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十九道河畔本来荒芜一片数十里难见人烟的一处地方自从两个月前火热了起来。

    各种各样的木料、成车的水泥被堆在一起在普通人还不知道的时候两个月内在这建起来了大耀的第一批工厂。

    每日来往的牛车、推车不计其数。

    除了在十九道河每日打捞的鱼类高温烹制过后送往新军营还有石英砂、硼砂、硼酸、重晶石、碳酸钡、石灰石、长石等各种各样的石料从远处送来。

    一片热闹的景象。

    与之相应的还有着几十里外的两个新军营四万新军在这两处接受训练。

    任八千随同女帝抵达这两处新军营的时候受到瞩目仅次于女帝。

    “是那小子吧?”

    “一只手就掐吧死了应该就是他。”

    “这个混蛋……”

    “拿石头打他?”

    “找死啊陛下在……虽然我也想拿石头打他。”

    不知道多少人在暗中咒骂。

    他们来参军是为了吃肉的结果天天吃鱼里面有一些没炖烂的刺经常被扎嗓子而且味道还不好。

    这都是因为这小子出的馊主意简直缺德透了。

    自从到这处军营门口任八一身肌肉皮肤古铜色一脸凶蛮的新兵身上。

    虽然已经被女帝提醒过了不过到都是敌意那种目光如同钢针一般扎在他身上这种感觉可不太好受。

    “我挺无辜的……”任八千在女帝身边小声说道很委屈。

    现在那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了相个办法保证你们的伙食和营养你们不感谢也就算了竟然还敌视。

    还真是狗咬吕洞宾啊。

    “也算不上无辜这主意毕竟是你出的。”女帝随口回了他一句。

    “可当时的情况供应两万新军的粮草已经很有难度了更不用说四万新军了。”任八千叫屈道。“如果不这样根本供应不了四万新军的粮草更不用说其他了。”任八千更委屈了。

    “所以你出了这个主意……”女帝换了个说法。

    “陛下臣也是为了国事。”任八千彻底郁闷了自己太冤了。

    “然后出了这个主意所以他们也没恨错人。”

    任八千:……

    还能不能聊天了?

    虽然不管怎么说这主意确实是他出的。

    那些新军当兵是为了吃肉结果变成天天吃鱼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主意是任八千出的他们自然也恨上任八千了。

    在某方面上也没错。

    任八千无奈了。“臣也是为了国事。”

    女帝仿佛无意的动作一般抓住他的手捏了一下算是安慰随机便分开。

    女帝轻轻说道。“你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明白那么多道理。”

    女帝的动作很快可这个小动作仍然被许多人收入眼中一个个都眼睛看天当做什么也没看到。

    任八千知道女帝的话是对的。

    就连现代社会都不是每个人都明白事理何况是在这样落后的一个世界要求的目标是那些从来都没读过书一辈子可能第一次走出大山的人。

    他明白这个事但不妨碍他继续一脸的委屈。

    这是两码事。

    两个军营都转了一圈看了下军营的情况也看了下他们的操演。

    第一个新军营明显比第二个新军营看起来要强一点起码不那么乱而且在操演的时候也更有气势。

    第一个军营就是已经训练了五个多月在女帝这次巡视后就要拔营前往东北都护府的第一批新军。

    而第二个新军营中的新军还要经过四个月的训练才行。

    一共耽搁了十二天女帝的銮驾才再次出发前往上游处的一处渡口那里已经有三艘大船在那里等着了。

    确实很大长足有四五十米在船板上起了三层建筑高出水面有近二十米高。

    船本身应该很奢华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雕刻。不过也不知道这船用了多少年了船体已经很旧有些地方还能看到“补丁”。

    而在船的下半部则是探出了很多的长浆作为船只前进的动力。

    “陛下小心。”任八千看女帝要上舷梯很殷勤的上去扶着女帝周围人全在那翻白眼儿。

    这船就是再高一倍陛下想要上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哪用得着你来献殷勤?

    女帝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多此一举不过心里倒是挺受用的。

    透过薄薄的轻纱接触女帝的手臂任八千倒是没什么乱七八一脚踩上去都会颤一下让他怀疑这舷梯会不会突然折断了。

    上了甲板看到这船的全貌确实宏伟。以这个世界的生产力这样大的船算是庞然大物了。

    不过船上和在下方看到的一样虽然干净但很旧。

    “杜老六你小心点。”

    “唉?这梯子怎么这么颤?感觉我要掉下去救命来铁勋快来扶我一把!”两个细声细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任八千扭头趴着船舷看过去杜老六站在舷梯上冲着下方一个少年挤眉弄眼。

    掏枪。

    “砰!”

    “啊——!”

    “老师我错了!”杜老六双手贴在腿两边站在那里低着脑袋老老实实道:“男子汉大丈夫就算再危险也绝不能说出来。”

    “你懂的太多了!”任八千淡淡道。

    “砰!”

    “啊——!”

    下方好多人看着任八千的身影消失在船边心里默默念了几遍任八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忘了这话有气势。

    将枪塞进腰里任八千走回女帝身边:“这船是哪来的?”

    他不会以为这船是大耀建造的风格就不一样。那些雕刻风格很精致还有掉落的漆面也没有修补。

    他倒是有个想法这船该不会是当年灏国留下来的吧?那可起码七十年了要知道这可是在水里七十年早就泡烂了吧?

    “卓越送上来的有些年头了。”女帝说了一句。

    任八千想了想卓越是东南都护府的大都护吧。

    听说陈国国内多河流这船从哪来的就不用说了。

    “该换了这船在河面上不太安全吧?”任八千踩在甲板上脚下发出咯吱的声音。

    “卓越已经在物色合适的船只了找到了就送回来。”

    任八千:……

    听听着话别的不用问了压根就不考虑在哪订制或者别人卖不卖的问题。

    估计卓越买船就是将刀架在对方脖子上扔下一两碎银子问问对方要船还是要钱?

    能坐这种船的估计不是普通人一看这架势肯定都是要钱了。

    船只的速度不算快穿过这十几里江面大概要半个时辰。

    不过倒是平稳几乎感觉不到多少颠簸。

    任八千和女帝站在船头听到遥遥有歌声传来。

    “长河涛涛脚下起浪淘风簸天涯去……”

    声音传至任八千耳边只能听清这两句。

    让人奇怪的是这歌声不是来自对岸而是来自和船只平行的地方。

    任八一个小点。

    或者说是河面上有一个人正踩在水面上朝着河对岸滑去和自己等人是同样的方向不过间隔数里。

    若不是这歌声恐怕还真未必能发现对方。

    对滑就像溜冰那样虽然看不清但对方速度极快明显不是在游。

    “踏水而行?”任八千大惊没想到在大耀境内竟然看到这样的人物。

    “望远镜给我。”任八千冲着护卫招呼。

    很快任八千就从望远镜中看到对方的全貌。

    一个男人穿着一袭紫衫年纪样貌倒是看不清楚却看清了对方确实在大河中滑行。

    而且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望天风将衣服吹起那姿态如同即将飞仙而去一般。

    只这做派就不是普通人。

    再仔细看任八千面色古怪起来。

    只见对方脚下一截木头在水中浮沉而在木头前段拴着一根绳子绳子前方则是一“只”飞剑正在水面上方一米多高的位置如同牛马一般拉着木头与其上的男人前行。

    先前他心中那飘飘若仙的高人形象顿时如同肥皂泡一般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