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元尊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石亭中,原本和谐的气氛,因为百里澈的突然到来,变得有些冷下来,周泰三人都是目光不善的将其给盯着。

    周元的神色倒是没什么波澜,看了那百里澈一眼,平静的道:“你想说什么?”

    百里澈放下茶杯,淡淡的看着周元,道:“我剑来峰此次依旧可以保你们一手,不过却是有着条件。”

    他态度居高临下,嘴角带着一抹讥诮之意,有着一种施舍般的味道,这让得一旁的周泰等人面色微怒。

    “说来听听。”周元也是饶有兴致,虽然剑来峰的保护丝毫不再他的考虑之内,但他倒是想要听听这位剑来峰的首席究竟想做什么。

    百里澈漫不经心的道:“听说今天沈长老行使峰主之权,逼得陆宏长老一脉,迁回剑来峰?呵呵,沈长老可真是心急啊,还真当自己已经成为圣源峰的峰主了吗?”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讽刺。

    不过他也没等周元他们回答,只是摆了摆手,盯着周元,道:“这第一个条件,我希望周元师弟能够出面,和沈长老谈一谈,收回之前的峰主令,毕竟陆宏一脉在圣源峰这一年多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圣源峰重开山门,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过河拆桥了吗?”

    周泰,吕嫣他们闻言,顿时怒极而笑,道:“好一个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陆宏一脉将我们圣源峰搞得鸡飞狗跳,这句话他们也有脸受?”

    百里澈冷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道:“自己没实力,又怪得了谁?若是你们之前靠得住,陆宏一脉怎会出现在圣源峰?”

    “你!”周泰三人愤怒起身。

    周元摆手将他们制止下来,在这百里澈面前显露怒意,本身就露了下乘,所以他只是淡笑道:“命令是沈师亲自所下,怎能随意更改。”

    “别人不信,你倒不一定。”百里澈玩味的笑道:“你好歹是圣源峰的大功臣,如果不是你,沈长老怕也是无法执掌圣源峰。”

    “你说了第一,似乎还有第二?”周元不置可否,道。

    “第二就简单了…”百里澈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弹桌面,道:“此次的源池祭,若是你们遇见危机,我剑来峰会出手相助,不过待得结束时,你们需要交纳五成的源髓。”

    “五成?!你怎么不去抢!”张衍面色阴沉,怒喝道。

    周泰与吕嫣也是死死的盯着百里澈,五成的源髓,简直就是要让圣源峰在这次源池祭上给他们剑来峰打工了!

    这剑来峰,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

    百里澈靠着椅背,略显懒散,他根本没有理会三人,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周元,道:“周元师弟,你此次可是让我剑来峰上上下下极为的窝火,若是这些条件你们不答应的话,这次源池祭上,我剑来峰的一些弟子,恐怕连我也管束不住,到时候万一给你们造成什么麻烦,可就不太好了。”

    周泰三人眼中怒火涌动,百里澈这话,简直就是在直接威胁了。

    “源池祭中,本就各峰争斗,谁也说不得什么,所以有时候,识时务者,才是最理智的。”

    百里澈微微一笑,道:“周元师弟这么聪明,我想,应该知道如何选择吧?”

    石亭内,周泰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周元,毕竟圣源峰如今周元才是首席,他的决定,也将会代表着圣源峰诸多的弟子。

    周元手掌磨挲着温热的茶杯,没有多少波澜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一抹轻笑,他看着面前看似懒散,但却透着一股倨傲的百里澈,也是伸出手指,轻轻的摇了摇:“第一条,不干。”

    “第二条,一成都不交。”

    声音干脆利落。

    一旁的周泰三人都是微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答应了,那圣源峰可就真的是要被嘲笑到底了。

    百里澈斜靠着椅背,嘴角的玩味笑容没有变化,显然是对于周元的回答并不意外,感叹一声,道:“周元师弟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这番勇气,实在是佩服。”

    他站起身来,笑道:“那就是没得谈了?”

    周元端起茶杯,指了指石亭外,笑道:“请吧,以后若是没有必要,百里师兄还是少来圣源峰吧,我们庙小,伺候不下你这尊大神。”

    百里澈双目微眯了一下,他的身子微微前倾,以一种居高临下而侵略性的姿态,俯视着周元,淡淡的道:“周元师弟,虽然你如今也成为了圣源峰的首席,但你真以为有资格跟我这么说话吗?”

    “轰!”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那一瞬,一股强悍狂暴的锋锐源气,猛然自他的体内爆发开来,那股源气之强,直接是将一旁的周泰三人震得连连后退。

    周元的衣袍也是被震得鼓动起来,不过那一瞬间,他的皮肤泛起玉光,体内有着银光若隐若现,身躯宛如山岳一般,矗立于风暴间,纹丝不动。

    咔嚓!

    倒是两人只见得石桌,无法承受这种源气冲击,猛然间爆裂出无数道裂纹。

    “百里澈,这里是我圣源峰,你不要太嚣张了!”周泰面色铁青的暴喝道。

    百里澈淡笑一声,可怕的源气波动便是收敛起来,他并没有真要动手的意图,只是想要震慑一下眼前的周元罢了。

    不过周元能够在他的源气威压下纹丝不动,倒是让得他微感惊异,这家伙,能够打败袁洪,倒的确是有些能耐。

    “百里师兄是想要玩玩吗?”周元揉了揉手掌,抬头淡淡的道。

    百里澈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会有机会的,师弟别急,到时候,师兄会让你知晓,就算是首席,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说完,他便是转身对着石亭而去。

    周元望着他的背影,缓缓的道:“百里师兄,你回去后,也传句话,剑来峰做事,也莫要太跋扈了,我圣源峰此次源池祭,并不会依靠谁。”

    “不过若是剑来峰太过的咄咄逼人,可别忘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呢,到时候说不得,剑来峰还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百里澈的脚步一顿,微微偏头,嘴角掀起一抹讥讽弧度。

    “既然知道自己是兔子,那就老老实实待宰就行了,胡乱蹦跶,只不过是惹人厌烦而已…”

    “另外,想要我剑来峰吃亏…”

    “凭你,也配?”

    他轻笑一声,轻蔑摇头,身形一动间,便是脚踏源气升天而起。

    周元望着他远去的身影, 双目微眯,其中也是有着危险的光泽闪烁起来,这百里澈与其说是来谈条件的,还不如是来宣战的。

    摆明了告诉他们,剑来峰此次很不爽,这口气,必须出源池祭上出在他们圣源峰头上。

    “剑来峰…”

    周元手指在石桌上一点,布满裂痕的石台便是化为粉末碎裂开来,而他的眼神,却是冷冽如刀一般。

    “既然你们想玩…”

    “真当我周元怕你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