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人合一?岂不是说,他会天人合一御剑术?”公冶郡守一惊,“会不会,之前施展飞剑和我师侄金霄大妖交手的,就是秦云?”

    他曾亲眼看到,一柄飞剑出秦府,令他师侄金霄大妖最终遁逃。

    “不,不可能。”

    “那一柄飞剑都爆出了先天实丹境实力,逼的我师侄飞遁。秦云终究没入先天,要做到这一步,单单天人合一远远不够,怕得掌握剑意才有些许可能!可若是在后天就掌握剑意……整个天下,几百年怕也就才出一个。就这么巧,几百年一出的人物,刚好在广凌这等小地方?刚好被我碰到?”

    “更何况。”公冶郡守念头急转,“若真是如此几百年一出的人物,以道家圣地和一些顶尖宗派的作风,也不可能放任在外,弱小时一定是留在宗派内庇护的好好的,等到入了先天,才会下山历练吧。”

    他却不知。

    命运弄人,就让他碰到了这样一位传说中的剑仙天才。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最麻烦的是,他大肆说我是诬陷,说他杀死水神大妖,这话都传遍整个广凌郡城。老百姓倒也罢了,只要暗中传些谣言,或者说是秦云故意吹嘘,杀水神大妖的根本不是他。或者说他是和水神大妖有勾结的,杀水神大妖的乃是神霄门弟子,他故意给自己脸上贴金……多放些谣言,老百姓怕也难分真假。”公冶郡守看着半空中说话的秦云,“可是完全传开,也定会传到朝廷那边,朝廷怕会严查此事。”

    “这样一来,我做事就得更加符合规矩,不留破绽。”

    公冶郡守也明白。

    到了这一步,退不得了!

    说来缓慢,诸多念头过去,秦云话才刚说完。

    公冶郡守当即传音:“铁统领!你们六个立即动手!”

    铁统领可也是先天虚丹境修行人,另外五个也有着郡守府藏着的最强武器,这也是正面攻打的最后一环。

    ……

    秦府后花园中。

    秦云说完,传音给身旁的家人:“我现在带你们离开。”

    “嗯。”母亲常兰和嫂子二人也激动起来,她们俩觉得这话传遍处处,郡守瞒也瞒不住,秦家的冤屈一定会被洗刷,恢复清白的。

    而下方。

    铁统领和身后的五位亲卫都彼此相视,不敢犹豫。

    “杀。”铁统领猛然一挥手,手中有一巴掌大的满是棘刺的黑球飞出,黑球化作黑影,度极快直扑上方的秦云,且黑球后面更有着一条绳索在铁统领手上,乃是铁统领唯一一件法宝——九品法宝‘三宝流星锤’,法宝名字也是铁统领起的,他也最是重视自己这件法宝。

    而在他身侧,还有五位修行人亲卫,个个翻手拿出了一杆奇特的火筒,正是广凌郡内最恐怖的兵器——火孔雀。

    火孔雀,对于肉身强横的先天境妖怪而言威胁要弱些。可对于身体普遍较弱的人族先天境修行人还是颇有威胁的。

    “嗯?火孔雀?”上方的秦云见状眼中厉芒一闪,北地边关战场上他当然见过朝廷的这种恐怖兵器。

    他袖子中,本命飞剑早就施展了御剑术,在这等危机时刻,自然是随时准备出招。

    “出。”

    一个念头。

    嗖。

    天人合一御剑术,剑光一闪,绕开了那袭来的三宝流星锤,噗噗噗……接连刺穿了三杆火孔雀。还有两杆火孔雀还是最终被真元激了。

    轰!轰!

    原本火筒模样,却整个完全展开,分解开。

    就像是孔雀开屏!

    带着火焰,一个个尖锐之物直扑向上方的秦云。论威势度要比之前的追星弩还要强的多。

    “呼。”秦云却主动迎上去,瞬间拔出腰间的黑色长剑,剑光蒙蒙,飘忽不定,先是一剑劈开那袭来的三宝流星锤,而后剑光一转,便将火孔雀中蕴含的暗器之物尽皆挡下!

    “是了,我当年在战场上感觉它很可怕,可实际上,在天地之力重重阻碍下,飞到我面前,火孔雀也只剩下三成威势,轻易就能挡下。”秦云暗道。

    他一边挥出手中黑色长剑。

    同时本命飞剑却是直扑铁统领。

    “什么。”铁统领对秦云无视他的‘三宝流星锤’,也有些吃惊震怒,一边操纵法宝,一边拔出腰间的一柄战刀。加入朝廷,他也学得朝廷的神魔一脉的炼体秘术,虽只是初学,近战实力也不弱。

    可铁统领实力也就勉强算白虎大妖一级数,重要的三宝流星锤到了远处,单论近战他比白虎大妖还弱些呢。

    “噗!”

    剑光一闪,直接切割过铁统领手中的战刀,那柄战刀虽然算神兵,却不入法宝一流!

    而秦云的本命飞剑,却是能挥出五品法宝威势,哪里是他的这一凡俗神兵能抵挡的?

    “好强的法宝飞剑!完了!”铁统领心一凉,三宝流星锤救援不及,战刀又断,本命飞剑又快?完了,死定了。

    铁统领甚至这一刻对公冶郡守有了一丝怨恨。

    没把握,你还对付秦云?让他们这些手下跟着完蛋。

    “噗噗。”铁统领感觉双腿一麻,跟着情不自禁就软倒在地,低头一看,双腿都被切割出两条大伤口,鲜血直流,站都站不住了。

    “好好好,秦云公子仁慈,仁慈。”铁统领这一刻却无比感激,激动的都要泪流满面了,对方明明可以一剑杀他,却是两剑伤了他的腿!都没切断大腿,这等伤势修养个把月即可。

    “啊。”

    那原本使用火孔雀的五位修行人,个个软倒在地,捂住大腿,尽皆都是两条大腿被切割出伤口,都站不住了。

    嗤嗤嗤~~~

    剑光在亲卫中飞了一圈,修行人大半都中招,一个个跌到在地。

    “轰隆隆~~~”周围陡然飞沙走石,灰尘漫天!亲卫、士卒们一个个甚至都睁不开眼,无数沙尘石子乱飞,一个个被迫用衣服护住脑袋。

    秦云操纵尘土,在这一片昏天暗地中,一招手,本命飞剑迅到了袖子中,依旧贴着手臂,御剑术依旧维持着,随时准备迎敌。

    “娘,嫂子,我们赶紧走。”

    秦云说道。

    随即天地之力裹挟着家人,一同在昏天暗地中,悄无声息就迅出了秦府。

    带着家人,秦云度也是极快,很快离开秦府一两里地。

    “秦云兄,我是洪九,手下留情。”一位拄着木杖的青年走来,出现在前方,正是洪家老九。

    “洪九?”秦云看着他,当对方接近百丈时,透过本命飞剑感应就确定对方身份了,“洪九兄弟,我如今被官府追杀,你在此又是何意?”

    “秦云兄,我当然知道秦家是被冤枉的,相信秦云兄措手不及下,暂且也没适合的落脚之处吧?若是信任我洪九,便随我来。我洪家在广陵郡要藏几个人还是轻轻松松的。”洪九微笑道。

    秦云看着他,点头道:“好,如此危难时刻,洪九兄弟帮我,这人情我秦云记下了。”

    “哈哈……”

    洪九露出笑容,“请随我来。”

    ……

    而另一边。

    飞沙走石渐渐平息,亲卫以及士卒们一个个揉着眼睛看着周围。

    “人呢?”

    “秦二公子不在了,走了?”

    “也是,这等神仙中人,也是我们能抓住的?”士卒们一个个暗暗嘀咕,之前看到天人合一的恐怖威势,早就让普通士卒们没有任何抵抗念头。

    军队在天地自然威力面前,也感到无力。

    呼。

    公冶郡守带着手下冲了进来,一看周围,铁统领以及一些修行人等好些高手都坐在地上捂着大腿,开始用布缠绕伤口,鲜血都染红了布条。

    “一群废物。”公冶郡守心中暗道,嘴上却没说出来,只是脸色阴沉。

    “郡守大人。”铁统领连道,“我等都是双腿受伤,如今都站不起来,更别说去追那秦云公子了。”

    “什么秦云公子?他抵抗追捕,自然是重犯。”公冶郡守冷哼。

    周围人都没吭声。

    包括铁统领等一些亲卫,都暗暗嘀咕,甚至有些修行人都彼此传音。

    “没把握还去对付秦云,幸好秦云公子仁慈,否则我等性命都没了。”

    “刚才就知道躲在最后面,让我们冲在最前面。”

    “秦云公子真要大开杀戒,三千士卒数百亲卫,死个大半都很正常。可是周围士卒没有一个死的,秦二公子仁慈啊,知道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也好,伤了腿,我们也有理由不去追杀秦云公子了,让他郡守想办法去吧。”

    他们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自然对郡守颇为不满。

    郡守脸色阴沉站在秦家后花园,周围士卒们看他的眼神,亲卫们的表情,都让郡守猜到他们在想什么。

    “若不是,若不是我不能暴露妖魔一脉实力,早就亲自出手灭了你了。”郡守暗暗咬牙切齿,他一旦暴露妖魔的手段,那么立即千夫所指,朝廷、巡天盟都会来追杀他!空有强大实力,只能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