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河叫做十九道河因为这条河一共有十九个弯。

    除了源头外这条河最窄的地方有数里河面最宽的地方有上百里。

    沿着十九道河向西走了一天众人总算来到第一个目的地罐头厂、水力锻造作坊以及高炉、新的水泥厂、玻璃厂都在这一片。

    毕竟这里水力资源丰富。

    而且顺流而下三天后下船再向北走四到五天便能抵达东北都护府向南走三天便是东南都护府。如果一直沿着河顺流而下最终会经过陈国入海。

    除了需要小心水里面各种奇怪的东西外不得不说这里是个好地方。

    如果以后再开一条南北渠顺流而上可抵达岚城甚至更北的地方向南可以抵达南方区域那么这里就真的了不得了。

    而且从地图上看这种规划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前提是大耀那些差到十万八千里的地图靠谱的话。

    过上个十年八一样的存在最差也是个雄安新区。

    在没有抵达罐头厂的时候沿着河岸就能看到河边有一些人在钓鱼了。

    他们钓鱼的方法很别致。

    一群人间隔几十米上百米蹲在水边将手指割破后伸进水里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根带着倒钩的长矛。

    每隔一会儿就能见到有人闪电般的缩手将长矛扎出去当长矛收回来时就能看到一只几十斤重的大鱼在上面努力的挣扎。

    接下来就好办了先将这只鱼撕下来一条肉然后放入水中拿着长矛在那等待就行了。

    一路上任八千起码看到上千人在河边做着这样的事情不时还能看到一只鳄鱼被人用长矛扎入口中挑出水面。这条河流中的水生资源太丰富这样简单粗陋的方法一个人一天起码能抓到几百斤鱼。

    当一个地方的大型食肉鱼类被大量捕杀后很快就有其他地方的大型肉食鱼类填充过来。

    不知道多少年的积累让这条河流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资源一般。

    任八一会儿两条身影并肩站在河边其他人都远远在一边等着。

    “这里就是宝库。”任八一直没好好利用。

    单单这条河中产出的食物养活几十万人一点压力都没有。

    这主要是因为大耀人不爱吃鱼因为有鱼刺对于习惯大口吃肉的大耀人来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不过用高压锅制成罐头做成军粮还是不错的选择。

    等产量上来了还可以放到市场上。

    “以后开出两条运河直通南北无论是运输还是赶路能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任八千对女帝说着自己的畅想。至于开运河的人力当然是云国。

    现在任八千已经预定给云国人找了好几个新工作。

    包括修路包括开运河包括挖矿……

    “先不说宝库据朕所知新军营对你怨气很重。”女帝看着江面悠悠说道。

    “为什么?”任八千疑惑道他和新兵营又没打过什么交道。

    “他们已经吃了两个月的鱼了他们当兵是为了吃肉不是为了吃鱼……”女帝有些觉得好笑前后两批新兵营四万新军如果说要找个最讨厌的人那肯定是任八千无疑了。

    就是因为他的一个主意他们已经吃了两个月的鱼了。

    偶尔吃一顿他们还能接受如今却是天天吃这些东西可想而知他们的怨念有多重如今新兵营可以说是怨声载道了。

    任八千摊手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现在大耀粮食不富裕有的吃就不错了。那些北方受到战乱的灾民还在吃草呢。

    北方那些被战乱波及到的村寨灾民返回后看到的是被破坏的一塌糊涂的田地。

    北方畜牧业比起南方畜牧业要差一些很多时候他们都是通过将田地产出的蔬菜拿到集市上卖来补充部分肉食。

    而那些田地上正种植的作物被破坏他们只剩下挖野菜加上少部分肉食勉强填肚子。

    虽然饿不死但也吃不饱。

    按他们的话说就是在吃草。

    不过总比吃土要好。

    起码要几个月后才能恢复到战前的样子。

    接下来一行人便先抵达罐头厂。

    所谓的罐头厂不大不过几个大的棚子千余人。

    院子里到处都是堆积的木柴还有大量的鱼类身上的废弃物。

    在老远就能看到罐头厂升起的烟柱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停火将从河里钓上来的鱼炖熟塞进一人高的玻璃罐子里再用兽皮将口蒙上送到半天路程外的新兵营。

    而走近了则闻到极为浓重的腥臭味道。

    在高温烹制的几百米外就是对方鱼类废料的地方大量的类似苍蝇的生物在这一片区域人一走动就能惊起黑压压一片。

    看到这样的情况任八一起了。

    脏、乱、差!让人作呕。

    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也能吃?

    “你们就是这样做东西给新兵营的人吃?”任八千拧着眉毛面对前来迎接的罐头厂负责人质问。

    那人看了看女帝又看了看任八一脸奇怪:“对啊!”

    “你肯吃么?”任八千反问。

    “我每天都会吃这个啊!”那人还是不知道任八千到底要说什么。

    任八一脸无辜的样子也是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是进嘴的要吃的东西能不能干净点?咱们不说无尘吧好歹也弄的干净点吧?”任八千痛心疾首道。

    “大人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那人总算反应过来

    虽然他觉得任八千有点小题大做。

    这个年代的人在卫生上与现代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标准。

    就像三哥左手擦屁股右手吃饭对于大多数国家的人绝对无法接受一样。

    接下来任八一套卫生制度包括所有人在动这些食材的时候必须要洗手那些鱼类废弃物必须每天拉到远处处理并且强烈要求在所有棚子周围用藤蔓编成帘子来阻挡那些蝇虫进入。

    虽然在任八千走的时候这里还没做到任八一定要再来看看了。

    毕竟这怎么说也是大耀第一个食品加工的工厂必须把卫生条例定下来以后所有的都按照这个办理。

    接下来众人又去了水力锻造作坊河边是一排木制水车随着水车转动轴承带动着两个巨型铁锤一起一落反复砸在下方的铁板上。

    巨大的噪音让人在距离近的地方哪怕是大吼别人也很难听清。

    “陛下这东西太省事了30斤的锤子工匠最多能挥舞半个时辰就不得不休息。而这东西可以十二个时辰使用带动两个50斤的铁锤不间断敲打一台就能比得上近百人。”管理水力锻造作坊的工部官员难掩喜悦说道。

    在这里这样的水车一共有六架而且还在建造当中。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水力锻造是一种创举效果足以振奋人心。

    每天捶打后的铁板在短时间内就能变成武器装备军队帮助大耀赢下这场仍然没结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