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二章 精神分裂?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97557.html
    任八千以前一直挺喜欢泡澡的,东北虽然有地热,但外面寒冷。

    大冬天的在澡堂子泡一下,蒸个桑拿,从头爽到脚。

    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南方来的室友进了浴池看见清一色光溜溜的屁股,吓的差点逃出去,让他嘲笑了好久。

    任八千坐在木桶里,水淹到脖子以下一点,一股中草药的气味从桶里的水中散发出来。

    不知道怎么的,在这里泡澡突然想起那个南方同学了。

    听说人开始回忆过去,就说明他开始老了。

    任八千一脸的深思。

    说这话的人估计是没经历过青春,自己才24……25……26……岁,自己到底是多少岁来着?

    现在地球已经到了2019年,而且过了一半还多,自己好像是26岁了吧?

    可按自己经历的时间,应该才25岁,不管是25还是26,都是如花似玉,风华正茂的年纪。

    没听古代人说二八年华么?豆蔻一般的年纪。

    自己连二十八岁都没到,想这些实在是太无聊了。

    又在桶里泡了一会儿,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药力已经吸收到了体内,水也开始有些凉了,这才从桶里面爬出来。

    先是光着屁股站在那低头看看,又抖了抖,才从旁边拿起毛巾擦拭身体,穿上衣服。

    恩?院子外面有根粗大的木桩在动?

    一个粗大的木桩在院子外面晃来晃去,跟成了精似的。

    “什么人?”任八千能看到,护卫自然也看到了,两个护卫顿时跳上墙头。

    “在下求见任八千任大人!”墙外传进来一个声音,有一点耳熟,声音有些像男的,可还有些像女的。

    实际上看到那根晃来晃去的木桩的时候,任八千就知道外面是谁了。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要见自己。

    正好他也对对方很感兴趣。

    “让他进来。”任八千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随着任八千的话落,两个护卫朝着墙外的人挑了挑下巴,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

    然后一个人顶着一个木头桩子跳上墙头,又落到地上。

    “任大人。”那人遥遥拱手道:“许久不见。”

    任八千看了看对方的面貌,一身紫色的衣服,头发披散下来,眼圈带着一点粉红色,看起来像是眼影一般。相貌只能说是中上,最重要的是眼角眉梢的那种风韵,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听了那人的话,众多护卫都扫了一眼任八千,一脸八卦。

    这是被苦主找上门了?没想到任大人还有这样的过往……不知道要不要让陛下知道……

    说实话任大人对自己等人也不错,可纸包不住火。

    任八千:……

    他就觉得一个屎盆子从天而落扣到自己头上。

    任八千觉得自己应该不认识这个女人吧?可偏偏莫名觉得有些熟悉,眉梢眼角看起来有些面熟。

    “见过?你和宁才臣什么关系?”任八千有些疑惑。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有些像宁才臣。

    宁才臣有姐妹?可自己应该没见过吧?

    “我就是!任大人想不到吧!”对方冲着任八千抛了个媚眼儿。

    “噗!”任八千看到对方的动作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是宁才臣?”任八千一脸大惊失色,几个月没变,怎么变性了?

    虽然早知道这个世界的医术比较发达,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能发达到这个地步,竟然连这种手术都能做?

    “此事正是我来找任大人的原因……”宁才臣捏了个兰花指道。

    “虽然如今的样子羞于见人,不过好歹和任大人是故友,还请任大人帮我一把。”宁才臣说话时眼睛还一个劲儿在放电。

    “怎么回事?终于实现了自己从小就有的愿望了么?”任八千让人搬来两张凳子,相隔三米。

    宁才臣现在的样子让他觉得怪怪的。

    “任大人莫要调笑在下……”宁才臣微微有些苦恼:“此事说来话长……”

    宁才臣坐在椅子上,那根柱子竟然还顶在头上纹丝不动。

    语气神色充满了媚态,比真正的女人还要女人。

    “那便长话短说!”任八千一看对方要长篇大论,立刻叫停。

    对于宁才臣爱唠嗑爱吹牛这个毛病他一直记忆深刻,哪怕自己不理会他,他都能絮絮叨叨说上半天。

    这要是任由他说,估计他能从这个时候吹到半夜去。

    那就真成了秉烛夜谈了。

    然后就以他现在这样子,自己得被女帝挂城头风干。

    宁才臣一脸的往事不堪回首,想了好半天,在那整理到底该从哪开始说。

    任八千一看他这表情,干脆问道:“是你自己要变成这样子的?”

    “当然不是。”宁才臣立刻摇头,他怎么会想变成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

    “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任八千忍不住说道。

    宁才臣立刻用看仇人一样的目光看任八千:“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调笑我?好歹也是故友,当年咱俩可还一起在荒郊野外过夜的。”

    说话不忘捏个兰花指,语气娇媚。

    周围一圈护卫又用一种极为八卦的目光看任八千,已经有人准备给女帝打小报告了。

    任八千:……

    “当初是遇到狼群好不好?要不是我,你早喂狼了。”任八千选择性无视了当初是自己一颗手雷将宁才臣炸晕的事。

    “奴家多谢救命之恩,要不要奴家以身相许啊?”宁才臣继续抛媚眼儿。

    “不对,不对,当初要不是我,你早就被狼吃了。为此我家绿珠还受了重伤……”宁才臣刚说完那句话就反应过来,一脸的惨色,声音也更粗了一些,倒是有些像以前宁才臣的声音了。

    不过仍然没忘记捏兰花指。

    “这些日子越发严重了……”宁才臣惨然道,随后声音又开始中性化起来:“过往的事多说无益,咱俩总算有那么一段情分在,才来求见任大人。”

    说后面一句话的时候,表情又变得妩媚起来,声音也变得中性化。

    随后表情再变成惨然:“任大人帮在下这一把,宁才臣感激不尽,定有重礼相谢。”

    任八千一脸囧囧有神的看着宁才臣,一会儿我,一会儿在下,一会儿奴家,一句话一变脸,声音一会儿粗一会儿细,这是精神分裂了吧?

    我是该叫你宁才臣1号呢还是2号呢还是3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