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一次来拜访秦云,宾主尽欢。

    李如济也明白了这孟一秋的傲气在哪了,或许神榜第一的‘夏侯真’能威胁到孟一秋。但至少他们楚国是根本奈何不了孟一秋丝毫的!

    如此存在,只可为友,不可为敌!

    ……

    自新王登基后,段家就人心惶惶,就怕有一日抄家灭族!

    帝京城的老百姓们也为之唏嘘慨叹,‘段家双姝’‘段家八艳’恐怕也落不得好。

    “红颜多薄命。”

    “段家兴盛这么多年,这次怕是要倒了。”

    “谁让段家愚蠢,站在前太子那边。”

    帝京城许多地方都有议论。

    但正月初九那天。

    楚王‘李铖’竟亲自来到段家,段家受宠若惊激动迎接,楚王‘李铖’更是表示对段家老祖‘段老将军’的敬佩之心……

    正月初十,段奇玉竟然升迁了,直接成为帝京城五大军团‘烈山军’的统帅!段家好些在官场上的子弟都有所升迁,让帝京城许多人都目瞪口呆。都说段家要完了,现在反而越加兴盛,却是出乎很多人所料。而帝京城一些真正的权贵阶层,却隐隐都有所了解……

    这背后,都是因为那位居住在青玉湖旁宅院内的周山剑派太上长老——‘冰霜剑’孟一秋。

    ******

    时间流逝,几多风雨,几多春秋。

    转眼已是五年过去。

    “哈哈哈……”

    魏国都城外,妙道山上,那山顶木屋内传来笑声,一位银发老者畅快走出屋子。

    “终于将黑古魔体练成了。”银发老者心情畅快。

    “烈儿,速速过来。”银发老者直接遥遥传音给都城王宫内的夏侯烈,虽然距离颇为遥远,道之领域是无法覆盖,可精神外放却是足以覆盖到王宫了。

    嗖!

    远处都城内,一道流光冲天而起,以极快速度飞了过来,片刻,便降落在妙道山山顶,正是穿着镶着金纹的黑色衣袍的夏侯烈。

    “祖父。”夏侯烈看着银发老者,满是喜色,“祖父,你如今出关是……是练成了?”

    “对,练成了。”银发老者点头。

    “恭喜祖父,贺喜祖父。”夏侯烈连恭敬行礼,高声喊道,声音都微微发颤。

    “哈哈哈……”

    银发老者大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天。”

    “是,等太久了,如今该是我魏国统一天下了。”夏侯烈也激动。

    “当初我对付那李如济,李如济肉身极强,明明我境界比他高,却也不好和他拼命。”银发老者说道,“如今不同了,我黑古魔体练成,便不惧生死搏杀。”

    “若是他的实力提升足够多,能够给我带来威胁,也是好事!或许就能助我更进一步,有望破碎虚空白日飞升。”

    “若是提升不够多,他就死定了。”

    银发老者心中满是战意。

    虽然统一天下也是目标之一,可他内心中却隐隐更渴望,李如济能够给他带来威胁。

    因为,无敌也是一种寂寞!

    “祖父准备怎么做?”夏侯烈问道。

    “三日后,我直接出发前往楚国帝京城。”银发老者说道,“我的道之领域下,轻易能发现那李如济!他飞行之速远不如我,逃不掉的。我会在楚国帝京城,将他当场斩杀。”

    夏侯烈全身热血澎湃。

    终于等到这天了。

    “祖父,等那李如济一死。”夏侯烈连道,“楚国将会人心惶惶,各方将领,甚至一些大家族主动投靠我魏国的都会有许多。”

    “没了入道强者为依仗,我魏国不动手,楚国都会分崩离析。”银发老者说道,“好了,我还需准备下,以最好状态去迎接那一战。毕竟,李如济或许实力已经大涨。”

    “嗯。”夏侯烈点头,“这三日我亲自给祖父守卫,不让任何人打扰。”

    银发老者微笑点头,随即他转身又回了木屋。

    木屋门关上。

    银发老者盘膝坐着,闭上眼睛,开始调整心境,甚至脑海中将诸多战斗招数一一推演,好为这最重要的一战做准备。

    ******

    帝京城依旧一片繁华,人们根本想不到三天后帝京城就将迎来一场惊天大战。

    清晨,青玉湖旁,孟家宅院内。

    “呼呼呼。”

    秦云手持冰霜剑,在练武场上练着剑。

    每日早晨秦云都会练剑,剑光流转,周围天地都出现一圈圈光晕,光晕内隐隐有世界生灭,也隐隐有无数网状,又变成一层层浪潮澎湃……种种异象,代表的是秦云不同的剑法招式。

    而在不远处,一名唇红齿白的孩童正看着秦云练剑,孩童旁便是那龚燕儿。

    五年过去,龚燕儿愈加娇艳。

    “欢儿。”龚燕儿看着自己的儿子,却有些心疼,“欢儿小时候还比较活泼,怎么越大越安静,不过他倒是最喜欢看他爹练剑。”

    小孟欢聚精会神看着秦云练剑。

    他这年纪,可不懂得剑术,可就是觉得父亲练剑好帅气。

    “欢儿。”龚燕儿在一旁小声道,“我们今天去段家,去找大姐姐大哥哥们,好不好?”

    “哦。”小孟欢应了声,依旧盯着秦云练剑。

    “你就不想大姐姐大哥哥?”龚燕儿继续问道。

    小孟欢却没说话。

    龚燕儿无奈。

    许久……

    秦云终于练剑结束,眉头微微皱着。

    可看到远处的小孟欢,秦云不由露出笑容,笑着走过来:“欢儿。”

    “欢儿就喜欢看你练剑,都不出去玩了。”龚燕儿无奈说道。

    秦云笑捏了下小孟欢的小脸。

    “爹,你刚才剑术好漂亮,好厉害,好美。比天上云朵还美。”小孟欢连说道。

    “那你想不想学?”秦云笑着问道。

    “嗯。”小孟欢连点头。

    一旁龚燕儿吃惊,连道:“现在就开始教了?”

    “六岁了,可以开始教了。”秦云说道,“你们今天是打算去段家的吧,就先去段家吧,明天开始,我就教欢儿练剑。”

    “爹,不能现在教么?”小孟欢已经捡起了旁边一根树枝,连连摆了几个姿势。

    “哈哈,不急在一时,既然和段家约好,先去段家吧。”秦云笑道,自己府上可没其他孩子,孟欢也需要和同龄人多玩耍玩耍。安国公府段家却是上千人口的大家族,小孩子也颇多。

    随即,龚燕儿将有些不情愿的小孟欢直接抱着带走了。

    秦云则是独自坐在一旁,有侍女来倒茶。

    来到这世界,秦云最重要的就是修行!

    一梦百年,为的就是修行。

    至于这世界争霸,建国,他都从来没想过。

    “我的剑道,问题越来越大了。”

    秦云皱眉。

    “我的剑道,是在家乡打下根基!在前一个世界仅仅十年就入道,五十年下来则更加深入。”

    “可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却发现自己的剑道,基础不够扎实,有太多方面没考虑到。”

    这个世界,因为都是近身战。

    一代代人杰,推陈出新,将剑术各方面都推演到极致。

    秦云汲取这个世界的一代代人智慧结晶后,也不断完善着自己剑道。

    “原本我自问,我的剑道够完美。”

    “可汲取这世界的剑术精华后,弥补了我很多方面缺陷,基础完美的多。基础太完美,反而越加显得我剑道粗糙。”秦云摇头,“原本觉得,只要补充完善即可。可越加补充,越加觉得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