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片刻。..</br></br>    门房回来了,崔连峰则精神一震,心中期待的很。</br></br>    “崔长老。”门房却道,“夫人说了,老爷他如今不在大昌世界,什么时候回来也说不准。等回来时,夫人会告诉老爷的。”</br></br>    “不在大昌世界?”崔连峰微微一愣,只能点点头,“谢谢了。”</br></br>    说着转身无奈先离去。</br></br>    ……</br></br>    秦云这些年的确长期在秦府潜修,只是偶尔关键时刻会去碧游宫闭关。</br></br>    碧游宫,虚岛。</br></br>    虚岛,是类似于‘断剑谷’的一处修行圣地,它是一座在虚空中的岛屿,约莫百里!有上千名碧游宫弟子们盘膝坐在虚岛上,每个弟子之间,也是相隔数里地互不干扰。</br></br>    “周天圆满?”秦云也是这上千名盘膝静修的弟子中的一个,他远远眺望着虚岛的外围。</br></br>    虚岛,被一片虚空包裹。</br></br>    这片虚空如球一般,包裹着一座岛屿,虚空上隐隐有金色符纹流转着。</br></br>    “天仙后期,大多都在参悟虚空。”秦云遥遥看着流转的金色符纹,“虚空是真正的周天圆满,我的剑道积累也算够高了,周天星界、周天星衣离小成,总是差一丝丝。到底哪里欠缺?”</br></br>    明明感觉积累够了。</br></br>    神通离小成,似乎触手可及,可就是一直没突破。所以秦云才来碧游宫闭关。</br></br>    “服用一颗五觉仙丹吧。”秦云翻手拿出了黄皮葫芦,从中取出倒出了一颗泛着彩光的仙丹,当即一口吞下。</br></br>    服下后。</br></br>    秦云顿时灵光涌现,过去的剑道积累,立即碰撞产生诸多灵光,一个个灵光不断推演产生一个个感悟,脑海中也有一招招剑法出现。</br></br>    对秦云而言……天地万物,尽皆可化作剑道。..</br></br>    剑,就是他观看世界的方式。</br></br>    时间一天天过去,十五天后,秦云才停下修行。</br></br>    “成了。”秦云露出笑容,“周天星界、周天星衣这两门大神通,总算突破了,达到了小成之境。”</br></br>    这两门大神通,源自于上古天庭。</br></br>    小成,便可匹敌天仙九重天。</br></br>    若是大成,都能和金仙佛陀等大能者们斗上一斗。</br></br>    至于圆满?圆满之境的周天星界,十个八个金仙佛陀困在其中都休想逃脱。不过上古天庭灭亡之后,再也没谁能达到这一步。</br></br>    “仙丹等外物,的确对修行有助益,不过这些都是小助益,听说‘万法池’才最是神奇,效果百倍千倍于这一颗仙丹。”秦云暗道,“不过,达到天仙极致瓶颈之后,才是进万法池之时。”</br></br>    按照许多师兄师姐的经验。</br></br>    就算进万法池没能突破到金仙,一般自身也会有大收获,实力也将有所提升,将会不断逼近金仙层次。</br></br>    “该回去了。”秦云起身离开了这虚岛。</br></br>    ……</br></br>    蒙蒙清光降临,秦云又回到了大昌世界广凌城秦府。</br></br>    “爹。”正踏着小镜湖湖面练剑的秦依依,看到秦云不由连喊道。</br></br>    “依依。”秦云笑看着女儿,这些年过去,依依也更成熟了些,大姑娘了。</br></br>    “爹,你这次闭关挺久的,都大半年了。”秦依依踏着湖面走到岸边。</br></br>    “还是服用了一颗仙丹才突破,否则,估计闭关十年二十年都是寻常。”秦云笑道。</br></br>    “爹,你不是给了我几颗仙丹么?”秦依依连说道,“还是爹你用吧。”</br></br>    “放心,我自己够用。..”秦云笑道,“而且我的剑道越来越近天仙极致,寻常仙丹对我的帮助会越来越低。”</br></br>    若是达到瓶颈。</br></br>    吃几颗仙丹,帮助都可以忽略。</br></br>    也就在高速提升期,帮助才会明显。</br></br>    “萧萧。”秦云看到远处院门口走来的妻子。</br></br>    “云哥。”伊萧笑道,“剑阁的崔连峰一个月前曾经来过,他竟然让府门外的门房帮忙传话,要求拜见你。”</br></br>    “让门房传话?拜见我?”秦云惊讶。</br></br>    “如此正式求见,估计有重要之事。”伊萧道。</br></br>    “嗯。”</br></br>    秦云点头,立即循着因果联系,感应到了崔连峰。</br></br>    “崔兄,我是秦云,刚刚回来。”秦云直接顺着因果联系传音了过去。</br></br>    没过多久。</br></br>    门房就跑到了后花园,看到秦云就连恭敬道:“老爷,崔长老求见。”</br></br>    “让他进来。”秦云说道。</br></br>    很快,崔连峰进来了,他来到后花园看到秦云、伊萧、秦依依。</br></br>    他面色颇为郑重,走到秦云面前便直接跪伏下欲要行大礼。</br></br>    “崔兄,你这是作甚?”秦云连道,法力更是托住崔连峰,不让他跪下,“有什么事尽管直说。”</br></br>    崔连峰无法跪拜,只能躬身行大礼,才说道:“秦兄,我的确有一事要求你。”</br></br>    “直接说。”秦云说道,伊萧、秦依依也在一旁听着。</br></br>    崔连峰看着秦云,眼中有着渴望:“我想要求秦兄,传授我剑仙元神法门!就在前些时日,我已经入道,道之领域十里!可我一个剑仙,并无凝练元神的法门。我听说,三界当中,除了太上剑修一脉,只有秦兄你自创出了剑仙元神法门。所以,我来求你。”</br></br>    “我知道,道,不可轻传。秦兄你为了自创剑仙元神法门,也历经艰辛,不可能随随便便传授。但我若无法门,就永远只是凡俗,五百年大限一到,那就是黄土一堆。所以我只能来求你。只要秦兄愿意传授法门,需要我做什么,秦兄都只管吩咐。”</br></br>    秦云听了后,却是皱起了眉头:“这件事……”</br></br>    见秦云皱眉模样,崔连峰连道:“我知道,我实力低微,可还请秦兄看在过去的交情份上,看在我一心求道的份上,能传我法门。”</br></br>    “崔兄。”秦云说道,“法门虽然不可轻传,但你我都是大昌世界中人,过去又有交情在。你来求我,我当然可以传授给你,可是……我这一法门,道之领域得五十里,方才能够凝练元神。”</br></br>    “道之领域五十里?”崔连峰惊愕万分。</br></br>    “嗯。”</br></br>    秦云点头,“剑仙法力太过锋利,要孕养元神非常难。我打听过,就算是太上剑修一脉,也得道之领域三十里,才能凝练元神。我这一脉……法门我初创,虽我进行过数次完善,但最起码得道之领域五十里才能入门。”</br></br>    “即便将来漫长岁月经过完善,恐怕我这一脉,凝练元神难度,也不会比太上剑修一脉低多少。”秦云说道。</br></br>    崔连峰愣住了,随即有些苦涩。</br></br>    “都说剑仙厉害,越是厉害法门,凝练元神门槛自然会高。”崔连峰自嘲一笑,“只是我没想到,都道之领域五十里才能凝练元神。”</br></br>    “我这次入道,道之领域十里,此生怕是无望了。”崔连峰当即道,“谢秦兄告知,那我就走了。”</br></br>    随即他转身离去。</br></br>    秦云想说什么又只能暗暗叹息。</br></br>    太上剑修罕见,自己这一脉暂时也没有新传人。就是门槛高!</br></br>    凡俗剑仙要达到道之领域五十里,可不是容易事。自己当初凡俗时,都是达到天仙中期才自创出了元神法门。</br></br>    “我也很想帮他,毕竟大昌世界凡俗剑仙难得有一个入道的。”秦云说道。</br></br>    “能逍遥五百年也很不错了,这世间,比崔长老苦的人可多多了。”伊萧则道,当初她被囚禁时,一开始日日夜夜受化龙之苦,又为女儿日日流泪,又思念丈夫。那是真苦。所以她格外珍惜如今的日子。</br></br>    “对了,萧萧,碧游宫第二重考验,我准备换个目标。”秦云说道。</br></br>    碧游宫第二重考验,是斩杀一位天魔或者罪孽极大者,实力至少天魔七重天。</br></br>    “换个目标?你之前不是选的是一位八重天天魔,你准备换谁?”伊萧问道,秦依依也在一旁听着。</br></br>    “火傀老魔。”秦云说道。</br></br>    “是他?”伊萧忍不住道,“你说过,西海上古天龙的家乡‘龙山界’,就是被这位火傀老魔占领,更杀死大批龙族。”</br></br>    “嗯。”秦云点头,“西海上古天龙死前唯一的希望,就是骨灰能洒在龙山界的千转龙湖。”</br></br>    “可火傀老魔是九重天的天魔。”伊萧说道,“是不是太难了?”</br></br>    “你有所不知。”秦云笑道,“火傀老魔的确名气很大,实力也挺强,不过他最出名是他的傀儡之术。他的一大群傀儡围攻起来……当初大群龙族盘踞的龙山界,都最终被踏平!就是一般的九重天的天仙也不愿意招惹那一大群傀儡。”</br></br>    “我之前也没想着对付他,准备先选个弱些的天魔七八重天,选个软柿子,好通过第二重考验,得到群星殿的宝物。”</br></br>    “可现在,我神通已经有所突破,周天星界小成!周天星界这门神通最不怕的就是群攻。”秦云笑道,“所以,火傀老魔的傀儡之术,恰好被我克制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