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阳春三月,春风似剪,吹绿了江南岸。

    昨夜细雨如织,清晨雨停了,青翠欲滴的绿柳青杨依然笼罩在氤氲的水汽中。

    霍柔风穿着一身裋褐,走在透着湿意的青石板小路上,她看着亦步亦趋跟着她的那条小黄狗,笑着说道:“你倒是会挑人啊,知道九爷家里有钱,就跟定我了?”

    小黄狗像是能听懂她的话,冲着她乖巧地摇摇尾巴。

    这条小狗是从白老太太的羊杂摊子上遇到她的,她喝羊杂汤只喝汤,把羊杂挑出来喂了这条小黄狗,小黄狗就跟上了她。

    霍柔风从小就喜欢狗,可是姐姐不让她养,姐姐说狗只能活十几年,狗死的时候,岂不是会很伤心,所以还是不要养了。

    前几天着凉,霍柔风的鼻子便不太舒服,她揉揉酸胀的鼻子,盘算着要怎样和姐姐说,姐姐才能让她收留这只小黄狗。

    霍柔风掏出怀表看了看,这个时候长房的人已经到了吧,就是猜到长房的人会带着家里的男丁上门,她这才一大早就从家里溜出来的。

    倒不是她怕了长房的人,她只是不想让姐姐操心而已。

    过年的时候,长房的小十当着她的面叫她野|种,被她打得鼻青脸肿,三婶跑到本家老祖宗哭得肝肠寸断,捶胸顿足,老祖宗亲自上门自说自话了半个时辰,姐姐送上一支三十年的老参,他这才走人。

    可是终归是因为她才让姐姐受了埋怨,因此今天听说长房的人又要来,她便早早地从家里出来,她不想遇到长房的人,她不想给姐姐添麻烦。

    霍柔风百无聊赖地走在晨风中,小黄狗和她同一步伐,一人一狗走走停停,甚有默契。

    霍柔风很少有机会独自出门,可也不能一直在街上遛达,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她揉揉有些酸胀的鼻子,正寻思着要到哪里坐坐,便看到了不远处撷文堂书铺门前那个簇新的牌子。

    黑底金字的牌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上面几个大字有些晃眼——太平圣行。

    一瞥之间,霍柔风清澈如水的眸色便沉了下去,她很想掉头而去,可是一双腿却不由自主地走进了撷文堂。

    撷文堂是江南最大的书铺,有十几家分号,杭州城里的这一家虽然不是最大的,但无论是官版经史,还是私坊的词话本子,撷文堂里都能买得到。

    霍柔风走进去的时候,书铺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老掌柜齐伯正在书铺一侧的屏风前津津有味地吃着早点,几个伙计有一搭没一搭地招呼着客人。

    书铺中间最显眼的地方,如众星捧月一般摆放着几册书,不用细看也知道这便是国子监交给撷文堂在江南独家专售的《太平圣行》了。

    霍柔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书页上“太平”二字,久久没有移开,直到有伙计凑过来,她才从荷包里摸出一小锭碎银子扔到柜台上,指指那本被像宝贝一样供起来的书,道:“买了。”

    江南文风鼎盛,撷文堂里每天客似云来,老掌柜齐伯是不会把一个小孩子放在眼里的,他就着茶叶蛋喝完一碗甜豆花,正想叫伙计收拾碗筷,便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一派胡言,都是狗屁,狗屁!”

    齐伯循声望过去,书铺大门外的台阶上,站着一人一狗。

    从齐伯的角度,只能看出是个身材瘦小的孩子,穿着天青色裋褐,顶多十一二岁。

    霍柔风骂骂咧咧,从那本刚买的新书上撕下一页,放在鼻子上,噗的一声,擤了一把鼻涕,接着又撕一页,团了扔在地上,双手用力一扯,好端端的一本书便被她撕得四分五裂,她把书重重地摔在台阶上,还是不解气,又在上面狠狠踩了几脚,这才悻悻而去,那只小黄狗摇着尾巴小跑着在后面跟上。

    齐伯摇摇头,冲着小伙计使个眼色,小伙计快步走到门口,把被霍柔风扔在地上的残书捡了起来,掸掸沾在上面的尘土,重又拿回书铺里,他看着残缺不全的书页,叹了口气:“霍家这位九爷也真是的,这么贵的书,他买来不到片刻就给撕了,唉,糟蹋东西啊。”

    齐伯皱起眉头,问道:“那孩子是霍家老九?”

    伙计道:“就是他,永丰号的那个宝贝疙瘩,去年盂兰盆节时,永丰号的女当家带着他去放河灯,小的当时也在,恰好见过他。”

    齐伯叹了口气,把那本书收到柜台下面,免得被多事的看到惹麻烦。这是颂扬太祖皇帝的书,岂是寻常书籍可比的。

    书是清贵之物,这种官印书更贵,这本记载太祖皇帝生平德行的《太平圣行》要七十文,很多读书人也舍不得买。这位永丰号霍九,把簇新的书随手就给撕烂,也不知那位赫赫有名的女当家是怎么教导弟弟的。

    “齐伯,他撕的是《太平圣行》吗?”一个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清清冷冷。

    “是啊,是永丰号的九少爷,商户人家,不懂得这书的贵重,恐怕连大字也不识几个。这若是被衙门里的人看到,霍大娘子少不得要破费银子了。”齐伯无奈地说道,这是记载太祖皇帝的书,随随便便撕烂了,寻常人会挨顿板子,换做永丰号这样的巨贾,当然是要花钱消灾了。

    “把他撕坏的书拿来给我看......咳......”屏风后的声音重又响起,只是那说话的人话音未落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齐伯快步走到屏风后面,待到咳嗽声停了,他又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拿出放到柜台下面的那本破书,找了块干净抹布仔细擦拭,可惜书页上那个小小的鞋印却怎么也擦不去。

    齐伯捧着书,小心翼翼地拿到屏风后面,又轻手轻脚地走出来。

    良久,屏风后响声一声轻笑:“齐伯,这个霍九说不定还真是认识字呢,你看,这书虽然残缺不全,可却只少了两页。”

    说到这里,屏风后的人顿了顿,幽幽地说道:“他恰好把记载太祖高皇后谢氏的两页全都撕掉了。”

    闻言,齐伯只觉背脊上冒出一层冷汗,他强做镇定,可眼角子还是不可抑制地抽了抽。

    他深吸一口气,拿过一本《太平圣行》,翻开记载太祖高皇后的那两页,几行字跃入眼睑。

    太祖孝武仁睿端肃圣德高皇后谢氏,陕西西安人氏,周定西侯振之女也,后母,周明淑郡主。后贤德仁慈,明慧智达,从太祖备历艰难,赞成大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