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 第五章 左擎苍,右牵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1/416930.html
    霍柔风真的去找狗了。

    她带了二十几人,把鬼市街周围的巷子翻了底朝天,却没有见到那只小黄狗。

    看到九爷失望的小眼神,安海一拍脑门,他怎么忘了,狗鼻子最灵,要找狗只靠人是不行的,还要靠狗。

    安海让人买来四只母狗,围着鬼市街遛达,小黄狗没有找到,后面倒是跟上了十几只大狼狗。

    霍柔云听着范嬷嬷的汇报,嘴角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她对范嬷嬷道:“若是惹出麻烦,你让人去给她摆平就行了,不用管着她,只要她开心就好,还有那些买来的和找来的狗,也不用打发了,找个空院子养起来吧,她也能有点乐子。”

    范嬷嬷连连答应,缓步退了出来,刚走过翠竹夹道,霍柔风就跳了出来,把范嬷嬷吓了一跳,阳光透过竹叶缝隙照在她的脸上,亮晶晶的。

    范嬷嬷抚着胸口,抱怨道:“我的九爷啊,嬷嬷这副老骨头,可禁不住你这一惊一乍的。”

    霍柔风嘻嘻地笑,问道:“我姐笑了吗?”

    见她脸上有汗,范嬷嬷怜惜地用帕子给她抹去额头的汗珠子,笑着说道:“笑了笑了,大娘子还让奴婢寻个空院子给九爷把那些狗养起来。”

    “嗯嗯,只要我姐高兴就行,范嬷嬷,谢谢你啦,明儿我买杨馥春的胭脂给你啊。”

    说完,霍柔风就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范嬷嬷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这对姐妹性格迥异,却是有同样的心思,那个想让这个开心,这个想让那个高兴。老爷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一定也会含笑了。

    霍柔风忙活了三天,也没有找到那只小黄狗,她有些沮丧,可还是开开心心地去那处新辟的院子里玩狗去了,还请了李夫子给院子写了牌匾“牵黄院”。

    而此时的长房里,二太太正指着霍十一的鼻子在骂:“看到了吗?小九的日子才是你应该过的,他算什么,不过是个外头抱回来的野|种,你才是霍家嫡出的哥儿,你还在家里躲着干嘛?还不去陪着老祖宗?”

    霍十一被骂得缩缩脖子,老大不乐意地从屋里出来,他才不想被过继到二房,小九是个狠渣子,上次他跟着小十起哄,只是喊了两句野种,就被小九打得鼻青脸肿,若是以后他去了二房,还不知道小九会怎么揍他呢,再说,小九那个姐姐,唉,连娘都怵她。

    娘生了四个儿子,凭什么就要把他过继出去?是不喜欢他吧。

    四个儿子里他排行老三,既不是长子也不是老儿子,当然不受待见了。

    霍十一垂头丧气,慢吞吞地往老祖宗霍五太爷家里去。

    刚走到半路,肩膀就被人撞了一下,霍十一皱起眉头,就见撞他的那人非但没有道歉,反而骂道:“走路不带眼睛啊!”

    霍十一不高兴了,可见那人长得人高马大,他只好回头看看身后,却见他的两个小厮阿金和阿银耷拉着肩膀,连个大气都不敢出,他顿时矮了几分,爹娘太偏心了,给哥哥和弟弟配的小厮一个比一个机灵,给他的都是窝囊废。

    他不敢说话,闷着头往前走,走出几步,听到刚才那人高声骂道:“就这熊包样子,还敢过继到永丰号?九爷养的狗都能咬死他。”

    永丰号?九爷?

    这是霍九的人?

    霍十一气忿不已,转身要骂回去,却见那大汉冷笑着冲他挥了挥拳头,那拳头酒钵般大,吓得他立刻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是了,霍九养了很多狗,霍大娘子还专门给他辟了一处院子养狗,那些狗都是会咬人的吧?到时霍九伸手一指,那些狗就会扑上来咬他......

    霍十一只是这样想了想,就吓得脸色发白,他飞奔着跑到五老太爷家里,陪着五老太爷的重孙子玩过家家,玩了一个下午也没敢出来。

    霍柔风叼着一根青草,靠在树干上,兴致勃勃地看着正在啃骨头的那群狗,可惜没有和她最有缘份的小黄狗。

    采芹轻手轻脚走过来,说道:“九爷,昨天长房的十一爷在五老太爷家里待了一下午,到了一更才回去,今天也没去学堂,说是肚子疼。”

    霍柔风哼了一声,什么肚子疼,还不是怕她让人在半路上揍他,吓得不敢去学堂了?

    她伸个懒腰,问道:“我姐派谁去长房帮着操持三娘子亲事?”

    采芹道:“是杨嬷嬷和红袖姐姐。”

    霍柔风点点头,下个月长房的三娘子定亲,二太太带着小十一过来,也是打的这个名头。

    见采芹还站在那里,没有要走的意思,霍柔风皱眉,问道:“还有什么事?”

    采芹道:“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

    霍柔风扬扬眉毛:“小爷这里没有该不该说,只有一定要说。”

    采芹立刻站直身子,道:“奴婢的娘今天给奴婢带话过来,说是有人在弄堂里打听九爷的事。”

    采芹是霍家二房的家生子,她口中的弄堂就在柳西巷后面,这里住的都是二房的家生子。

    “打听我的事?我的什么事?”霍柔风好奇地问道。

    “其实也不全是打听九爷的事,那人是个货郎,说左嬷嬷是他的亲戚,找了王二家的打听,王二家的嘴上素来没有把门的,这原是她爱说的,可是左嬷嬷的事她半点不知道,刚好我娘经过,就告诉那货郎,说奴婢是您身边的大丫头,奴婢的娘或许知道左嬷嬷的事。我娘自然也是不知道,回到家里觉得不对劲,就给奴婢递话过来了。”采芹说道。

    左嬷嬷是霍柔风的乳娘,早在六七年前就离开了霍家,以前她在霍家时也很少和府里的人打交道,因而她虽然在府里地位超然,可能和她说上话的并不多。

    霍柔风对采芹道:“给你半日假,你回去打听打听,那个货郎是什么模样,以前可曾来过。”

    长房想要给二房过继儿子,最大的绊脚石就是她这个养子了,她虽然是抱来的,可也是上了族谱的,来打听左嬷嬷的事,莫非是长房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