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云看向下方仿佛两座冰雕的魔神尸体目光在贪桐魔神的左手上停留了下那左手上正戴着金色法宝手套护心镜的感应也确定了一点——那法宝手套正是自己所需之物。

    “宝物到手。”秦云微笑着一翻手手持两界图嗖嗖下方的两具冰雕魔神尸体迅速飞去越飞越小钻入两界图中。

    “走。”

    毫不犹豫取出深紫色木牌再度施展虚空挪移直接穿梭到了三千里之外。

    他一走道之领域也消失原本被道之领域压制的众多先天强者们都感觉恐怖的束缚力消散不过这些先天强者们心中依旧紧张忐忑因为刚才他们都看到‘中央大殿’方向完全爆炸开来一片昏天暗地飞沙走石详细情形根本看不清。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迅速冲到了原本中央大殿处只是此刻那宫殿早就化作了废墟周围残留着恐怖的波动地面、建筑残骸都被冻结轻轻一碰触都尽皆化作齑粉。

    “怎么回事?”个个目瞪口呆。

    “魔神老祖的传讯印记散了。”一位贪桐家族核心子弟是侥幸残存的两三个高层族人之一贪桐魔神召见他也是给了他传讯印记。

    只是这次他们这些族人印记还好好的可魔神老祖的印记却散了!

    不但是贪桐家族残存的几个子弟连不远处的羽蛊魔神家族高层也惊恐发现他们家魔神老祖的传讯印记也散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

    两位魔神认识的同伴太多了甚至也和部分先天强者有联系和万象殿有联系。

    在他们俩传讯印记消散的同时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开!

    ‘贪桐魔神’和‘羽蛊魔神’两大魔神在春山城身死连尸体都找不到。这消息震动了‘梅花山’令梅花君主都有些恼怒当即下令严查。

    只是任凭如何查……

    都查不出凶手是谁!

    天下间各大势力都注意到了此事他们只知道凶手施展的招数能令周围冻结温度极低。

    秦云穿梭到三千里外后又驾着黑风以普通先天三重强者的速度飞了两千里后才寻了一无人山头降落下。

    “呼。”

    一翻手扔出两界图笼罩了这一座山头。

    跟着才释放出了那两具冰雕般的魔神尸体一招手那贪桐魔神尸体的‘法宝手套’先取了下来。

    “就是它。”秦云握着法宝手套凭借和护心镜的感应确信无疑“两个法宝手套……如今已经得到一个。还剩下最后一个。”

    “不急先看看这两位魔神都有哪些宝物说不定运气好有件灵宝呢?”

    秦云先将法宝手套塞进了一乾坤袋内随后开始仔细查探这两具尸体。

    耗费了盏茶时间翻了个遍。

    “真穷!”

    “不是一般的穷!或许魔神们数量太多又不擅炼制法宝令他们的宝物比同层次的道家佛门修行人要少?”秦云暗暗摇头好歹一个也是魔神二重天巅峰另一个是魔神二重天。两位魔神身上所有宝物加起来……扣除法宝手套外剩下的宝物也就和黑龙宫主、玉面魔君两位加起来相当那两位只是元神一重巅峰而已。

    大滁世界论强者数量是比秦云家乡要多的!

    但论炼器……

    正常情况下三个天魔绑在一块都赶不上一位道家天仙!

    像秦云家乡在上古时灵宝很稀少。

    可到了现如今一般元神三重天巅峰都是人手一件灵宝的。至于人皇、张祖师、白家老祖他们一个个更是宝物多多。

    “我也不能太贪心毕竟法宝手套已经到手。”秦云拿起乾坤袋呼呼呼将面前宝物尽皆收入其中只是忍不住还嘀咕一句“不过魔神的确普遍穷了些。”

    收起两界图。

    秦云直接变作‘风狼云’的模样又驾着黑风一路飞行。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件法宝手套这件可相对要麻烦些了它的主人毕竟是一位三重天的魔神。”秦云暗道先易后难简单的‘贪桐魔神’先引他出来而后直接干掉轻轻松松。还顺手多灭了一个魔神。

    “三重天魔神论实力虽然比我弱但要杀之正常搏杀恐怕耗费时间就久了时间一长这可是大滁世界遍地都是敌人若是天魔赶到我就完了。”

    秦云明白这点。

    “必须得快。”

    “幸好有洞天剑葫靠洞天剑葫有把握短时间杀死他。”秦云暗道“虽然洞天剑葫灌入一年的剑气才仅仅只能施展一次。可威力却是极大!关键时刻都能起大作用。张祖师将它以一件超品法宝价格卖给我还真是卖的很便宜了它的真实价值绝不亚于一件灵宝。”

    “不过张祖师卖给我之前也说了因为只能剑仙使用所以才这个价。”

    “只是又是谁炼制的这件剑仙才能用的法宝?”

    秦云有了诸多猜测。

    ……

    一路飞行。

    飞了两万多里。

    “曲重城?”秦云站在黑风上眉心睁开了竖眼遥看千里之外的曲重城“最后一件法宝手套就是在曲重魔神手里按照万象殿情报曲重魔神大多时间都是居住在曲重城。”

    雷霆之眼遥遥看去。

    曲重城也是一座古老大城人口过五百万虽然仅仅只有一个魔神家族统治这座城池但曲重魔神乃是三重天的魔神!还是极有威慑力的。

    “看到了。”

    秦云露出笑容他‘看’的清清楚楚在那座大城内一座隐秘封闭的修行殿厅内一位魔神正盘膝坐着他长着三根弯角魔气汹涌秦云早从万象殿得到了天下诸多魔神们的情报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正是曲重魔神。

    “很好整个曲重城仅仅只有一个曲重魔神都没别的魔神干扰我。”秦云暗暗点头“有洞天剑葫有把握短时间将其斩杀。”

    ……

    半个时辰后。

    一个穿着布衣黑发披散着的腰间佩刀男子出现在一条僻静巷子内他笑着看了看自身随即漫步走了出去朝曲重魔神修行的那座隐秘殿厅靠近。

    “距离不足十里怎么我的护心镜没有丝毫感应?”秦云微微疑惑“是因为那法宝手套被收起来被阻挡了感应?可就算是将法宝手套放在洞天之内也是能感应到的。”

    秦云不断逼近。

    九里、八里、五里……

    很快秦云走到一座豪奢府邸外的街道上这里距离曲重魔神修行的殿厅仅仅只剩下一里多些。

    “感应不到。”秦云脸色有些难看。

    他随意走着不知不觉就绕着这庞大的曲重家族府邸走了一圈。

    可是……

    护心镜没有任何感应。

    “难道最后一件法宝手套不在他身上?”秦云心中发凉“万象殿的情报出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