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云一伸手洞天剑葫飞到手掌中迅速变小小心放入怀中。

    “先恢复下法力这一战等了一年了不差这一两个时辰。”秦云盘膝坐在木屋前草地上默默静修释放数千道剑气除了消耗法力对精神负担更大。

    一个多时辰后天阴沉沉的远处更有乌云似乎将要有一场大雨。

    秦云睁开眼。

    眉心处也睁开了竖眼雷霆之眼遥遥看向那冀兀魔神洞府方向。

    “还在炼丹呢?也好心思都在炼丹上正是出手良机。”秦云当即一翻手先收了长期笼罩这座山头的两界图更是取出了那一块深紫色木牌。

    ……

    炼丹的殿室内。

    巨大的炼丹炉炉火炽热无比。

    丹炉旁脸上满是皱褶的冀兀魔神盘膝坐着一直盯着丹炉小心翼翼操纵着这丹炉法宝。而旁边的‘曲重魔神’则是张开嘴巴喷出了绿色火焰这绿色火焰上表层隐隐泛着紫光、黑光。这也是九曲神火小成的标志。若是大成却是有九层色彩仿佛九色绸缎般的火焰。

    九曲神火喷入后令炉火威力大增整个丹炉内部都有隐隐的红光。

    “好停。”冀兀魔神陡然喝道。

    曲重魔神立即一吸喷出的九曲神火又迅速吞入腹内他略有些疲惫忍不住道:“都说炼丹复杂火也分文火、武火‘文火’更是占据超过九成时间才对。怎么你经常来让我喷九曲神火……当初答应你这事我都有些后悔了。”

    “曲重老弟你当初可是答应的好好的而且一旦丹药成了我也是分你一成半的。”冀兀魔神笑道“你只管去歇息五天后再来。记住我一召你你就得立即赶来。”

    “明白。”曲重魔神无奈“答应你三年这三年我会守信诺。”

    “哈哈哈还剩两年而已……到时我自会丹药奉上。”冀兀魔神笑着他实力可比曲重强一头相信曲重也不敢关键时刻玩花样。

    曲重魔神有些疲倦的离去。

    殿门又轰隆关闭上冀兀魔神又静心继续炼丹。

    在大滁世界的魔神一脉修行者中包括诸位君主在内论炼丹冀兀魔神都是足以排在前三的。

    魔神们大多更野蛮更追求力量。对于炼丹、炼器这些繁杂精妙之事大多不精通能称得上炼丹大师的就更稀少了。

    冀兀魔神在弱小时是靠着‘炼丹造诣’才得到栽培!而如今他长期卡在元神三重巅峰便耗费更多心思在炼丹上了因为炼丹也需要参悟种种奥妙……也是从另外一条道路来修行相互促进下也更加有希望突破瓶颈真正圆满达到天仙。

    “嗡。”这炼丹殿室内忽然有空间扭曲。

    冀兀魔神虽然心思都在炼丹上但终究是一位魔道大高手怎能感应不到空间波动?

    “怎么回事?”

    冀兀魔神自然大惊都转头看去。

    只见扭曲的空间波动中一位黑衣青年从中走出他左手正托着一青铜葫芦右手放在葫芦塞子上看着那满脸皱褶丑陋的冀兀魔神。

    “你是谁——”冀兀魔神连站起稍微分出一丝心思照顾炼丹炉大半心思都在眼前这位神秘黑衣青年身上。嘴上说着暗中却开始调动老巢的阵法。

    “卟!”

    右手瞬间拔掉塞子秦云冰冷看着眼前的冀兀魔神。

    “杀!”秦云拔掉塞子的同时也瞬间操纵法宝葫芦内的阵法。

    “轰!”

    一瞬间汹涌的无数剑气从瓶口冲出每一道剑气威势都恐怖的很比秦云灌入进去的要恐怖的多。因为这百万剑气早就形成了一座毁灭剑阵!仿佛漩涡般的风暴从葫芦口冲出冲出后漩涡风暴却是越来越庞大所过之处连虚空都被撕扯粉碎。

    彼此距离太短了。

    冀兀魔神只来得及挥出双掌手掌变得巨大一金色手掌一赤红手掌仿佛巨大的盾牌抵挡在身前。

    “噗噗”毁灭般的剑气风暴下冀兀魔神双手的手套法宝倒是撑得住可他肉身表面衣袍瞬间粉碎身躯表面虽然魔纹流动但开始皮肤肌肉开始碎裂粉碎这种千刀万剐的疼痛感冀兀魔神并不在乎但他却有些惊恐这剑气的威力。

    “太强了是天魔层次存在!要不了多久我就得化作齑粉!”冀兀魔神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洞天剑葫的威力让他对秦云实力有了错误的判断。

    吓得他毫不犹豫就逃!

    轰。

    疯狂遁逃。

    “轰——”百万道剑气风暴摧毁了殿厅在秦云操纵下追杀着冀兀魔神。

    轰隆隆天地震动整个宗派阵法威势调动一时间风云汇聚冀兀魔神更是放出了一件黑色锁链法宝。这黑色锁链法宝变得半透明仿佛流水般在身后涌动形成巨大的漩涡在努力抵挡百万道剑气!不过……不管是阵法还是法宝都被百万道剑气碾压。

    可法宝无损阵法威势也不断再汇聚。

    如果有足够时间不断消磨这百万道剑气因为它是无源之水随着战斗随着消磨终究会没有威胁的。

    可冀兀魔神缺的就是时间!

    “嗤嗤嗤。”阵法、法宝挡不住百万道剑气依旧不断倾泻在冀兀魔神身上令他身体不断被消磨掉一层层血肉。

    “怎么会有天魔层次存在来对付我?”冀兀魔神惊怒“天下间的君主我都认识但从未见过他难道他是从域外来的?”

    冀兀魔神逃跑的同时也透过传讯宝物联系着他效忠的君主——千眼君主。

    “冀兀何事?”终于联系上了。

    “君主有一天魔层次存在来偷袭我。”冀兀魔神传讯焦急道“就在我洞府这里还请君主救救小的性命。”

    “天魔层次存在?”千眼君主也吃惊“是谁?”

    “我快扛不住了。”冀兀魔神焦急传音“我不认识他我猜是域外来的。”

    “这剑气风暴太可怕。”冀兀魔神立即明白“周围空间被冻结那些剑气更是摧毁空间。我根本无法虚空挪移这么消耗下去我死定了。”

    “封!”

    冀兀魔神为了活命开始疯狂反扑。

    只见他身体急剧变得巨大他一只脚就比下方的建筑还要庞大整个人站在那比大山还要巍峨那一双手掌更是两座大山般一座金色手掌大山一座红色手掌大山强行拦截在百万道剑气上。

    百万道剑气则是转向轰击冀兀魔神庞大身体上大量筋骨血肉不断被摧毁。

    “走。”冀兀魔神毫不犹豫。

    嗖。

    一团血光裹着元神抛弃了庞大的肉身瞬间遁逃速度比肉身遁逃飙升了十倍不止。

    秦云见状却是眼睛一亮百万剑气风暴立即放弃追杀冀兀魔神元神转而绞杀了冀兀魔神庞大肉身其中的一只手臂令那金色手套抛飞了出来秦云也顾不得炼化直接施展两界图强行将那金色手套给收入了其中。

    “到手了。”秦云露出喜色“这最后的法宝手套终于得到了!完整的帝君神甲我凑齐了。”

    他的目的从来不是杀冀兀魔神而是为了这法宝手套!

    “什么?这剑气风暴没追杀我元神反而先去摧毁我肉身手臂夺走法宝手套?”那遁逃中的冀兀魔神元神一惊“难道当初杀死贪桐魔神、羽蛊魔神的神秘凶手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