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害我?”秦云略显惊讶。

    心中秦云却是暗暗赞许,情报中记载的诸多事迹,令秦云很欣赏这位胡斯!不过‘胡斯’品性到底如何,也是要接触观察的。

    一个月五两银子,对此刻的胡斯吸引力是极大的。但他依旧毫不犹豫拒绝,不愿连累陌生人。

    “秦先生只要打听就知道了,当初我虽然因为和妖魔一战,被废了丹田断了手臂。可我终究曾经是叩开过仙门的,按理说即便被废了丹田,肉身力气也不会小,即便做些苦力活也能养活家人才对。”胡斯摇头道,“可我如今力气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为何?就是暗中被人坏了身体。”

    “我终究是黎山派弟子,虽然废了,但若是杀了我,黎山派还是得仔细查探的。所以他们不敢杀我,或许他们也不愿杀我……更愿我如猪狗般活着。”胡斯说的确很平静,没有一点愤怒,或许愤怒早就用光了。

    “当初我锋芒毕露,嫉恶如仇,的确无意中得罪了同门,也招惹了黎山城内一些帮派。当初我是根本不在乎,可如今,我在他们面前只是一个特殊些的蝼蚁。”胡斯摇头。

    “原来是这样。”秦云微微点头,“那你就没想过,离开黎山城?”

    “离开?”

    胡斯摇头,“我只愿安安静静活着,孝顺好老母。在城内,我还能给老母养老送终,这里毕竟是黎山派的地盘,他们还有所敬畏。若是离开了黎山城……在荒郊野外,那就必死无疑了,怕是连尸体都会被野兽吃掉,我现在可不能死,我有老母,还有妻子。”

    秦云点点头。

    “我明白了。”秦云笑道,“不过胡斯兄的敌人,若只是这一层次,我想我还能应付得了。”

    胡斯惊讶看着秦云。

    秦云直接将腰间佩剑拔出,这其实只是一柄很普通的凡俗利剑,连法器都不是。

    可此刻,秦云却借助这一柄利剑,释放出恐怖威能。

    “轰。”

    恐怖剑气凝而不放,让胡斯都感到窒息,不由色变。

    他好歹也曾是黎山派年轻一代最优秀弟子,也是有见识的,更曾见过黎山门主施展招数威能。眼前这恐怖剑气虽然凝而不放,但压迫感丝毫不亚于掌门。

    “前辈……”胡斯眼睛一亮,“前辈能施展如此厉害法宝,实力怕不亚于我黎山派门主。”

    他哪里知道,那仅仅就是一口普通利剑。

    “我来黎山城,也只是需要静修,便是整个黎山派我都不惧。更别提你的那些敌人了。”秦云微笑道,“如今我请你给我看门打扫,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胡斯激动得都要跪下,却被秦云一挥手虚托住了。

    “那你以后就住在我那了,你家人也可以过去,如果可以,也可以帮我做些饭菜。也可算作一月五两工钱。”秦云说道。

    胡斯激动万分:“谢前辈,谢前辈。”

    以后日子好过了!老母的病,也终于有钱去抓药了。自己妻子也不必每日辛苦洗衣服了。

    “娘,慧儿,慧儿。”

    胡斯连去那又小又暗的屋内,过了会儿便请出了他的老娘。那位脸上有着麻子的女子也一同扶着老娘。

    “前辈,这就是我母亲,这就是我妻子。”胡斯连道。

    “见过恩公,一切我都听我这孩儿说了,我儿他一定会用心给恩公做事的。”那老母头发斑白,气色也很差。

    “见过恩公。”一旁的小狐妖也行礼道,只是她却有些不安。

    “听夫君所说,这个修行人实力很高,并不惧他过往的敌人。如此厉害修行人……真的如此仁善来帮我夫君?会不会是针对我?”小狐妖有些担心,“夫君都不知我是妖,若是被捅破了,夫君会不会嫌弃我?”

    小狐妖各种担心不安。

    她为了隐藏妖怪身份,只是装作一个逃荒来黎山城的普通丑女,想补贴家用,也完全是用正常民妇的方法——帮人洗衣服!就是不愿暴露身份。

    “胡斯兄弟,你们一家,要不现在便随我走吧?”秦云道。

    “这……”胡斯犹豫了下,看了看老母和妻子。

    “要不明天吧。”胡斯说道,“前辈,我这搬家,许多东西也得搬走。并且这住处也是租住的,还有帮人洗的衣服还没完全干,且明天还得送回各家。我们明天下午去前辈那?”

    秦云迟疑了下,还是点头道:“好吧,那就明天,我住在西城六波桥东第二座宅子,门口还有一株桃树。我就不多留了,先回了。”

    “我送送前辈。”

    胡斯立即送秦云出门。

    而那小狐妖则是扶着老母来到门口,看着远处。

    “以后好了,好了。”胡家老母眼中满是喜色。

    小狐妖却满心不安。

    “娘,慧儿。”胡斯走回来,满是喜色,“以后我们家日子就好了,慧儿你也不用再给人洗衣服了。”

    小狐妖挤出一丝笑容。

    ……

    夜色降临。

    穷苦人家,油灯都是省着用的。天一黑,胡家周围一带几乎一片漆黑,没几家点灯的。

    唯有一丝淡淡的月色,洒在这片贫民聚集区。

    嗖,嗖。

    两道身影如风一般降临,正是褚家的那位付先生和梅仑公子。

    “如今天黑,也没什么人敢在外乱走。”付先生微笑道。

    “该动手了。”梅仑公子有些焦急。

    “梅仑公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付先生笑呵呵,“这事,可急不得。还有事先再说一次,两天后,你得把人给我。”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梅仑公子连道,“而且拖延久了,被老太爷发现,我都有麻烦。我不会自找苦吃的。”

    “嗯,那就好。”付先生点头,“我也不想两天后去强夺小狐妖。”

    色令智昏。

    付先生很清楚,这梅仑公子是个容易头脑发热的,所以丑话说在前头。

    “行了行了,赶紧动手。”梅仑公子催促。

    “嗯。”

    付先生点头。

    随即他一伸手,掌心出现了一八卦阵盘。

    “去。”付先生一挥手,八卦阵盘迅速分解,分解成八个部分,分别飞向不同方向,落在周围百丈范围内,自然包围了好些民居,也包括了胡家。

    “阵法已经布置,一念便可催发。”付先生笑道。

    “便看付先生手段了。”梅仑公子期待道。

    付先生点点头,开启法眼,一眼看到屋内那小狐妖的妖气,随即直接传音。

    “小狐妖,还不出来?难道要连累那个断臂废物不成?”一道声音直接传音在小狐妖的耳边。

    “嗯?”

    屋内,和丈夫睡在一起的那小狐妖听到了传到了耳边的声音,这让她脸色大变:“我被发现了?今天白天来的那位秦先生,难道真别有用心?”

    先看了看身旁的丈夫,跟着她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悄无声息就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