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安海前脚从霍柔风的院子里出来,就有人飞奔着告诉了霍柔云。

    霍柔云气定神闲地喝着茶,对范嬷嬷道:“父亲在世时就说过,小九的脾气和我一样,但凡是她想做的,就是前面有千难万险,她也要去做成。”

    范嬷嬷道:“老爷说得对,九爷的性子就是这样的,和您一样,都是能做大事的。”

    霍柔云摇摇头,叹了口气:“她比我看得长远,我不如她。”

    范嬷嬷的嘴角动了动,九爷虽说聪明伶俐,可毕竟只有十一岁,哪能比见多识广的大娘子看得长远呢,但她没敢多说什么,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霍柔云道:“以前我总想护着她,现在看来是我不对,她渐渐长大了,就是雏鸟也总要学会飞翔,何况霍家只是商户人家,与其我把她捧在手心里,不如给她机会让她练练手。”

    范嬷嬷忙问道:“可九爷年纪还小......”

    霍柔云微微一笑:“我还有你,全都假装不知道好了,让人在旁边悄悄盯着她,遇到难处时帮帮她,你催着她身边的人,把她去无锡的事情安排妥当,这边的事情一了,立刻把她送去无锡,离开这个事非之地。”

    范嬷嬷连连点头,应事退了出去。

    霍柔云站起身来,呆呆地望着墙上的一幅字,喃喃道:“父亲,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小九很聪明,我不想把她养成笼中之鸟。”

    也不过四天,常胜就从定海赶了回来,而这个时候,鲁家运往京城的那批货已经全部装上船,次日便要启程了。

    常胜风风火火地来见霍子兴,高兴地道:“二老爷,小的不但进了村子,还见到了他们的货,那些海味比起杭州城里见到的,成色都要好。”

    霍子兴松了口气,道:“可遇到尤家的人了?”

    尤家又不是傻子,他这边能派人去定海,尤家肯定也会去,何况那两个渔民也还在尤家手里。

    “小的没有见过尤家的人,小的雇了船去定海,一上船就听说了那村子的事,就连渡船的人也知道这回事,都说若是再没人收货,那村子里的人就连修船买新网的钱也拿不出来了。待到小的进了村子,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他们看到小的穿著打扮,便就围了上来,争着抢着要带着小的去看自家的货,后来小的才知道,原来就在前一天,也从杭州城里来过两个人,还说是他们村子里的李家兄弟介绍来的,那两个人说了,回到杭州问过东家,就给他们答复。”

    霍子兴倒吸一口凉气,多亏自己还没去京城,否则家里没有能做主的人,这批货就白白落到尤家手里了。

    “那些货你都看了?”他问道。

    常胜道:“小的看了十来户人家,那些货可比尤家给的货单子上要多得多,想来尤家故意报少了,是想投石问路,借着咱们搭上大娘子,再绕过咱们,私下里把更多的货卖给永丰号。”

    霍子兴点头,常胜说得极是,换做是他也会这样做。

    “村子里现成的货,你估摸着要多少银子?”霍子兴问道。

    常胜道:“少说也有二万两的,当中有上好的双头鲍,三头鲍,这都是京城里大户人家必备的。”

    二万两?

    霍子兴后槽牙都疼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银子。

    先前说那批货只有五千两,虽然五千两也不是小数目,但是凑一凑总还能凑得上,可现在五千两却变成了二万两。

    如果只要五千两的货,尤家肯定会把余货全都收了。

    想到这里,霍子兴坐不住了,拿了当初渔民报出的价格,让帐房仔细算一算,如果换成二万两的货,至少能赚多少。

    帐房很快就估算出来,如果要收二万两的货,一半给永丰号,另一半则抵了先前的赊货,这样算下来,不但能还清货款,还有至少一万两的盈余,因为这批货比起运往京城的那些,成色要好了太多,价钱当然也不一样。

    霍子兴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他活了四十多岁,还从来没有一次性赚过一万两银子。

    这些年来,长房就是靠着祖上的家产过日子,一年下来,每家也只有千把两银子的进项,一万两银子,就是不吃不喝没有花用,也要赚上十年。

    正在这时,小厮进来,道:“二老爷,鲁家来人送货,说是鲁老爷说了,托您找尤家茶山买些今春的明前,带在路上喝。”

    霍子兴气得差点把手里的茶杯给砸了,他喝的还是去年的雨前,这还不到四月,鲁老爷就让他去寻今春的明前了!

    别说现在新茶还有没有出来了,就算已经有了,那也是天价啊!

    你怎么不说让我采办两个清官人给你带在路上享用呢,真是狮子大开口,把我当成傻子了。

    可是骂归骂,霍子兴还是叫来三儿子,让他亲自到岳父家的茶庄跑一趟,问问有没有今春的明前。

    霍三很快就回来了,今春的明前已经有了,可也只有几斤而已,一两新茶开价一百两银子。

    霍子兴差点背过气去,一百两银子一两的茶叶,你以为这是福建的大红袍吗?

    大红袍是贡品,有钱也买不到,可你家的茶叶算个屁啊。

    霍三道:“您别说,已经有扬州的几家来订茶了,都是带的现银,儿子去的时候,小九身边的宝田正好从里面出来,儿子私底下问了,宝田定了两斤。”

    一斤十六两,两斤茶叶就是三千二百两!

    见过败家的,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不过霍子兴也知道,每年新茶下来的时候,就是江南的大商户们显摆银子的时候,越是要价高的茶叶,越是卖得最快,这些商户买了茶叶,不一定是自己用,多半都是送礼用的。

    不过小九要买茶叶,那倒十有八、九是他自己喝的。

    这么一个小杂种,要喝一百两银子一两的茶叶?

    霍子兴咬咬牙,横下心来,这笔生意一定要做成,否则他连鲁老爷都打点不起,更别说还有京城的王家三爷。

    没有王家三爷撑腰,他怎么才能对付霍柔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二房这注大财落到小九手里吧。

    “去,拿二百两银子,买二两茶叶给鲁老爷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