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归朝最新章节!

    砰,外面一声闷响,接着,便是凄厉的尖叫声、呼喊声,原本躲在屋里的客人也纷纷打开屋门探头张望,霍柔风也忍不住了,不是说客栈的掌柜来了吗?看这架式,非但没有把那几个当兵的劝走,还愈闹愈烈了。

    可惜霍柔风刚刚推门出来,张升平立刻像堵墙似的挡在她前面,无奈,她只好在张升平身后拔着脖子张望。

    张升平低声向她解释:“客栈的掌柜来劝说,被这几个人从楼梯上扔下去了,掌柜年纪大了,也不知会不会伤及性命。”

    霍柔风吃了一惊,原来刚才那声闷响是掌柜被从楼梯上扔下去的声音。

    张升平不想让她再看,好声哄她:“九爷,眼下不太平,您还是进屋里去吧,我们五个都在外面,有什么事再来请示您。”

    霍柔风在心里叹息,进客栈时她见过那位老掌柜,笑咪咪的一个小老头。

    她摇摇头,回到屋里,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外面的嘈杂声持续了大半夜,不时有呼救声传来,霍柔风想睡觉都不行了。

    快天亮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敲响,霍柔风顶着两个黑眼圈打开房门,怨声载道地问道:“又怎么了?”

    张升平沉声说道:“九爷,您收拾一下,小的们护着您快点离开这里,出事了。”

    出事?老掌柜摔伤了,半夜不就出事了吗?

    霍柔风打个呵欠,既然她的护卫们这样说了,她没有必要执拗下去。

    她没有多问,很快便从屋里出来,五个护卫站在门口,如临大敌。

    六个人从楼梯上鱼贯而下,霍柔风这时才发现一楼的大堂里站满了人,形形色色,有老有少。

    其中一个四十出头的汉子看到他们,扬声问道:“客官要走吗?”

    张升平双手抱拳,客气地说道:“老掌柜的事咱们也很难过,无奈急着赶路,又带着孩子,不能在此长留,还望兄弟们行个方便。”

    那汉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们,又看看夹在五人当中的霍柔风,忽然问道:“你们是杭州来的?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张升平心头一凛,他怎么糊涂了,九爷虽然穿得朴素,可住的却是客栈里最贵的房间,再说,九爷细皮嫩肉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大户人家养尊处优的小公子啊。

    他正想解释,身后的霍柔风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不要在这里,我要走,哇,哇——”

    十一岁的孩子,还是童音,可一旦哭起来就是震耳欲聋,撕心裂肺。

    张升平连忙好生相劝:“乖了,别哭,咱们这就走,别哭了。”

    可是他越哄,霍柔风哭得就越是大声,她的哭声如魔音绕梁,五名护卫手忙脚乱,这个许诺带她去抓螃蟹,那个说陪她放风筝,张升平则向屋里的众人频频作揖:“孩子胆子小,没见过世面,各位兄台多耽待,多耽待。”

    领头的汉子眼底现出一抹厌色,对张升平没好气地道:“你们是哪里人氏,姓甚名谁?”

    他说话的时候中气十足,无奈还是被掩在霍柔风的哭声中,张升平侧着耳朵大声问道:“您说的什么,咱们听不见。”

    他的话刚刚出口,霍柔风的小拳头就挥到他的后背上:“走啊,我要走!哇!”

    那汉子只觉脑袋发胀,恨不能把这个又霸道又能哭的熊孩子扔出去,他瓮声瓮气地对张升平道:“问你是哪里人,姓甚名谁?”

    这一次张升平听清楚了,他忙道:“在下几个是杭州人氏,受这孩子的姐姐所托,送他到宁波投靠亲戚,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柔风的哭声盖住了,张升平暗暗称奇,九爷的嗓门是怎么练出来的?

    那汉子的脑袋里似有无数只苍蝇飞过,耳朵嗡嗡作响,他冲着张升平挥挥手,道:“行了,走吧,今日之事......”

    后面的话连他自己也听不清了,耳畔都是那个半大孩子的嚎啕哭声。

    直到离开客栈约二里有余,霍柔风才止住哭声,对张升平道:“我嗓子疼。”

    几个人全都笑了出来,张升平道:“九爷忍一忍,待到离开这个事非之地,小的就买豆浆给您润喉咙。”

    一个时辰后,霍柔风坐在路边的摊子喝豆浆,张升平这才压低声音把昨夜的事情娓娓道来:“是小的没有打听清楚,原以为这是家普通客栈,却没想到竟是太平会的。昨晚那几个当兵的耍酒疯,把老掌柜从楼梯上扔下去,老掌柜当场就一命呜呼。小的几个还以为客栈的人去报官了,眼睁睁看着那几个当兵的趁机跑了,可是不到一个时辰,客栈里就来了很多人,小的听到他们对切口,,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太平会的。”

    霍柔风眨眨大眼睛,问道:“太平会是什么?我没听说过。”

    张升平道:“九爷是长在蜜罐里的人儿,怎会知道太平会呢?不瞒九爷,小的也是去年回老家迁坟的时候才听说的。”

    他向四周看了看,此时天色尚早,早点摊子上只有他们这几个客人,他这才继续说道:“这太平会是这两年才出来的,和江湖上别的帮派不一样,太平会的人做什么行当的都有,有大户人家的下人,有摆摊的,有种地的,去年淮安乡下有个寡妇被族中亲戚霸占了家产,告到县衙,却因为那亲戚使了银子,而被轰了出来,那寡妇气不过,吊死在祠堂里。没过一个月,那个霸占家产的亲戚家里就走水了,一家老小都被烧死。据说那寡妇的娘家兄弟就是太平会的,这是太平会的人为她出头。”

    霍柔风听得张大了嘴巴:“这岂非就是与官府为敌?”

    不对,太平会并没有真的与官府为敌,他们只是为普通老百姓打抱不平。

    “老百姓加入太平会的多不多?”她问道。

    张升平道:“您看今天这阵仗,在这乡野之地,入会的人定然不少,不过在杭州城里可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号。”

    霍柔风点点头,沉吟道:“也不知这太平会是什么人创办的,但是为何要叫太平呢?”

    太平,是前世自己那个所谓父亲的年号啊。

    ——————

    这个太平会不是打酱油的,是和本书的一个重要人物息息相关。

    不好意思,昨天不舒服被家人剥夺了上网的权利,没有更新也没有请假,不知道有没有人等着我,真是对不起。

    明天如果没有发生意外,晚上八点,我在QQ书城有一个直播,具体情况我现在还不清楚,明天我会在群里或书评区跟进,请关注群消息和书评区(包括QQ书城)到时大家都来吧,对新书或老书有什么问题,可以在直播时问我。

    (现在还是免费期,以上这些字不会收费,我之所以没有发到作者的话里,是为了让QQ和其他正版渠道的读者都能看到,若是反感,我后天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