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飞剑问道 > 章节目录 第九篇 第八章 柳暗花明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门主。”

    “门主。”

    在场的两位长老以及一众弟子们都恭敬喊道,看到了门主,他们也就有了主心骨。

    褚洪庆,的确是黎山派数百年难得一出的人物,也是门派内唯一的先天实丹境强者。

    “毅儿……”褚洪庆看着面前躺着的尸体,脸色铁青,身体都微微颤抖。

    “门主。”旁边一位冷峻男子却是上前,低声道,“毅长老的尸体我也看过了,致命的伤口就是贯穿额头这一道!即便到现在,依旧残留一丝剑气,凶手应该是操纵剑类法宝刺穿了毅长老的额头。我也曾仔细感应,都觉得胆战心惊。凶手使用的剑类法宝一定很厉害!”

    褚洪庆却是铁青着脸,仔细查看着。

    的确尸体的额头窟窿处,的确残留一丝剑气!剑气锋利恐怖,让褚洪庆都心惊肉跳。

    “如此纯粹的剑气。”褚洪庆瞳孔一缩,“是剑仙!实力应该比我还强些。”

    ……

    安置妥当了毅长老的尸体后,门主褚洪庆又连夜赶回褚家。

    褚家,一厅内。

    “洪庆,外面发生的事我也听说了,你这个当门主的,现在应该在宗派内主持大局,而不是来找我。”褚老太爷披着衣服坐在主位上,略有些耐烦。

    “爹。”褚洪庆站在一旁,明明是一派门主,又是先天实丹境修行人,却依旧无比敬重父亲!旁人看了……只会认为是褚洪庆孝顺!

    “褚成毅的死,对爹而言当然是小事。”褚洪庆连道,“可是他的尸体我看了,动手的应该是一位剑仙,实力比我强。可能是先天实丹境巅峰的一位剑仙,也可能是先天金丹境的剑仙。实力在我之上的一位剑仙,来到我们这黎山城,我自然得禀告爹。”

    “剑仙?”褚老太爷眉毛一掀,“查出身份来历了吗?”

    “还在查!”褚洪庆连道,“爹,对方实力恐怕超过我们整个黎山派,我们该怎么应对?”

    “慢慢查,查出对方来历。”褚老太爷悠然道,“记住一点,不可触怒对方。剑仙一脉……不管是剑阁、越门、灵宝山,还是哪一方势力。都不是我们黎山派得罪得起的。”

    “就这么忍?”褚洪庆有些不甘心。

    他很清楚他这位‘父亲’是何等恐怖。

    褚成毅的死,褚洪庆是想要报仇的,靠自身不够,就只有靠这位父亲。

    “对,忍。”褚老太爷冰冷瞥了眼褚洪庆,“褚成毅的死,只能怪他咎由自取。记住我曾经和你说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给我招惹麻烦。否则我不介意再找一个义子!”

    “我知道的,也会控制好黎山派,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给爹惹麻烦。”褚洪庆乖巧道。

    “这才是好儿子。”

    褚老太爷笑着起身,“好了,我继续睡了,你去忙你的事吧。”

    “是。”褚洪庆恭敬退去。

    褚老太爷看着儿子离去,才皱眉暗道:“杀死褚成毅的剑仙,应该只是路过行侠仗义的。”

    他来到大昌世界能蛰伏万余年都不被发现,一是他的收敛伪装气息的法门厉害。二是终究一个小县城而已,即便漫长岁月偶尔有一个‘天仙’路过,天仙也不会开天眼,一个个去观看凡人。三就是他非常小心隐忍。所以藏匿在无数凡人中,过去也一直没被发现。秦云也是寻找云秀仙人洞府,地毯式以雷霆之眼探查整个黎山城,才发现了他。

    ******

    宅院内。

    秦云眉心却睁开了竖眼,竖眼中有雷霆,遥遥看着褚家。

    清晰看到褚老太爷、褚洪庆交谈的场景。

    “再找一个义子?这个褚洪庆,是他的义子?”秦云暗暗猜道,“名义上,那个叫‘褚成毅’的,是黎山派长老,也是褚老太爷的孙子辈!被杀了,尸体更直接被扔在黎山派的练武场!如此挑衅,他竟然还选择继续忍?”

    “实力能让我感到威胁!如此恐怖存在,却这么能忍……一定有大目标。”

    “他到底在谋划什么呢?”

    秦云遥遥看着。

    ……

    第二天下午。

    胡家一家三口来到了秦云的住处。

    “真漂亮。”穿着肥大满脸麻子的小狐妖看着周围,园子内落花满地,景色秀美。

    “以后我们就住在这了?”胡家老母眼睛也亮起来。

    胡斯看着母亲和妻子,心中却略微好受了些,低声道:“娘,慧儿,以后我们家就不必像过去那般苦了。慧儿也不必再给那么多家洗衣服了。”

    “嗯。”小狐妖点头。

    “胡斯兄弟。”这宅院内的一处楼阁二楼,秦云朝下面看了眼,笑着吩咐道,“这宅子你们大概看过了吧?”

    “看过了。”胡斯连道。

    “你们一家三口以后就住在前院,前院的房间你们随便挑。”秦云吩咐道,“没事别来后院打扰我就行,还有,这是平常买菜开销所需的,你且先收着。”

    说着秦云一挥手,一袋子扔出。

    胡斯连接过,都觉得手一沉,打开袋子一看,袋子内有些碎银子,还有一张一千两银票。

    “这太多了。”胡斯忍不住道。

    “帮我多找些好酒。”秦云吩咐道,过去他喜好美食,可这十五年行走天下,什么美食他都吃的没味道,反而喜好酒。因为偶尔醉醺醺的感觉,他能轻松些。

    “是。”

    胡斯带着老母和妻子小狐妖,都去了前院,开始先将衣物等物先放好,跟着就开始准备晚饭了。

    ……

    “毅长老死的那一夜,梅仑公子和付先生也消失无踪,听梅仑公子的侍从所说,是为了一头狐妖。当时已经查出狐妖的居所,就等半夜去捉拿!那狐妖变作人类,嫁给了胡斯那个残废,就是住在胡家。”

    “胡家搬家了。”

    “找到了,找到了。胡家如今就住在六波桥一带,给一个神秘人看家护院。”

    “打听过了,周围没人认识那神秘人,姓甚名谁都没人知道,不是我们黎山本地人。”

    ……

    黎山城终究是一座县城,以黎山派的力量,即便悄悄查探,也很快查出如今护持着‘胡家’的神秘人有很大嫌疑。

    “门主,现在怎么办?”

    黎山派三位长老都看着门主褚洪庆。

    褚洪庆看着手中的情报,冷声道:“杀了毅儿,还嚣张的直接扔到我黎山派练武场!显然来者不善,是敌非友!”

    “嗯。”其他三位长老也点头。

    “他实力在我之上,背后宗派更是强大。我黎山派终究只是二流小门小派,我们惹不起。”褚洪庆低沉道,“此事,暂且唯有忍!记住,不可去招惹那位神秘人。我们只需要守住黎山派即可,借助我黎山派诸多阵法,先天金丹来,我们也能挡上一挡。”

    “嗯。”

    虽然感到憋屈,可门主都决定了,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

    转眼,秦云来到黎山城也三个多月了,褚老太爷依旧低调隐忍。

    “洞府之门,道符为引。”秦云坐在楼阁中,看着画案纸张上画出的一道符图案,因为只是用普通毛笔墨水画的,仅仅有少许天地灵气蕴含其中,看着这道符图案,秦云颇为烦恼,“必须学会这一道符,并且找到洞府之门,方才有望进去。”

    “符箓我虽然学的少,但这仅仅是先天金丹层次的道符,一天也就学会了。”

    “可洞府之门,到底在哪?”

    “来到黎山城三个多月了,那褚老太爷到底有何图谋没查出来,云秀仙人的洞府也没找到。”秦云摇头。

    忽然传来楼梯脚步声。

    “老爷。”外面有声音传来,“午饭好了。”

    “进来吧。”秦云道,“就放在这桌案上。”

    胡斯这才单手捧着木餐盘进来,放在一旁,将一盘盘菜和一碗饭放在那,更放了一壶好酒,他还笑道:“老爷,这酒是百年份的黎山老酒,刚找到,一壶就花了五两银子。”

    “嗯。”秦云点头。

    只是三个月一直没收获,秦云心情并不太好。

    胡斯在放东西的时候,瞥见了秦云面前纸张上画的那一道符,他也曾是叩开仙门的修行人,此刻看到这道符,不由一愣。

    “怎么了?有事?”秦云看胡斯没出去,不由问道。

    “没事。”

    胡斯连摇头往外走,边走,他边回忆着。

    “没错,就是那道符。”胡斯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秦云,连道,“老爷,我有一事禀报。”

    “何事?”秦云看着他。

    “我曾看到半空中自然显现出一道符,就是这个道符。”胡斯指着秦云的画。

    “半空中自然显现道符?”秦云眼睛一亮,“你在哪看到的?”

    胡斯连道:“我给褚家送木柴,在他们褚家一柴房内,那天阳光正好,透过柴房缝隙射进来……忽然射进来的光线下,显现出了一道符,美轮美奂,我当时都看呆了。道符停留了几个呼吸时间,又消失无踪了。我也就那次看到过。以后再也没看到。”

    “你没和别人说过?”秦云连问道。

    “虚空显现道符,显然不一般。我对黎山派也早就心死了,谁也没告诉过。”胡斯说道。

    秦云点头,心中激动:“洞府之门,道符为引。云秀仙人的洞府入口,是在褚家柴房内?”

    为了云秀仙人洞府,自己耗费三年多时间了。

    没想到最终却是胡斯帮自己一把!

    说起来,自己纯粹是因为不愿看到英雄流血又流泪,想要近距离接触接触,再决定如何帮这位胡斯兄弟。

    谁想……胡斯帮自己的更多!

    这就是因果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