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谷城,两边是高高的山峰与原始密林,只有中间这一道峡谷可以让人通行。

    而谷城就坐落在这道峡谷之中。

    过了谷城再往南,两边的峡谷会逐渐分开,那是一个巨大的盆地,被称为天景之地。

    其中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单单凭借着一地就能供养数十万大军。

    因此在这片土地的历史上,一直有着得此处可争天下的传闻。

    这个天下,指的就是现在大耀的范围,或者说比这更小一些。

    因为大耀三溪城附近一片土地是从云国抢来的,因为那块地方进可攻退可守,关门可将云国兵马抵挡在关外,开门则可以数万大军直扑云国多个城市。

    所以大夏可以兵分三路,云国镇西军困住三溪城月余难以存进,只能模仿大夏的办法将大批无组织无纪律的城主联军分散开派进大耀,想着给东北都护府制造一些压力。

    当年大耀在大夏的调停下,携带着大批财物满意而归,只有这一块土地仍然留在手中。

    在可以看到的未来,永远也不会有云国了。

    或者说在任八千、女帝心中,云国已经没有未来了。那里以后是大耀的一块土地。

    国与国之间,没有任何道德、法律的约束,仍然遵照着最基础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云国有大批的矿产,丰富的物资,却没有相对应保护自己的实力。

    这就是云国的亡国之道。

    在现代社会,这种事情也都屡见不鲜,只不过会找个比较好听的借口而已。

    在这个世界,更是只要随便找个靠谱或者不靠谱的理由就行了。

    反正无论怎么说,大耀和云国都是格格不入的两个国家。哪怕云国真的做了什么踢寡妇门挖绝户坟之类无恶不作的事情,大耀站在奥特曼那么正义的角度上,那些云国人也不会接受凶恶的大耀人打到云国,占领云国,统治云国。

    在这件事上,和对错、名号都无关。

    以前华国历史上总是出现师出有名这样的字眼,因为打来打去很多时候是内战,都是同一个民族,无论是作乱还是起义或者其他什么,都要争取平民的心向,再做事情就事半功倍了。

    但在大耀这里是不存在的。

    种族之见可不是简单的对错之类的能抹去的。

    所以无论是女帝,还是朝堂诸人,连个说得过去的借口都懒得找,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就打过去了。

    比如说铜震野养的哈士奇下的崽子被云国大使传染了梅毒之类的。

    现在那两万新军已经出发,只等等他们抵达,便将开始反攻。

    而现在,任八千坐在角牛上,随着女帝的銮驾正在进入谷城,谷城往南便是天景盆地,栖息着上千万灏国遗民的地方。

    当初他们选择了这里,未必不是因为那句:“得此处者得天下。”

    不过如今看来这里不过是一个牢笼,将千余万灏国遗民圈养在里面。

    在他前面一点的则是南方都护府大都护溪万古,年纪据说还不到五十,以他的实力来看,现在算是正值青年。

    国字脸,古族的标准脸型。浓眉大眼,相貌在古族中算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了,起码脸上如同刀雕斧凿一般的硬朗线条,比起那些一脸恒荣的要好了不知道多少。

    溪万古控制坐骑减慢了些速度,与任八千并排,朝着任八千笑道:“任大人。”

    “大都护!”任八千连忙拱手,这五个大都护都可以算是一方诸侯了。哪怕女帝也会礼遇一些。

    “早就听闻任大人大名了,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任大人的电台,可是立了大功。”溪万古笑道。

    电台的出现,将大耀各处连成了一片,无论哪里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及时通报上面,并且做出应对。

    最简单的例子,某地出现天灾,当地的官员向上报,再等批复下来,开始实施赈灾,起码要四五天的功夫,这还是用移鸟的情况下。

    如今有了电台,遇到重大的事情,第一天禀报上去,最快当天就能有回复。

    这个时间差就不知道救了多少人性命,做了多少事。

    更不用说用在军伍中了,一句兵贵神速就已经足够。

    虽然电台没有速度加30%的BUFF,但军队调动反应速度提高了不止一截两截,单单从朝廷得到消息,再将命令传下去,这中间需要的时间就要几天。

    在战争期间,这几天可能就是最重要的几天。

    因此溪万古看到任八千,第一件事就是赞叹电台。

    “物件而已,还是要看什么人用。”任八千很谦虚,没把功劳揽自己身上。毕竟这东西,他只是个搬运工而已,没什么可吹嘘的。

    要是紫竹学府自己做出电台来,说不得他会更高兴一些,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话可不是那么简单。”溪万古冲他笑笑。

    这种东西,对于个人来说意义不大,但在国家层面上着实是一件神器。

    “听说任大人还在山中找出盐来,如今大摩山铁矿的产量也是以前的数百倍。”

    “一些小手段而已。”任八千笑了笑。对于这方面他还是有点自得的。毕竟运用知识做出的成绩在他心中更值得夸耀一些。

    因为知识是自己的。

    哪怕是从百度查的,可知识已经在自己脑海里了。

    “这些日子任大人不嫌弃,可来府上喝上两杯,某对任大人的那些东西也好奇的很。”

    ……

    两人边走边聊,就这么进了谷城。

    谷城与其他都护府所在城池不一样,其他地方都是边关,以军务为主,百姓是为军队服务的。

    而在这里,则是熙熙攘攘,往来的行商在这里汇聚到一起。

    因为这里是进入天景盆地的必经关隘。

    那些进入盆地的行商,都是要从这里过。

    还有一些山里的古族人到这里采购。

    还有一些灏国遗民中的商人跑到这里,这是他们走出盆地后唯一能够来的地方。

    因此这里格外繁华,比起岚城还要繁华几分。

    女帝出行没有什么净街之类的说道,因此前方只是被士兵给隔开出一条道路,大部分谷城人都闻风而动赶来围观女帝。

    毕竟岚城百姓还偶尔能见到一次,他们弄不好这辈子就能见到这么一次。

    “穿紫衣服的那个是谁?”

    “听说是陛下招的夫婿……应该就是他了。”

    “怎么瘦瘦弱弱的?”

    “听说还挺厉害的。”

    “我怎么听说一只手就能捏死?”

    “别看他看起来一只手就能捏死,可我听说他会变身,三头六臂手持一杆大枪,一个人就灭了上万大夏军。”

    “听说北狗中的高手能凝练神兵,三头六臂是神兵还是那杆大枪是神兵?”

    一如既往,队伍中除了女帝,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任八千这么一个“外人”。

    任八千坐在角牛上听着旁边随风传过来的只言片语,并不理会。

    反而是在人群中寻觅着那些看起来与古族不同的人。

    其中一部分是外国来的商人,另外一部分就是自己这次的目标了。

    当天女帝一行人在溪万古安排的府邸住下,当天晚上便是为女帝接风的晚宴,第二天一早任八千便带着几个护卫出了府邸去到处闲逛了,一边是看看这谷城,另外也是为了先了解一下灏国遗民的情况。

    虽然来这里的多是走脚的商人,代表不了全部,真正的还是要进到天景盆地后才能看到,不过也能够管中窥豹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