杀人的好时候。

    “大人,什么时候入城?”黑暗中一人在身后问道。

    “事情办利索点,陛下说灭他满门,就不能放跑一个。另外别忘了问出宝库位置。”鸿宝挥挥手:“出发!”

    随后一行人便在夜色的的掩护下靠近城池,趁着城头守军巡逻的间隙翻入城中。

    此时已经是亥时,对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这个世界人们来说,早就到了休息的时间。

    不过也有极少在花街柳巷寻欢作乐的醉鬼带着一身酒气在城中走着夜路。

    一行人专挑黑暗偏僻的地方走,鸿宝翻过一个墙头就感觉到下方不对,似乎有个人正拄着墙呕吐。

    鸿宝在空中调整了一下身形,双脚朝下踩了下去,正踩在扶墙那人后背上,庞大的身体加上背后两把巨斧的重量,只听脚下那人在密切接触地面后发出一阵咔嚓声就不动弹了。

    胡同中本来是两个人,其中一人呕吐,另外一人也是一脸的醉意。

    结果空中突然落下一个大汉将其中一人踩下,另外一人顿时就懵了,目光也清醒了点,张大嘴想要喊,被鸿宝蒲扇大的手掌按着脸狠狠撞在墙壁上,脑袋如同碎了的西瓜一般。

    在鸿宝身后又翻过来二十多条黑影,发出沉闷的落地声。

    “啪”唯独一人声音与其他人不同。

    众人扭头看他,借着昏暗的光线能看到哪人脚下一滩新鲜热乎的刚呕吐出来的东西。

    随着他的一双大脚落地全都溅到其他人身上。

    周围几人目光中杀气四溢,只有那人一脸无辜的摊手。

    “抓个人来,问问城主府在哪。”鸿宝的声音让众人按捺下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心思,毕竟任务要紧。

    随着几道身影离开,小巷里发出一阵沉闷的肉体碰撞声音。

    过了一会儿,众人来到一间占地巨大的府邸周围。

    “杀光,记得留几个重要人物问下宝库的位置。”鸿宝挥挥手,众人抽出武器,翻墙跳进院子。

    几个巡夜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从暗中暴起的人影砍掉了脑袋。

    鲜血喷溅和尸体倒下的声音惊动了远方的人:“是谁?什么声音?”

    几道身影沉默着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冲去,其他人则散向四周。

    “什么人?啊——!”之前问话的人临死前的惨嚎顿时惊动了府中的人,不少人匆忙跑出来,迎接他们的就是各种武器。

    “发生什么事了?”庆丰城主野柯听到外面的骚乱,在屋中低声问道。

    “大人,好像是有刺客。”

    “哦!”野柯点点头,没太在意。他这辈子做过的事情太多,想找他报仇的人也太多,不过他还是好好的在这里。

    对于府中的防卫他还是有信心的。

    除了普通护卫,还有数十个人轮实力的武者,以及七个地轮实力的供奉。

    这种实力比起大夏的一些中等世家也是不差了。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冲破这样的防卫到他身边,大部分刺客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他剥皮挂在城头上了。

    在他想来,这次的刺杀也和之前一样,很快就能够解决。

    哪怕一声声护卫临死前的惨叫距离这里越来越近。

    “古族?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两个地轮实力的供奉露面后,拦在前进众人的身前,当看到黑暗中走出一道道比起普通人宽大许多的身影时,顿时惊声道。

    一个,两个,三个,单单他所看到的就有七八人,而远处还有惨叫声传来。

    起码是个古族。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一个拿着狼牙棒的大汉在黑暗中露出一口白牙,如同野兽一般,充满了狰狞凶恶之意。

    “杀!”那大汉一声暴喝,整个人直接跳过十几米,一榜砸了过去。

    只看那狼牙棒砸下来的威势,就让那两个地轮供奉心中大骇,根本不敢抵挡。

    “轰!”狼牙棒砸在地上,下方的石板变成无数碎石砸向四周。

    那两个供奉虽然躲过这一棒,可看着其他跳过来的身影,心中发寒。

    地轮,都是地轮。

    两人一下就想到一个月前在城内发生的那件事。

    没想到这帮古族人竟然这么睚眦必报,竟然不顾还在打仗,直接潜入到云国来,就为了一个月前那件在众人看起来并不是多么严重的事情。

    两人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样,当日一定要阻止野柯,再不济也直接告辞。

    “有话好说!”两人大喊道。

    其他人根本不理会两人的话,沉默着挥舞着武器,一个个身上杀意十足。

    杀光,不留一个。

    两人见对方丝毫不手软,连忙发出长啸呼叫其他几个供奉。

    “什么人来城主府撒野?”城主府外响起了一声暴喝。

    三个供奉在听到长啸求援的时候立刻从城主府周围的几个宅子里露出身形,几个闪身就出现在城主府内。

    然而他们脚刚落地,就被五个巨大的身影围在中间。

    “古族?”三人一看周围的人,都是大惊。

    ……

    “城主,不好了,是古族人打来了!”

    听到院子里传来的惊叫声,野柯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下来:“怎么回事?”

    “是古族人,都是地轮的高手,拦不住了,池供奉和于供奉都死了!”

    野柯一听这话,顿时脸都绿了。

    古族人为什么来的,不用想都知道。

    他之所以敢把古族的商队抢了,就是因为古族和大夏在开战,而大夏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

    就算他把古族商队抢了又能如何?那帮蛮子还能来找自己不成?

    大夏已经出手,还有云国也要出手,古族能不被灭国都不错了。

    可怎么也没想到,大夏竟然败的那么快。在他心中最强大的大夏形象轰然倒塌。

    不过他也没太担心,前方还有云国的大军来,对方也奈何不了自己。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这么狠,古族竟然派人潜入云国来报仇。

    蛮子!果然是蛮子!竟然一点大局观没有。

    前方还在打仗,竟然因为这么点事情来找自己报仇。

    可现在怎么骂都没用了,既然前方挡不住了,还是逃命要紧。

    “老爷?怎么办?”床上的小妾花容失色问道。虽然她不知道古族有多厉害,可她也知道古族。而且现在前方已经拦不住了,怎么办?

    野柯一脸铁青,一言不发,套上衣服直接撞破后面的窗户,前方是蛮子杀来的方向,太危险。

    只要跑出府,躲到军营里去,就算安全了。

    至于小妾,回头再娶几个,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哪怕是儿子死了都死了,回头在生就行,何况是小妾。

    “老爷——!”背后传来一声哭叫,野柯连头都没回。

    然而没跑多远,前方也传来临死前的惨叫声。

    不但前院有,后院也有。

    “那帮蛮子到底来了多少人?”野柯脸色更加白了。

    他现在也后悔了。

    可后悔也没用了。

    现在的问题是往哪跑。

    野柯浑身冒汗在黑暗中四处查看,最后眼睛一亮,只见不远处房檐下有一口旧水缸。

    那个地方有点偏,不引人注意。

    如今到处乱跑,说不准就碰到那帮蛮子了,不如躲这里。

    ……

    半夜的杀戮。

    城中守军在发现城主府被袭后立刻派兵来救,不过七八个人就将他们阻拦在外面。

    在城市中,还是漆黑的夜晚,对于那些普通士兵来说,七八个古族高手就如同七八尊杀神,直接杀入了人群之中。

    来援的一千人不过半刻钟就被杀的四散逃跑。

    此时城主府中,鸿宝站在之前野柯所在的房间中,那个小妾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鸿宝将被子掀开,露出一具白花花的身体。

    “比青楼的那帮小娘们儿还细皮嫩肉。”鸿宝有点眼馋。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要我做什么都行。”那小妾也不遮挡身体,就那么跪在床上求饶。

    “陛下说了,鸡犬不留!”鸿宝有些遗憾,一巴掌拍那小妾头上,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找,那个混蛋城主是陛下点名的,必须找到。”鸿宝对身后下令。

    身后七八个人纷纷四散出去。

    而远处的杀戮还在继续。

    鸿宝大刀阔马的坐在屋子里。

    直到天色快亮了,整个城主府几乎找不到一个活人,可那个城主竟然还没找到。

    “宝库位置有了么?”

    “有了,就在后院。”

    “其他人继续找,先去宝库看看。”

    “大人,城中军营的兵马应该快赶过来了。”有人道。

    之前杀散了两批守军,多少争取了些时间。可现在天快亮了,军营的兵马怕是离这已经不远了。

    “带路,一半人跟我去宝库。”鸿宝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件事:“谁会写字?“

    身后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堆字摆那让他们认还勉强,让他们写还真是有些难度。

    最后一人上前一步,洋洋得意道:“大人,我会!”

    “找显眼的地方给他写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杀人者你大爷。咱们这叫师出有名。”鸿宝低语道。这话可是任府长通过电台特意交代的。

    “尽力而为。”那大汉拍着胸脯说道。

    随后到府中大厅位置,拖了两具尸体来,先是琢磨了半天,然后在地上比比划划半天,又抬头看了看已经见亮的天色,才犹豫一下在墙上写下几个血淋淋的大字:“杀人XX,欠情还X。杀人者你大X。”

    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墙上的一排X,先是琢磨一会儿,随后将用来写字的衣服往旁边一扔,喃喃自语:“大人,我尽力了。应该能看懂吧?看不懂也是他们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