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大笔银子?”鲁老爷皱起了眉头,霍子兴赊货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现在兑出一笔银子,这是要做什么?

    “小的估计了一下,那三间都是几十年的老字号了,就算急着出手,也至少能卖出一万两来。”

    鲁老爷冷哼了一声,他明白了,霍子兴是要带上这一万两银子进京啊,这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想利用这一万两银子,就能绕开他,搭上王家三爷?

    做梦!

    十年年前,鲁家姑娘嫁进了王家,两年后,太子纳了王家姑娘做侧妃,又三年,太子妃亡故,膝下无出,先帝封了王侧妃的儿子做皇太孙,王侧妃母凭子贵,做了太子妃。三年前,先帝驾崩,太子继位,太子妃也做了皇后。

    当年鲁老爷打死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王家会成为如今最炙手可热的皇亲国戚。

    可惜王家毕竟是新贵,底子太薄,一时还打不进京城的贵族圈子,眼下能用的也只是自家亲戚,可是帝后鹣鲽情深,太子也一天天长大,彭城伯府王家也会越来越好,到那个时候,彭城伯府跻身京城权贵之中,又岂是一般人家能巴结上的。

    霍子兴就是想趁着王家还没在勋贵圈子里立稳脚跟,这才想让王家三爷记住他吧。

    先前和王家三爷一起做生意,中间还隔着鲁家,哪里比得上直接送给王家三爷一万两银子呢?

    王家去年才到京城,眼下最缺的就是银子,一万两银子在王家眼里,也是大数目。

    鲁老爷想通个中关键,连连冷笑,好你个霍子兴,想得倒美?

    丫鬟沏了新茶端上来,鲁老爷闻了闻,问道:“这是霍家送来的?”

    丫鬟道:“老爷说对了,这是霍家送来的今春明前。”

    “送了多少?”鲁老爷问道。

    丫鬟道:“送了二两。”

    噗,鲁老爷一口茶喷了出来,二两?

    没有他,别说一万两,就是揣着十万两,霍子兴也没有机会搭上王家,现在倒好,京城还没有去,就用二两茶叶把他这个牵线搭桥的人给打发了?

    还没过河就想拆桥?

    霍柔风让人去催牙行给霍子兴找买家,可是三家铺子也不是说卖就能卖出去的,她虽然把这话传到了鲁老爷耳中,但自己也头疼,到哪里能找人一口气买下三间铺子呢?

    她万万没想到,次日上午这件事便解决了,牙行传来消息,三间铺子有人肯买,只是因为急着出手,价格压得很低,三间铺子也只肯出六千两银子。

    更让霍柔风没有想到的是,霍子兴竟然答应了。

    她想了想,也就想明白了,这三间铺子本来就不是霍家的,卖别人的东西多点钱少点钱,也不会太在乎,何况霍子兴眼下急需银子呢。

    霍柔风眨眨眼睛,对安海道:“去打听打听,这买铺子的人是什么来头。”

    安海很快就打听到消息,这三间铺子是扬州来的人买下的,不知道底细,只知东家姓钱。

    霍柔风心中疑惑,这就像是要睡觉有人递枕头,这姓钱的是何方神圣?

    可是她现在也无暇去查这件事,霍子兴卖了三间铺子,又借了几千两印子钱,凑了一万两银子,让霍三带着常胜去定海买货。

    可是两人还没有出门,就传来尤家调动银子的消息,霍子兴咬牙切齿,这批货谁都想要,他可不想让尤家插一脚。

    于是他咬咬牙,厚着脸皮找到了柳西巷。

    这又出向乎霍柔风的意料了,霍子兴买这批海货,是要高价卖给永丰号的,这天底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要用人家的银子进货,然后再把货卖给人家?

    这一世她虽然长在商户人家,虽然耳熏目染,可父亲和姐姐把她保护得太好,她还真没有想到,霍子兴还会玩这手借鸡下蛋。

    “九爷,大娘子让人取了一万两的银票交给二老爷了。”青书从前院跑了回来。

    霍柔风心中一凛,忙问:“再去问问,我姐有没有让他立字据,若是立了,又是如何立的。”

    这种事情就不是只有七八岁的青书能打听出来的了,采芹亲自去找了霍柔云身边的范嬷嬷,范嬷嬷没有瞒着,笑眯眯地告诉采芹:“长房的二老爷先前还不肯答应,无奈大娘子坚持,他倒也爽快,压上了小二房现在住的那套宅子。其实那套宅子也就值个七八千两,大娘子念在都是姓霍的,给二老爷算了一万两,而且还不算利期,啧啧,这也就是大娘子才这么好心。”

    霍柔风听完抚掌大笑,姐姐啊!

    不过霍子兴除了找霍柔云拿银子,也没有地方能一次性借到一万两了。

    霍子兴终于凑够了二万两,便叮嘱了霍三,让他务必亲眼看着渔民装货,再把货物押到杭州,不能有任何差迟。

    至于这批海味到达杭州之后的事,他也事无巨细安排妥当,看着霍三和常胜出府去了定海,霍子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二太太已经把他的行囊收拾好了,次日他便要登船,和鲁老爷一起进京了。

    霍子兴只觉神清气爽,这些日子虽然为了筹备银子疲于奔命,但是过了这一关,等在他前面的就是一片坦途。

    只要想到他就要见到彭城伯府的三爷,霍子兴心里就像是点起一团火,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与王三爷也算是相识于微时了,这样的情份最是难得,有了王三爷撑腰,杭州城的父母官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到了那个时候,二房的姐弟俩又算什么?不过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而已,他这个堂叔,高兴了就赏给他们一口饭吃,若是不高兴,就像野狗一样把他们轰出去。

    霍子兴越想越兴奋,让人到宝宴楼定了一桌酒席,准备好好吃一顿,算是给自己践行。

    宝宴楼的酒席前脚送过来,鲁家的人也到了。

    “霍二爷,我家老爷有急事,今天上午已经先行进京了,让小的跟您说一声。”

    霍子兴怔住,什么意思,鲁老爷自己进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