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霍柔风和那条小黄狗一前一后飞奔着跑过撷文堂门前的青石板路,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几匹马和马上的人。

    为首的少年身穿大红箭袖,乌黑的头发用两颗指肚大小的明珠绾起来,在一片水墨画般的青瓦白墙间显得格外乍眼。

    他眯起眼睛,看着跑远了的一人一狗,对身边的一个汉子说道:“有趣,真是有趣,这江南就是不一样,随便一个小孩子也敢拿太祖爷的书来擤鼻涕,哈哈哈!”

    他笑了几声,对那汉子道:“跟上,看看那小子是什么来头。”

    几骑马从撷文堂门口经过,伙计在门口张望了几眼,转身走进大堂,对齐伯道:“那几个像是外地人,就看当中那位小爷的打扮,一看就是有些身份的,可小的却从来没有见过他。”

    齐伯点点头,又问伙计:“他们一直在外面站着?”

    伙计道:“刚才没有,小的到门口捡被霍九撕的那本书时才看到他们。”

    齐伯若有所思,良久才压低声音对伙计说道:“通知其他分号,以后霍九上门,要小心行事。”

    话虽如此,书坊打开门做生意,总不能不让霍九买书吧。

    伙计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哝道:“这霍九胆子也够大了,出门连个随从都没有带着。不过看他今天的穿著打扮,倒是和街市上的孩子也差不多少。”

    是啊,这杭州城里谁不知道永丰号的宝贝疙瘩霍九啊,这霍九从小到大就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可惜却并非霍家亲生的,只是霍老爷霍沛然在世时收养的弃婴而已。

    霍家虽然早就分家了,可霍沛然去世后,他们二房这一注大财,在世人眼里便成了无主的了,都以为早晚会被族人占了,可谁又能想到,霍沛然虽然没有亲生儿子,可却有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那便是如今赫赫有名的永丰号女当家霍大娘子。

    霍大娘子接管了父亲留下的家业,非但没有将永丰号败落,反而在短短三年时间,便把生意从江南做到了京城,只是霍大娘子终归是个女子,这么大的家业,将来不知要便宜了哪一个。

    杭州城的清晨,空气里也带着一丝湿意。霍柔风跑着跑着,不知不觉跑进一条巷子,她认识这里,这是鬼市街的后巷子。

    鬼市街要到晚上才热闹,这条后巷便是下车落轿的地方,可是到了白天,鬼市街连同这巷子,就连个鬼影子也见不到。

    霍柔风从小到大都住在杭州城里,她熟悉这里的大街小巷、一草一木。走在这条宁静的古巷里,霍柔风愤怒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

    她不由失笑,明知道那本书会胡说八道,她却还是想要看一看,这下好了,看了以后只有更生气。

    霍柔风恨恨地哼了一声。

    什么太祖高皇后,什么皇后谢氏,这皇后二字便是最大的侮辱和践踏。

    前世她的母亲才是真真正正的太祖皇帝,而赫然写在史书上的那位太祖便是她前世的父亲、母亲的御夫,也是她的杀母仇人!

    霍柔风深吸一口气,摔摔头,不让自己再去想这些事了,当今天子已是本朝的第四位皇帝,而那位《太平圣行》里的所谓太祖,早已死了一百多年。

    霍柔风努力让自己想些好玩的事情,一人一狗走在春风里,阳光明亮却没有暖意,就如这三月的天气,春寒未尽。

    初时还走得不紧不慢,可是走着走着,霍柔风便重又奔跑起来,因为她看到地上多了几个影子。

    可是她还是跑得太慢了,就在她被人拎起来装进麻袋的时候,她听到小黄狗尖利的叫声。

    她大声呼喊,可是只听到疾促的马蹄声从身下传来,她应该是被打横放在马背上了。

    霍柔风索性不喊了,她要节省气力,做了十一年阔少爷,她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被绑票了。

    除非这些贼人不认识她,否则她一不会被杀死,二不会被卖给人牙子,所以她还是省省力气,万一贼人收了银子要撕票,她还能逃跑。

    阳光透过麻袋的缝隙照进来,霍柔风眯起眼睛,仔细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二、三、四、五,没错,是五匹马。

    马蹄踩在青石板路上,轻脆中带着几分拘束,这是只有对马匹极为熟悉的人才能感觉到的,而霍柔风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前世,从她记事起,便由女兵抱着骑在马上,跟着一身戎装的母亲纵马驰骋。

    那一世,她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十二岁时母亲得了天下,登基为帝,做了公主的她依然如故,每个月里都有一半的日子住在距离京城百里的行宫,那里依山伴水,有的是地方让她骑马。

    她对马的熟悉,不亚于别的女子对胭脂水粉的信手拈来。

    因此,此时此刻,即使是被装在麻袋里,她不但能够根据马蹄声听出是五匹马,还能准确地判断出这些马不是寻常马匹,这是战马!

    杭州城里哪来的战马?

    骑在战马上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普通的贼人,除非这些马是偷来的。

    霍柔风有些糊涂了,这一世她不是公主,霍家虽然有钱,可也就是商户而已,无论是当官的还是当兵的,大可找个名正言顺的借口找霍家要银子,也不用绑票这样下做。

    但是无论如何,她千真万确是被五个骑着战马的人绑票了。

    霍柔风静下心来,既然想不出原因,那索性就不要去想。

    她在心里数数,以此来估计这伙人带着她走了多远。这是前世一位女将军教给她的办法,她还是第一次使用。

    估摸着走了二十多里,这伙人终于停了下来。霍柔风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把这小鬼头关到西院!”

    接着,霍柔风便被连人带麻袋抬走了,过了一会儿,她被扔到地上,有人麻利地解开了麻袋,接着,她便能到落锁的声音。

    她松了一口气,手脚并用从麻袋里爬了出来。她揉揉眼睛,发现这是一间空空荡荡的屋子。

    霍柔风摸摸鼻子,鼻子又酸又胀,她连打了几个喷嚏,仰头看到了一道小小的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