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位到底找我是什么事情。”两人坐在任八一点忐忑。

    对于一个大二的学生来说国家秘密机构意味的东西太多没办法平静处之。

    任八千扭头看了看她压抑着心中的杀意。

    每次看到她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之前想过将她包养下来现在想想似乎没什么意义。

    一个每次看到都想杀的人包养下来有什么用?磨练心性么?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随着经历的越多他的杀性越来越重了。

    也许是近朱者赤吧。

    和女帝和那些直面生死的战士接触多了难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

    也有本性中本来压抑隐藏着的一些东西随着一直以来经受的道德约束那根线断掉开始生根发芽。

    种种造成了他现在的性格有时候很平和有时候也会发发善心但在一些时候也会因为自己看着不顺眼或者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想要杀掉一个人。

    “这个人认识么?”任八一张照片展示给齐佳钰看。

    照片是一个光头一脸横肉赤着上半身露出纵横交错疤痕的大汉背景这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只看照片上的人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凶横之气。

    “不认识……”齐佳钰摇摇头。

    任八千当然知道不会认识这是厉千秋他某次拍的。

    如果对方认识那才是出大事了呢。

    “这个呢?”任八一张照片。

    是一个女孩儿被绑在一只牛的背上打瞌睡的照片背景同样是荒野。

    “也不认识……”齐佳钰有些茫然不知道任八千是什么意思。

    “记住这两个人如果看到这两个人联系我。”任八千将手机收起来说道。

    “哦!”齐佳钰不明所以但仍然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任八千认为她会遇到这二人。

    当然不会遇到任八千只是找个借口而已。毕竟把她叫进车里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

    “你会遇到他们的具体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只要到时候打电话告诉我就可以了。”任八一方面还要在这编造谎话。

    哪怕他如今说谎已经成为习惯仍然有些烦躁。

    更让他烦躁的是这个人的相貌。

    “你下去吧至于其他人问起来……”任八一下可以想象某些人在自己走后肯定会找她询问自己说了什么。

    “就说……”任八一千万包养你够不够?”

    “哈?对不起我是个好人我应该找个更好的。”齐佳钰下意识发卡。

    “对就这么说。如果他们问起来你就说这件事就行了他们虽然和我是同一个部门但是不同组。这句话的含义我们内部人都明白说明你是我选定的人。前面给你看的照片和相关的话你必须烂到肚子里事情解决前和谁也不能说秘密部门办事其中代表的意义你应该知道的。别给自己惹麻烦也别给我惹麻烦。”任八千挥挥手。“就这样记得就这么说。”

    “哦!”齐佳钰到现在还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我要做这些?”齐佳钰总算想起来问个问题。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而且做好了我会给你申请线人活动经费的。”

    任八千开车走后她站在停车场发了半天呆。

    如果真有人要一千万包养自己自己会不会同意?一千万啊工作一辈子都赚不上这么多想想也挺诱人的。

    可惜这不是真的。

    “这位齐佳钰同学吧?有几句话想要问问你。”三个男人走到齐佳钰面前。

    就是方才校园中那三人和方才那个姓任的似乎认识还是同一个部门的齐佳钰一眼就认了出来。

    “什么事?”

    “方才那位任先生和你说什么了?”其中一人道。

    齐佳钰立刻就想起任八一千万包养我行不行。”

    “你怎么回答的?”

    “对不起我是个好人我应该找个更好的。”齐佳钰说道。

    三人看了看齐佳钰这种发卡还真挺少见的。

    “他还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让我下车了。”

    “如果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一个男人掏出笔和随身小本在上面写了一行电话号递给齐佳钰。

    “什么意思?”

    “是你以后遇到危险或者麻烦的话可以打一次这个电话。”

    “我会遇到危险?”齐佳钰惊讶道。

    “人总会遇到危险的马路上都有可能被车撞倒。”那人说了模棱两可的一句话。“打扰了。”

    等那三人也离开后齐佳钰握着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想起来任八千给她看的那两个照片。

    他说自己会遇到这两个人这几人又说自己会遇到危险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人很危险?

    ……

    任八千离开齐佳钰后心底那种杀意才渐渐消退。

    这种想杀某人却不得不按捺下来的感觉并不舒服。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闲聊了几句心思才算安定下来。

    如今家里已经接受了常年看不到他的情况不过还惦记的是他的终身大事每次打电话都不忘了询问那个女孩儿到底什么时候带回去看看。

    任八千脑子里都冒出将这个冒牌货带回去让父母见见的想法。

    不过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放弃了。如果以后女帝见了自己的父母然后从父母那得知自己带一个和她一样的女孩儿回去估计自己要倒霉。

    接下来两天他就在别墅里发呆。

    虽然杨森说研究有了进展不过他现在可没什么心思过去。

    在别墅呆了两天后带着一批电台和对讲机、蓄电池、太阳能板回到异界。

    这些东西那个世界的缺口还很大。

    在科技没发展起来之前首先要普及即时通信了。

    从平乐苑出来去见了女帝。

    看到大殿里那棵已经空了一大半的糖果树任八千总觉得如果不是古族人身体素质太强大以女帝这种吃糖的方法早晚会牙疼。

    也幸好是女帝身体极为强大就连普通刀剑都难伤。

    如果女帝牙疼给她看牙恐怕比给鳄鱼看牙还要危险的多。

    熬了半天棉花糖将糖果树挂满任八一个递给女帝。

    “这些日子我见到个人和陛下很像我都差点认错。这世界还真是奇妙竟然有和陛下那么像的人。”任八一口棉花糖笑着说道。

    “哦?那朕倒是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像。”女帝很感兴趣的说道。

    “下次回去的时候陛下也跟我看看。”任八千笑道。

    过了几分钟任八一口棉花糖就不吃了在那坐着安静看电视剧。

    以女帝对甜食的喜爱这种事情可真不多见。

    “陛下怎么不吃?”

    女帝转头看着任八千半响才缓缓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朕牙疼!没心情吃!”

    女帝感受到疼痛可不会如同普通女孩子那样楚楚可怜的模样因此她不说外人也很难察觉。

    任八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