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飞剑问道 > 章节目录 第七篇 第五十一章 孟欢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一场传说中的大战,转眼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孟家宅院。

    “娘,我出去一趟,晚饭在外面吃了。”孟欢说道。

    “在外小心。”龚燕儿笑看着儿子一眼。

    孟欢如今已经二十一岁,他母亲可是海棠仙子龚燕儿,父亲样貌也颇为出众,孟欢自然也是美少年一个!因为主修《冰霜剑图》缘故,也带着清冷气息,颇为清冷超然。

    “听说欢儿在外面,结识了两位红颜知己。”龚燕儿笑的开心,“看来一秋让欢儿多出去走走,多出去闯闯是有道理的。”

    当初秦云让孟欢出去独自闯荡,虽然只是在帝京城闯荡,龚燕儿还是很不放心的。

    帝京城可是人口过千万的大城,三教九流,何其复杂?

    孟欢独自一人在这大城内乱闯荡,多危险?

    只是秦云定下的,加上也派遣高手暗中保护,龚燕儿也没再阻止。

    “又出去了?”

    在花园湖畔旁,秦云盘膝坐在这,他在儿子身上留下了真元印记,自然轻易知晓儿子位置。

    “欢儿从小喜欢剑术,可因为这府内并无同龄人,就算有丫鬟,也都是下人。”秦云暗道,“欢儿从小性子就孤僻的很,连话都少的很,一天到晚,安安静静练剑,有时候一天下来说话都不超过十句。我都怕欢儿性子变得扭曲了,才逼他出去!这出去看到帝京城三教九流各种事,吃过诸多苦头,倒是有了不少变化,听说都有两个红颜知己了。”

    秦云笑着,颇为满意儿子的变化。

    毕竟从婴孩一直带着长大,秦云对孟欢自然感情颇深。

    ……

    孟欢穿着朴素,头发也随意散乱扎着。因为样貌气质太过出众,如果穿着打扮再讲究些,走到哪里都会吸引眼球的。

    “齐云楼。”

    孟欢来到了帝京城一座颇为名气的酒楼外,抬头看着那匾额,露出笑容,迅速入内。

    “客官,里面请。”

    “客官,几位啊。”

    齐云楼的小二们热情的很,孟欢却是熟稔地来到三楼的一雅间内,雅间内正有两名年轻女子在这。

    “欢哥,我和钟姐姐可等了好久了。”绿衣女子笑道,她的声音也柔柔的,好听的很。

    “云妹。”孟欢看到这绿衣女子顿时眼睛一亮,情不自禁露出喜色,实在是最近半年,绿衣女子澹台云经常不现身,对他也逐渐冷落了,让孟欢心中颇不是滋味。

    “小欢,你可是最晚的,当罚酒三杯。”黄衣女子微笑道,她皮肤白皙,晶莹如玉,举手投足却有着一股贵气。

    “好,罚酒三杯罚酒三杯。”孟欢开心坐下,豪爽的连饮三杯酒,喝完后便连道,“钟姐,云妹,盘茶巷那边的凶杀,查出新线索了么?”

    绿衣女子轻轻摇头。

    黄衣女子却笑道:“我倒是查出新的线索……”

    他们三人开始说起来。

    孟欢从小锦衣玉食,又被完全保护着,根本没见过这人间的黑暗。当十八岁那年,秦云将他逼得在帝京城内闯荡。他也见到了繁华帝京城背后的很多黑暗之事,看的他目眦欲裂!开始了行侠仗义、除恶惩凶!他当时也已经炼气十二层,虽然一直没掌握剑意,可剑术、身法等等都是秦云亲自教的,根基自然极扎实。也有除恶惩凶的实力!

    秦云知晓此事,也乐见其成。

    在除恶惩凶中……孟欢先结识了比他小两岁的侠女‘澹台云’,二人经常一起行动,感情也越加深起来。这也是第一个走进孟欢心中的女子。一年多后,孟欢和澹台云才结识了比孟欢还大一岁的‘钟琳’。三人脾性相投,一同行侠仗义。

    钟琳是大姐,孟欢排老二,澹台云则是小妹。

    不过随着时间三人之间关系也有些复杂起来,孟欢和澹台云都喜欢对方,可孟欢脸皮太薄,澹台云一女子就更加不会主动了。除了早期二人郎有情妾有意,几乎每日都相见外,最近半年,澹台云却经常不现身,对孟欢也冷落许多。

    而钟琳也看着这一切,只是默默喜欢着孟欢!

    三人吃完后。

    “走,我们去盘茶巷那边再瞧瞧,等夜里再仔细探查。”孟欢笑着说道,钟琳、澹台云也起身,三人付了银子后就往外走。

    在齐云楼三楼的廊道上,从另一面却是走来一群人,前呼后拥。

    “云妹?”一声惊呼。

    孟欢、钟琳、澹台云都看到了前面,前面一群人中有一位眼神阴冷的锦袍青年,那锦袍青年盯着澹台云,又扫过孟欢、钟琳。钟琳的容貌让他多看了几眼。

    “千哥。”澹台云脸色微变,连小跑过去,同时还朝那锦袍青年旁边的黑袍中年人恭敬道,“见过世伯。”

    “哼。”黑袍中年人脸色却难看。

    “澹台云,你和这小白脸什么关系?”锦袍青年一把抓过澹台云的手,盯着对面的孟欢。

    孟欢脸色变了。

    “千哥,那只是朋友,普通朋友。”澹台云连道。

    “哼,刚才亲昵的样子,当我是瞎子?”锦袍青年喝道。

    一旁的黑袍中年人则是冰冷看了眼澹台云:“哼,既然和我欧阳家订了亲,就得守妇道!可你却在外和野男人勾三搭四,这是打我欧阳家的脸!”

    澹台云焦急万分:“不,没有,我没有。”

    “澹台家……底层出身,上不了台面,终究上不了台面!”黑袍中年人冷然道。

    “澹台姑娘。”

    孟欢脸色苍白,开口道。

    澹台云看过去,却是连道:“周欢,你帮我说说,我和你并无瓜葛。”

    孟欢心如刀割。

    他走出家第一个真正结识的好友。

    “在下周欢,见过女侠。”

    “在下澹台云,见过少侠。”

    那初识的一幕他永远忘不了,二人一同行侠仗义,孟欢甚至都梦到娶澹台云为妻的场景。

    只是……

    “诸位。”孟欢看着那黑袍中年人等人,拱手道,“我和澹台姑娘的确并无瓜葛。”

    说完,孟欢转头就走。

    背对着身后一群人时,孟欢却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过去他的世界里只有父母和剑术,澹台云是第一个走进他心中的女子。此刻他心如刀绞,头脑都有些混乱。

    “噗。”孟欢咳嗽声捂住嘴巴,手心却是有着血迹。

    “小欢。”连跟在身边的钟琳见状脸色一变。

    而远处澹台云却陪着那锦袍青年,不断解释着:“千哥,你别误会,我真的和他清清白白,和他……”

    “站住。”黑袍中年人却冷然道,“生离死别的样子,当我欧阳家是瞎子?来人,将他们俩给我擒下!男的抓回去喂狗!女的也带回去先关着。”

    黑袍中年人也注意到钟琳的容貌,一时间也心痒痒,如此美人,自然不能随意杀了,得好好享用。

    “是。”身后立即两道人影窜出。

    “世伯。”澹台云急切求情。

    “闭嘴。”黑袍中年人冰冷扫了他一眼。

    孟欢转身,低声道:“钟姐,你先走。”说着瞬间拔剑。

    “嘭嘭嘭。”

    剑光闪烁。

    那两道扑杀而来的身影却被阻挡击退,孟欢虽然是炼气十二层,可就是人榜高手来都能撑住十招八招的。

    “有点意思,上。”黑袍中年人冷笑,顿时身后接连窜出几道身影。

    “欧阳老弟,这小子实力挺强,怕是有些来历啊。”旁边一位陪同的富贵老者连道。

    “一个生面孔,能有什么来历?”黑袍中年人嗤笑。

    富贵老者立即闭嘴不再多说。

    这黑袍中年人在帝京城可是颇有权势的人物,说这话的确是有底气。

    遭到六位高手围攻下,孟欢气血不顺又吐了一口血,勉强支撑。远处的钟琳焦急又不敢插手,因为他们在外行侠仗义,三人中的确孟欢实力最为厉害!

    “在下沛方钟氏,钟万海是我父亲。”钟琳急切道。

    “钟万海?没罢官前还算个人物,现在他在我面前就是屁。”黑袍中年人嗤笑。

    忽然——

    “嗖。”“嗖。”

    两道流光直接从窗子飞了进来。

    嘭嘭嘭……

    围攻孟欢的六道人影尽皆倒飞而去。

    这两道流光停在孟欢身旁,乃是两位灰袍男子,他们俩一个用刀,一个用剑。看到孟欢嘴角都是血迹,脸色苍白。二人不由大惊。

    “少爷。”二人都有些慌。

    吐血,伤势可轻可重啊。

    “少爷?”

    不远处黑袍中年人、锦袍青年、富贵老者他们一个个,还有澹台云、钟琳都吃惊万分。

    “那两位,不是地榜上的‘刀剑双煞’么?”富贵老者面色一变,地榜强者,一个就足以担当顶尖大派太上长老了,“两个地榜强者,竟然喊少爷?太子殿下都不可能让两个地榜强者当护卫吧?”

    “是刀剑双煞。”黑袍中年人脸色一变,连高声道,“在下欧阳泉。”

    “闭嘴!”

    两位灰袍男子却有些心焦,吐血可是内伤,而且孟欢脸色也苍白难看。他们兄弟俩很清楚自家老爷何等重视这位少爷。

    其中一位灰袍男子直接拿出了一片木令牌,真元灌入其中,木令牌立即震颤了下。

    “我已经告知了老爷。”灰袍人刀客说道。

    ……

    在孟家宅院。

    花园湖泊旁,秦云盘膝坐在草地上,正静修参悟着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