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秦云来到天狼大陆的这一天,大昌世界,神霄门的隐秘殿厅内。

    高冠道袍的张祖师盘膝坐在这。

    他的第二元神在碧游宫‘万法池’闭关修行,他本尊同样也在闭关。

    “哗。”

    张祖师眼前虚空荡起涟漪,出现裂缝,连接着遥远的一处,一位扛着大葫芦的老头笑眯眯看过来:“神霄师弟。”

    “郭师兄。”张祖师客气道,“郭师兄可是找到尸体了?”

    “你要的尸体,我给你凑齐了。”这老头一招手,背后大葫芦的瓶塞便飞起,跟着从大葫芦中飞出了三道身影,这三道身影迅速钻进虚空裂缝,好一会儿,才来到大昌世界,跌进这隐秘殿厅中。

    这三道身影,一个是凶戾魔神,一个是雄壮牛魔,以及鳄龙妖怪。

    个个都是达到天妖天魔层次,且都是修肉身的,当然都已死了。

    “幸好都是些死物,否则就要你来碧游宫自取了。”老头笑道。

    “谢郭师兄,郭师兄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张祖师说道。

    “神霄师弟,听其他同门说,看到你进万法池了?”老头忽然眯着眼问道。

    张祖师微微一愣,点头:“是。”

    “这么早就进万法池?”老头忍不住疑惑,“这可不是你神霄的性子,你修行最是不急不躁,其他同门瞧不起你,你之前都丝毫不在乎。”

    能被灵宝天尊收为弟子的,虽说从盘古开天地至今有数万计,可放在茫茫三界,且漫长岁月下来,能成道祖亲传还是很难得的,成金仙大能是罕见,可达到天仙八九重天的却常见的很。

    神霄道人一直卡在天仙三重天,的确太弱,属垫底的。

    “过去我不急,现在,必须得突破了。”张祖师笑道,“此事谢过郭师兄,我就继续闭关了。”

    “好好,不打扰神霄师弟你。”老头笑呵呵应着,虚空涟漪合拢。

    这隐秘殿厅内。

    张祖师看着眼前这三具新搜集来的尸体:“有了这三具,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就能布置成功。”

    “神霄雷法,我也创造到天仙六重了。”

    “以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为引,可引一丝混沌神雷气息,根基方才圆满。”张祖师默默道。

    他也是极骄傲之辈。

    在大昌世界,就自创出天仙层次神霄雷法。

    拜师道祖后!能观看到许多三界最顶尖法门,他自然也有野心!欲要打下最扎实的根基!搜集天魔层次的尸体,他这些年也只是顺便,若是刻意搜寻,多付出些灵宝为代价,短时间就能凑齐。可凑齐了,若是法门没能创造,一样也不好突破。

    如今阵法所需凑齐、法门也完善,突破之日也不远了。

    “先炼化这三具尸体,以雷法将其炼成都天神魔。待得十二都天神魔尽皆准备就绪,便可突破。”张祖师默默道,“到时候,妖魔九脉剩下的这八脉……也可以灭掉了。”

    唯有实力大进,才能在破掉妖魔八脉镇守大阵的同时,也保护住阵法内的那些凡俗们。

    那位魔神帝君如此想要占领大昌世界,的确让张祖师隐隐感到危机,这才不惜一切尽快突破。即便将碧游宫最珍贵的一次机缘‘万法池修行’给提前用了。

    ××××××

    天狼界,天狼大陆上的‘宝象宫’,这里便是黄袍尊者居住修行之地。

    他麾下的二十九位战将也都居住于此,便是一百零八护法来拜见,也是居住在这。

    “来来来,喝。”

    “既然是褚负的兄弟,便是我猛古的兄弟。”

    在宝象宫的其中一座洞府内,这里是褚负的住处,如今却是有十余位战将、护法在这,这些都是和褚负关系极好的,方才今日被邀请到这。

    “喝,喝。”秦云也是来者就举杯,尽情喝酒。

    他是想要救女儿的,和这些战将、护法关系也得尽量拉拢好,说不定就需要他们帮忙。

    “这酒杯不过瘾,我们用这个喝。”

    “好,我便陪猛古兄。”秦云也抓起一酒坛。

    “猛古,你别灌秦云兄弟了,谁像你这么喝酒的,一坛坛的喝。”

    “秦云兄弟还没说,你们多嘴什么。”这位叫猛古的,是一位赤红头发的大汉仰头就喝掉了一坛酒,一扔酒坛,他哈哈笑看着秦云,“秦云兄弟够痛快,我猛古今天高兴,便为大家舞上一曲助助兴。”

    “舞上一曲?”

    刚一口气喝掉一大坛酒,身上也沾上酒水的秦云,有些吃惊。

    “哈哈哈……”

    这叫猛古的大汉,扯掉身上的衣袍,裸露着上身,他身上都有着火焰纹。

    只见这猛古,一招手,左手抓着一大盾,右手抓着一大斧。

    “咚。”

    斧背一敲手中大盾,轰鸣阵阵,波纹般冲击着整个殿厅。

    猛古肆意施展着盾法、斧法,以他的实力境界,一时间都化作了数十个残影在殿厅内,同时一股炽热的火焰气息在升腾。这股火焰气息带着古老神秘的气息……在半空中,隐隐显现出了一尊魁梧的身影,那魁梧身影的头发都是一缕缕火焰构成,双眸中也有着火焰,单单看了都感觉到窒息。

    “这是?”秦云感觉到了心悸,这气息很微弱,但却似乎比蒲曲龙君的气息还要可怕。

    “这是祝融大神。”一旁褚负馆主却是传音道,“我猛古兄弟可是祝融大神的后裔。”

    “祝融大神?”秦云略显疑惑。

    “秦云老弟你知道的少,盘古未曾开辟天地时,混沌中有神魔诞生,如三位道祖、佛祖、龙族始祖‘祖龙’、女娲娘娘、共工大神、祝融大神……许多古老存在,都是从混沌中诞生。”褚负馆主传音道,“猛古他虽然和祝融大神隔了很多代,可也觉醒了,在尊者麾下战将中,猛古的实力可是排在前五的。”

    秦云点头聆听。

    “好。”一旁的俊美瞎子男子,眼睛虽瞎了,但能感应着气息的波动,他笑着拿着筷子,敲击着旁边的器皿。

    “叮!”“叮!“铛!”“咚!”

    随着敲击,乐曲声响起。

    一首激烈的战曲,让秦云都为之沸腾。

    “离烛,他可曾是天庭的乐师。”褚负馆主传音介绍,“也追随尊者一同反下天庭,他亲自奏乐,可是难得听到。”

    秦云聆听着。

    虽然猛古的战舞引起的‘祝融大神’气息澎湃阵阵,可是渐渐的,秦云却被那‘离烛’的瞎子战将敲击的乐曲所吸引,那声音浩瀚悠远,仿佛将秦云带到了远古的一处战场,战场上,无数天兵天将和妖魔们在厮杀着。

    许多天兵天将,拼掉性命倒下。

    秦云听着听着,竟然都气血沸腾,忍不住眼睛都泛红。

    “喝!!!”猛古一声大喝,令殿厅都震动。

    那俊美瞎子男子也停下敲击。

    猛古转头看来,忍不住道:“离烛,每次听你敲‘战颂’,我都想要杀到天庭去,我等为天庭征战四方守护三界,多少兄弟战死?可天庭却对我们如此无情!”

    “好了,猛古,你都醉了。”褚负皱眉喝道。

    猛古似乎清醒了些,看了看秦云,点头:“今天是欢迎秦云兄弟的,不说那些,来来来,秦云兄弟,我们继续喝。”

    ……

    秦云也观察着。

    他惊讶发现,‘褚负’在这群战将中颇有威信,像这次赴宴的十二位战将中,实力最高深的‘猛古’和‘离烛’,却都隐隐以褚负为首。

    “这位褚负馆主,在黄袍尊者麾下地位似乎挺高。”秦云暗道。

    宴会终散。

    这些战将护法们一一离去。

    褚负也将秦云送到住处。

    “这是之前金蛇护法的住处。”夜,褚负带着秦云来到一座庭院,“你击败了他,如今这就是你在宝象宫的住处了。”

    秦云看着眼前的庭院。

    论占地,比褚负馆主的洞府可小了十倍。

    “不必送了,褚负大哥也早些歇息吧。”秦云说道,一天的相处,他和褚负关系也亲近许多。

    “秦云。”褚负则是从怀里取出了一卷竹简递给秦云,“这是贪狼星君赠与我的一卷剑术,我也暂借你一阅,明日当归还于我。贪狼星君乃是北斗七星君之首,擅剑术,剑术足以排在三界前十,是真正的金仙大能,这一卷剑术,我一直贴身收藏,来到天狼界后,也只是借给黑杀翻阅过一次,你务必珍惜。”

    秦云吃惊。

    贪狼星君的一卷剑术?

    “这,这……”秦云只觉得眼前这一卷竹简太过烫手。

    道,不可轻传。

    褚负就这么让自己翻阅了?

    “让你看你就看,这么小气作甚?兄弟都能生死相托,更何况一卷剑术。”褚负看着秦云。

    秦云感觉到褚负的真诚,这一刻他明白,为何像‘猛古’‘离烛’等骨子都很骄傲的战将,却都隐隐以褚负为首的原因了。

    “好,秦云不推脱。”秦云有些激动,郑重道,“这卷剑术,秦云收下了。”

    说着秦云伸手郑重接下。

    “我可等着你剑术提升后,我们好好切磋呢,哈哈哈,来到天狼界,我早就手痒的很了,可惜,一直没有厉害的剑术高手,真是寂寞。”褚负给了秦云这一卷竹简后,随即便离去。

    秦云握着这卷竹简,看着褚负离去背影,许久才转身走向自己的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