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元尊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巨大的裂痕自庄园中撕裂开来而此时庄园中的沸腾气息早已是死寂各方首席都是惊骇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谁能想到金蟾子这就直接出手了…

    一般按照各宗间的规矩皆是圣子对圣子极少会有圣子对首席出手的因为那样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

    可眼下这金蟾子不仅出手了而且还是直接突袭…

    如此迅雷般的攻势就算是换作任何一个首席在此恐怕都会被秒杀。

    一座楼阁上。

    左丘青鱼霍然起身那娇媚的脸颊在此时一片惨白窗边的吕纯钧与宁战面色也是沉了下来天鬼府那边的甄虚虽然神色未动但那袖中的拳头也是忍不住的握紧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就连在场的其他四宗首席都是面色微白眼中掠过浓浓的惊惧之色先前金蟾子出手的一击没有丝毫的留手。

    这如果是对着他们而言他们必然毫无逃命的机会。

    这位圣宫排名第三的圣子也太不择手段无视规则了。

    广场上唐沐心他们的面色也是处于呆滞之中数息后他们终于是清醒过来他们望着身旁那一道狰狞的裂痕浑身都是在发抖。

    既是愤怒也是恐惧。

    那一击如果是冲着他们而言恐怕他们谁都无法活下来。

    “金蟾子…你你怎么敢!”唐沐心玉指指向金蟾子声音都是有些颤抖一对眼眸通红:“你破坏了规矩我苍玄宗的圣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金蟾子淡漠一笑道:“破坏便破坏了吧你们苍玄宗圣子若是想来我圣宫接着便是。”

    “而且我可不信你们苍玄宗的圣子会为了一个首席就与我圣宫交手。”

    他金色的竖瞳投向远处那倒塌的楼阁中宫主也说过他不在乎那周元是死是活既然如此带回去一具尸体应该也是可以的。

    唐沐心咬着银牙道:“周元不一样的!就算其他圣子顾全局面不会如何但有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他说的自然是夭夭。

    其他圣子会如何反应暂时不知道但唐沐心他们很清楚的一件事是一旦夭夭知道了此时是绝对不可能顾全什么局面。

    她一定会让金蟾子死!

    还有那头堪比圣子的吞吞!

    金蟾子闻言倒是不置可否的一笑显然并没有将唐沐心此话放在心中。

    唐沐心深吸一口气急忙转身对着那将周元掩埋的废墟中掠去她必须保证周元还活着不然的话夭夭一旦知晓那可就真要翻天了。

    此时苍玄宗其他首席也是反映过来急忙跟上。

    金蟾子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幕并没有阻拦他对先前自己那一击很有信心因为他并没有留手以那周元的实力应该不可能有存活的希望。

    “周元!”

    唐沐心他们来到那片废墟上源气涌动掀起一块块的巨石。

    “别叫了…”

    而就在唐沐心他们心急如焚的准备救援时似是有着一道声音响起。

    唐沐心他们身体顿时一僵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的废墟似乎是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似乎是周元的声音?”金章犹豫的道。

    其他人面面相觑有点不太敢相信先前那金蟾子的一击有多恐怖他们感知得很清楚而周元被结结实实的轰中就算他肉身有成也断然是不可能硬抗住的吧?

    砰!

    而在他们惊疑间那废墟中一块巨石忽的被震飞而去一道灰头土脸的身影有些狼狈的从其中缓缓的站了起来。

    唐沐心他们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道身影脑子中一片的糨糊。

    因为他们看得很清楚虽然那道身影看上去有些灰尘扑扑但却根本是一副毫发无损的模样。

    周元吃了金蟾子那突袭的凶悍一击竟然没半点事?

    不仅他们惊呆了原本死寂的庄园中也是在此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一道道目光惊骇的望着那立于废墟顶端的身影。

    “怎么可能?!”

    楼阁上另外四宗的首席更是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从那金蟾子的态度来看显然是不可能留手的但为何那道身影依旧还活着?

    呼。

    左丘青鱼紧绷的心终于是松了下来坐了下去小手捂着酥胸咬了咬银牙道:“这家伙可真吓人。”

    不过旋即她也是将惊奇的目光投向远处那道身影她同样不明白为何周元会安然无恙。

    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周元轻轻拍了拍身体上的灰尘然后他抬起头来望着远处的金蟾子淡笑道:“竖眼睛的王八蛋你们圣宫就教了你这些吗?”

    远处霍天等人也是面色震惊显然没想到周元活了下来。

    金蟾子明显也是怔了怔旋即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收敛金色竖瞳淡漠的盯着周元缓缓的道:“你竟然还活着命可真硬呢。”

    周元扭了扭脖子神色淡淡但那眼中却是有着森冷与怒意在汇聚。

    他低头看着掌心那里有着玄黄色的液体缓缓的滴落一落到地面上便是消散于无形。

    那是他从源池祭中得到的龙涎真水。

    此物拥有着极强的防御力足以抵御圣子全力一击。

    先前那金蟾子的偷袭的确是连周元都没想到那关键时刻他催动了龙涎真水这才躲过了一劫。

    这一次如果不是龙涎真水他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被重创到极惨的地步。

    远处金蟾子金色的竖瞳轻轻的眨了眨道:“不过你这小子倒的确是有些意思难怪会引起上面的注意。”

    “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毫发无损但这应该不是你自身的能力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是某些护身之宝吧?”

    “这种东西应当也是有着限制的吧?”

    “所以...它能救你一次难道还能救你两次...十次吗?”

    金蟾子面带微笑惊人的碧绿源气在此时缓缓的从其体内升腾而起一股源气威压横扫开来令得在场所有的首席都是面带惧色。

    金蟾子的声音中有着一丝丝的杀意显然先前一击未能奏效也是让得他有些动怒了所以眼下他打算真正的出手。

    周元自然也是感觉到那来自金蟾子的危险气息其眼中也是有着冰寒掠过他并没有惧怕金蟾子的实力的确非常强但当他真正有所防备的时候后者想要斩杀他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竟然还不逃跑?”

    金蟾子瞧得周元立于原地忍不住的一笑。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他步伐迈出就要出手。

    不过就在他步伐迈出的那一瞬他的身体陡然凝固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波动出现了那股波动令得他浑身的皮肤都是在此时紧绷起来。

    于是他缓缓的抬起头来如临大敌的望着不远处的一座石塔顶端的位置。

    只见得那里一名身穿青衣的绝色女孩迎风而立身姿窈窕那绝美的容颜令人目眩神迷而此时的她一对清澈的眼眸却是以一种毫无情感的淡泊漠然的注视着金蟾子。

    “你要让他死?”

    她红唇微启有着冰冷彻骨的声音在此时缓缓的响起。

    那声音之中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细微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