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伊萧有些吃惊,连道:“老祖宗,景阳洞府,我也进去?我担心我……”

    “小小磨练罢了,能得到什么宝物,一切随缘。”伊氏老祖淡笑吩咐道。

    “是。”伊萧当即乖乖应命。

    “这是景阳洞府的一些情报。”在伊萧手中的神霄符牌内部却浮现密密麻麻文字,跟着传讯断绝。

    伊萧低头看着文字,有些犹豫:“六月十二就得进去么?而这一个月,师门长辈还会传授我神霄雷法,还要逐渐修行雷法,怕都没时间去广凌了。”

    随即心意一动。

    “嗡。”

    旁边半空中浮现一虚幻身影,正是秦云的身影。

    “伊萧。”秦云露出喜色,“你出关了?”

    “嗯。”伊萧微微点头,她也露出微笑。

    另一边。

    在秦府的院子内,秦云看着巡天令一旁显现的伊萧身影,看着伊萧的笑容,秦云心都暖暖的。

    “在雷池闭关的怎样?”秦云问道。

    “还真出了点小麻烦。”伊萧忍不住道,“雷池引动的毕竟是天地自然的雷霆,这天地雷霆,威力有时大,有时小,可没法像修行人那样控制在一定层次内。这次我在修行过程中……就有一道春雷炸响,那威势太可怕,在我神霄门也是数年难得一见,且这春雷轰下刚好离雷池很近,完全被引了进来。在里面修行的四个小辈中,我实力最弱,没能隔绝天雷波及,令天雷灌体。”

    秦云心中一紧。

    明明知道伊萧现在好好的,可此刻听起来,还不由担心。

    “还好,雷池本身就有诸多阵法引导,就算我没抗住,也最多重伤会损伤根基,不至于丢掉性命。”伊萧笑道,“我又不服输,既然天雷灌体,我当时就孤注一掷将天雷引入五脏,欲要吸收,当时的确很险……我也亲身感受到天地雷霆的可怕,可也令我对‘雷霆意境’有了一丝领悟,也成功吸收了这些天雷,先天一气神雷如今也已圆满,宗门很快会传授我神霄雷法了。”

    秦云听完松口气,也露出笑容:“你这可是因祸得福,都要修炼神霄雷法了,这可是天下第一雷法。”

    论修行路,伊萧这下可比自己宽阔多了。

    神霄雷法号称天下第一雷法,修行是一路畅通的,借此,将来也是有望凝聚元神,成为仙人,长生不老的。

    而剑仙一脉,一剑破万法,看似强大,可先天金丹却已到顶了。

    “有一件事,我得和你说下。”伊萧轻声道,“我近期应该没法去广凌了。”

    “怎么了?”秦云疑惑,“有什么事么?”

    之前说好的出关后,来广凌和自己相聚的。

    “近期我得修行神霄雷法,且一个月后我就要去景阳洞府。”伊萧低声道,“这是我伊氏老祖宗的吩咐,我没法违背。”

    “景阳洞府?”秦云惊愕万分,眨巴下眼睛。

    “你怎么这副表情?”伊萧忍不住道,“不担心我,不好奇,反而傻傻的。”

    “我本来也要告诉你一件事的。”秦云也忍不住笑了,“一个月后,我和洪九也要进景阳洞府。”

    “啊……”伊萧也有些发蒙。

    “事情是这样的。”秦云仔细解释,这事也没必要隐瞒伊萧。

    聊了好一会儿。

    “没想到这么巧。”伊萧笑了。

    “听说这次六块符牌各属一方,其中有三方都是千年大家族呢。”秦云说道,“幸好有伊氏,没那钟离氏,否则还要多些波折。”

    伊萧笑着,连道:“你可得小心点,听起来,六方,你们这一方底子最弱呢。”

    “什么叫弱?我实际上是能匹敌先天金丹的。”秦云道。

    “至少表面上看,你这一方最弱。”伊萧笑道,随即提醒,“还是得小心点,在进景阳洞府前要一直保密。就算在里面得到宝物,只要没被他人发现,也别公开。据我所知,里面有好几件宝物……元神仙人们都是有些眼馋的。不单单是我人族,妖魔们虽然进不去,可等我们出来,可他们却也有可能会抢的。”

    “嗯。”秦云点头,伊萧关心自己,秦云还是很开心的,“那你便好好修行,实力多多提升,进入景阳洞府也更安全。”

    “好!对了,你说说,最近这几个月,我不在广凌,你都干嘛了。”

    “我啊,好,一件件和你说……”

    秦云和伊萧就这么透过传讯宝物,看着彼此的虚幻身影,聊着天。

    ******

    南明郡,归海家唯一的先天修行人‘归海靖’从南海归来,如今正脸色阴沉坐在厅内主位上,归海家其他宿老一个个站着不敢吭声。

    “蠢货,一群蠢货!”归海靖目光扫过眼前这些宿老。

    宿老们脸色都微变。

    “三弟……”其中一老者忍不住开口。

    “闭嘴。”归海靖喝道,“过去给你们面子,可你们也太让我失望了。”

    这些宿老们顿时闭嘴,都感觉到归海靖的怒火。

    “我一心在南海修行,整个归海家就让你们在管,你们怎么管的?给我捅出这么大篓子!还有,官府发的信函到了我归海家,你们知道牵扯到秦云巡天使,还不拼命以最快速度找我?拖拖拉拉到今天?”归海靖愤怒无比。

    “三弟,我们找了,你在南海,找的慢了些。”有宿老连道。

    “蠢蠢蠢!真是蠢,我在南海苦修,你们找不到我,直接找我同门啊,找我师尊啊,让他们传讯给我,不就行了?”归海靖气的一肚子火,“官府的信到了我们家,足足十一天了,我才知道!还有那个归海程……天下女人多的是,怎么就对自己的弟媳下手了?啊?传出去,我归海家丢不丢脸?”

    旁边一胖老头道:“三哥,程儿是我们归海家子弟中难得叩开仙门的,而且那个黎玉清也就是个妇人,我们没当回事。”

    “没当回事!可她和秦云巡天使是好友!!!”归海靖气的冒火,“你们可知道,恶龙山三妖王都死在他手,一个都逃不掉。像我这小身板,连秦云巡天使一招都扛不住。幸好秦云巡天使不是那等心狠手辣之辈,真碰到那等狠辣之辈,我们归海家就完了,完了你们知道吗?”

    这些归海家宿老们不敢吭声。

    “看看,归海程这蠢货,我归海家叩开仙门的就那么几个,他不好好修行?总是寻花问柳,还对自己弟媳下手,你们就这么教导后辈的?看来我放任不管,也是错了。这次得好好管管家族内了。”归海靖的确气的快发疯。

    “黎家人呢?”归海靖喝道。

    “黎家人都请到我们府内了,好生安排好,也早就赔礼。”立即有老者道。

    “嗯,我现在便去见他们。”归海靖起身。

    ……

    归海靖当天回家族,亲自去见了黎家人,送上诸多厚礼。

    跟着中午时分,便带着黎家人腾云驾雾离开了南明郡,因为长距离飞行又带着众人,速度也快不了,一直到天黑,才抵达广凌郡!

    第二天上午。

    他便带着黎家人去秦府拜访。

    “娘!哥!”黎玉清冲到秦府门口,看到母亲、哥哥等人,立即扑在母亲怀里,哭了起来。这么长时间心中的苦,却一直没法和亲人述说。看到亲人便再也忍不住眼泪。

    “玉清。”归海靖在一旁叹息道,“一切都是我管教无方,其实我归海家年轻一代,孝恭的悟性是最高的,可惜他命不好,早早病死,不管怎样,你也是我归海家的媳妇。这件事是归海家对不住你,我自会给你个交代,也望你能够不再记恨。”

    黎玉清没说什么。

    “我家主人在等诸位,请。”有修行人‘楚远’亲自来引领。

    归海靖肃容带着手下一同往里走。

    很快。

    秦府,一迎客的大厅内。

    秦云坐在主位。

    下方有三角眼青年‘归海程’和青袍护卫跪在那,都恐惧万分。

    “主人,归海家人到了。”楚远将人带到厅内,他则立即站到一旁候着。

    归海靖一眼便看到厅内坐着的青年,随着进入厅内,便感到无形的压迫感,全身皮肤都有被针刺的感觉,归海靖当即躬身:“南海‘通明派’弟子归海靖,拜见秦巡天使。”

    “三叔,救我,救我。”三角眼青年归海程则是低声求饶道。

    归海靖却是怒而看了归海程一眼。

    “归海道友。”秦云淡然道,“如果不是我刚好路过容坛郡,恐怕我玉清妹子和她女儿都没活路了。”

    “是是,官府已发来信函,我已知道来龙去脉。”归海靖点头,“也是我一直在外修行,没管家族内事,方才让家族内小辈如此肆无忌惮。”

    归海靖走向归海程,冷声道:“程儿,你叩开仙门时,我还为你高兴。只是没想到,你不安心修行,却祸害良家妇女,甚至都祸害到自己弟媳身上了,孝恭可刚死没多久,你怎么就如此心狠?这心入了魔,实力越强,只会祸害越大,也罢,我便亲手送你上路,黄泉路上别怪你三叔心狠。”

    三角眼青年归海程瞪大眼:“三叔,你要杀我?”

    秦云则是在一旁看着。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归海靖道,“你在河边走的太多了!”

    “别杀我,三叔,别杀我。”三角眼青年归海程乞求,“我改,我改。”

    “多行不义必自毙。”归海靖摇头,就是一掌拍下,无形真元拍击在三角眼青年头颅上,令他身体一颤鼻孔流血,当即软倒在地。

    “至于你。”归海靖看向一旁青袍护卫,青袍护卫却紧张恐惧,连归海家子弟都被杀了,他会怎样?

    “你是程儿护卫,倒也没做什么恶事,只是却没规劝程儿,你便受三年‘锁脉之苦’,三年后我会给你解开。”归海靖凌空点出,有符纹飞出,融入青袍护卫体内。顿时令青袍护卫疼痛的脸色通红,只是他还是连恭敬磕头:“谢大人饶命。”

    仅仅受三年苦,也没废掉丹田,青袍护卫已经很庆幸了。只是这三年折磨却是逃不掉。

    “秦巡天使,我长期在南海修行,之前也不知这一切,以后我一定会弥补黎家,弥补黎玉清。”归海靖说道。

    秦云看了看归海靖,点点头:“修行界中你归海靖名声也不算差,接下来就看你黎家怎么对待玉清妹子吧。”

    “秦巡天使,只管看着便是。”归海靖笑道,“对了,这是我第一次见秦巡天使,也准备了些薄礼,还请秦巡天使别嫌弃。”

    说着从身后下人手上接过一箱子,放在了一旁茶几上。

    “若是无事,我便告辞了。”归海靖说道。

    “我就不送了。”秦云道。

    归海靖微微躬身,他身旁的下人则是立即将归海程的尸体带着一同离去。

    秦云看着他离去。

    “主人,就这么放归海靖走?他会不会记恨?”一旁的楚远则是低声道。

    “这些时日我查过,归海靖为人还行,且一心修行,不喜俗事。”秦云点头,“这事就到此为止。”

    若归海靖名声差,也是很低劣之辈的话。

    秦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对方。

    ……

    转眼,已是六月十二。

    秦云盘膝坐在草地上,飞剑在手掌上方轻轻环绕飞行。

    “二公子,洪九公子到了。”外面传来阿贵声音,也就秦府的一些老人还是习惯喊秦云为二公子。

    秦云心意一动,飞剑便飞入袖中。

    木门开。

    拄着一根木杖的洪九,同样气度不凡,面带笑意走了过来,看着秦云:“秦云兄,该出发了。”

    秦云点头起身:“对,该出发了。”

    府内他也早就交代安排了。

    “走,去景山派。”秦云带着洪九,嗖的便化作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

    近四千字大章,月底再求月票!最后一天,月票赶紧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