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飞剑问道 > 章节目录 第九篇 第三十四章 神仙神仙,我答应你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贺谦就是当初开启世界通道的妖魔朱八、洪九两位转世仙人联手都无法阻止后来还是秦云出手令妖魔贺谦仓皇逃走。

    后来这贺谦又奉命前往西海龙宫掳走了秦云的妻子‘伊萧’更是对整个天下宣称已经杀了伊萧这是对秦云杀戮妖魔的惩罚!

    “改变了容貌连生命气息都改变了。可是你以为瞒得过我?”秦云眉心的‘雷霆之眼’死死盯着数百里外那位白袍干瘦男子“我一眼能看出你这肉身是大山之体!整个天下先天金丹层次又是大山之体的又能有几个?更何况因果线也看的清清楚楚!”

    秦云的雷霆之眼在仔细观察那白袍干瘦男子时对方的因果线颇多但因果线却只在周围三尺出了三尺范围就一片雾蒙蒙难以看清。

    显然有法门或者宝物在遮掩因果。

    因果线若是不遮掩有厉害强者就可以循着秦云自身的因果线!循着被掳走妻子的因果线追查下去追查到敌人身上。而一旦遮掩!就没法查了。

    “那条血色的因果线。”秦云雷霆之眼只是一眼就觉得其中一条因果线和自己有所关联。

    待得仔细一查看。

    那条因果线中有着一段段画面都是贺谦、秦云充满恨意的模样。

    “秦云敢坏我好事!”

    “哈哈哈我让你妻离子散!”

    “这才刚开始等着吧你会知道什么叫痛苦什么叫绝望!”其中一段段场景中贺谦面容狰狞疯狂。

    其中也有一段段秦云的场景。

    “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捉住你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贺谦!我一定会找到你会找到你的!”

    “萧萧!”

    ……

    两个人各自的恨意杀意在这条因果线中。

    “快十七年了。”

    “苍天有眼我终于找到他了。”秦云默默道。

    “萧萧只要活捉了他审问出来我就有望能救出你了我们就能团聚。还有我们的女儿。”秦云这一刻也忐忑因为他不清楚妻子女儿到底是怎样甚至女儿是否安然出生他都不知道。

    秦云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份紫玉道符。

    这份道符是秦云手中最珍贵的一份道符!只要施展可令周围三百里内虚空冻结敌人无法‘虚空挪移’也无法撕裂虚空通道遁逃。

    当初靠价值一件下品灵宝的‘域外天魔尸体’秦云在神霄道人张祖师那换了不少好处比如好些九转灵丹、虚空挪移符、虚空冻结符、神霄遁行符、孕养飞剑的诸多天地奇珍、镇守大阵等等。虽然已经用了少部分。但许多还在手中。

    “这次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他逃掉。”秦云暗道“不过我如梦剑第三式‘明月夜凉’就足以冻结虚空不到必要无需使用这份道符。”

    嗖。

    秦云在云雾间飞行飞向远处那座城池眉心‘雷霆之眼’则一直盯着贺谦。他根本不敢间断就怕贺谦溜掉再也找不到!

    ……

    裕山郡城。

    变幻容貌气息的‘贺谦’正站在裕山郡城最大的家族‘甘家’老祖面前二人坐下喝着茶闲谈。

    “甘兄那个姓荆的可曾抓到了?”贺谦询问道。

    “没有还是让他逃了。不过瞿长老也说了那姓荆的中了剧毒不死也废了成了一个废人对我甘家再无威胁也没必要再对付他了。”甘家老祖忍不住道“说实话用他父母性命威逼他更害得他满门被灭我觉得还是做的过分了!唉当初我怎么就下了这样的命令?估计也是太过愤怒红了眼吧。”

    贺谦一听当即笑道:“甘兄修行界什么手段没有?他或许就能实力恢复我觉得不能心慈手软得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甘家老祖眼神开始迷茫起来。

    “必须全力捉拿。如果时间拖久了他逃远了就难追杀了。”贺谦说道。

    “全力捉拿……”甘家老祖喃喃低语。

    贺谦微微一笑。

    甘家老祖眼神渐渐恢复清明。

    “甘兄让他逃了可就麻烦了啊。”贺谦说道。

    “怎能让他逃掉?”甘家老祖眼中顿时有着煞气道“这个祸害自然都斩草除根。”

    “来人!”

    甘家老祖立即下令。

    很快。

    随着甘家老祖一声令下甘家的人马以及甘家控制的‘君山派’立即大肆出动城内城外全力追查。

    ……

    贺谦却悠然拜别甘家老祖他在裕山城内很快就找到躲在一僻静民居内身中剧毒的灰衣青年那灰衣青年脏兮兮的狼狈的很肚子又饿。

    “快开门快开门。”

    有甘家人马正一处处民居的搜查。

    “追来这了?”脸色发白的灰衣青年眼中有着痛苦愤恨“甘家我都废了甚至满门都被灭了只剩下我一个苟活。还不放过我?我为你了甘家做了那么多事好歹也是一条好狗吧我刚得到奇遇你甘家就如此之狠!”

    “你们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灰衣青年从后门逃出小心翼翼开始逃跑。

    甘家人马正在搜查。

    可不知为何……

    恰好和‘灰衣青年’交错而过就差一点点。

    “哼哼。”贺谦却是暗中看着引导着一切以他的手段影响些凡俗太容易了。

    ……

    “奇怪。”高空云层上隔着十余里秦云眉心雷霆之眼俯瞰着下方暗暗皱眉“这个贺谦先是以迷惑心灵的法门影响那位甘家老祖。又故意让一些追杀人员逼近灰衣青年又却帮灰衣青年一次次逃脱?他是在故意玩弄这灰衣青年?”

    “听起来这灰衣青年叫‘荆非’原本只是甘家下人侥幸叩开仙门成了修行人而已。”秦云暗暗道“为何令贺谦这个大妖魔耗费这么大精力?”

    贺谦本是元神三重巅峰的魔神!如今能潜入到大昌世界作用更大。

    按理说他应该小心翼翼唯恐暴露。

    此刻却在这算计一个很普通的凡俗小子甚至如今都成了废人的小子就显得很奇怪了。

    ……

    天黑了。

    那灰衣青年如丧家之犬逃窜大半天后钻进了一片贫民区域。

    “荆非那叛徒就在前面。”

    “他定是在这一带给我搜。”

    大批人马开始搜查。

    灰衣青年‘荆非’狼狈冲进一破庙内破庙内有一破水缸荆非又饿又渴刚冲过去捧着破缸里面的积水要喝上几口但看到水中倒影。

    “这是我吗?”荆非看着自己。

    脏兮兮全身破烂眼神疲惫。

    成了一个废人连普通人都不如如今又饥又渴。外面还在追杀。甚至举目无亲……满门都被灭了这一刻荆非一直撑着的那根弦终于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甘家你不让我活哈哈好好。”荆非泪流满面“是你们逼我的逼我的。”

    他本是贪生怕死之人。

    只要有一丝活的希望他都会苟活。

    可他没有活路了。

    “呼。”荆非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木雕的小人。

    “神仙神仙我答应你但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甘家每一个人都死。”荆非对着手中的木雕小人说道。

    远处一处屋顶上贺谦站在那但所有人都对他视而不见。贺谦看到对方拿出木雕小人不由露出笑容:“终于来了。”

    而高空云层上秦云心中一紧只是心中暗暗疑惑:“神仙神仙我答应你?喊木雕小人神仙?这妖魔贺谦到底在图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