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归朝 > 第二十五章 翠华摇摇行复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51/451315.html
    霍家家财万贯,可也只是商户,对于朝堂中的事情了解甚少,霍柔风即使想知道,也没有途径。

    好在如今是在宁波,她想做什么事,姐姐一时半会也不会知道。

    她对张升平道:“你让人去打听打听,宁波卫的正副指挥使都是何许人也,有什么背景。”

    闻言,张升平一怔,九爷是小孩心性,该不会是要参与军粮的这件事吧,这可不行。

    他正要开口相劝,却见霍柔风已经梗起脖子,圆瞪着眼睛看着他,俨然就是一副你不听我的,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张升平忙道:“宁波卫隶属闽国公治下,按理说都应是闽国公的人。”

    见霍柔风不作声,还是瞪着他,张升平默默叹了口气,无奈地出去了。

    霍柔风在屋里转了两个圈儿,她还记得前世,掌管福建、浙江和山东一带海防的是闽国公展毅。

    展毅有一位肝胆相照的兄弟,便是镇国公高青觉。

    前世,母亲很宠爱她,即使是立朝之后,也没有用宫里的规矩束缚她,母亲常说:“当年朕的父兄遭人算计含恨而亡,朕无奈只能挥军东来,那年朕也只有二八年华,从此便穿上那身沉重的铠甲,这一穿便是十几年,如今天下大定,而朕又穿上了龙袍,少年时的种种,都不复存在了。”

    又有哪个闺阁少女能想到有朝一日,她要背负着父兄的深仇征战杀场,而且这场仗打了十几年,待到她终于卸下铠甲,却早已青春不再。

    因此,母亲对她极是纵容,她年纪还小,自是不会像前朝那些公主们一样姿意妄为,无法无天,可也过得自由自在,读自己想读的书,做自己想做的事。

    正如母亲年少时没有想过会坐上龙椅一样,她也没有想过,自己如花般绚丽的生命会终止在十四岁的春天。

    那时也是四月,草长莺飞,那日春光明媚,她由一群内侍和宫女陪着,正在离宫的草场打马球。

    天空碧蓝,她一身男人打扮,穿着宝蓝色的箭袖,长发高高束起,缀着琉璃珠子,那珠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把她宛若凝脂的脸蛋衬托得分外晶莹。

    她知道自己好看,去年七夕花会,母亲准她出宫与民同乐,她也是做男子打扮,在暗卫的保护下在街上走了一圈儿,就惹来无数小姑娘爱慕的目光,纷纷打听她是哪家的小公子,母亲听说后说她胡闹,却也没有斥责她。

    她玩得开心,白皙的额头上渗出薄汗,有宫女骑马追上来,用帕子给她拭汗,她甩头避开,嘟嘴抱怨:“你挡着我了,快躲开!”

    宫女连忙催马避开,正在这时,一名内侍骑马追了上来,高声喊道:“公主,公主,皇上凤体不适,派了崔公公过来接您回宫呐。”

    她大吃一惊,她知道母亲受过伤,身体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好。

    崔公公是母亲寝宫的主管大太监,此时面色苍白如纸,没有了平日里的精明强干,嘴唇抖动着,好半天才说了一句:“公主,快回宫吧,圣上咯血了。”

    她吓了一跳,连衣裳也没换,便急急忙忙回宫,并没有看到崔公公眼中的惊慌与无奈。

    从离宫到紫禁城只有两个时辰,她急着回去,自己带着几个人骑着马跑在前面,上百人的仪仗有条不紊地在后面跟着。

    她在宫门外下马,一眼就瞥见两个一身白衣的少年,身姿笔挺地跪在那里。

    她认出来,他们是镇国公高青觉的两个儿子,高宁和高静。高家是一等勋贵,兄弟二人又生得俊秀,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贵公子。

    他们怎会跪在宫门外面?

    她的目光落在他们那一身白衣上,赫然发现这并非寻常衣裳,这是孝服!

    高家有人亡故?她记得上个月春宴的时候,她还见过高家的几位小姐,全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这也不过月余啊。

    虽然担心着母亲,可她还是走到高家兄弟面前,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高家兄弟也认出她来,平日里骄傲自负的少年,竟然泪流满面。

    “公主,家父昨晚自尽了!请公主开恩,代我兄弟将这道折子呈给圣上!”

    镇国公高青觉自尽了?

    如果这个消息不是从高家兄弟嘴里说出来,她打死也不会相信。母亲麾下的常胜将军高青觉,他怎么会自尽呢?

    她亲自接过高家兄弟递上的折子,高静可能是哭得太过伤心,竟然失了礼数,身子向前一倾,刚好撞上她的胳膊,她猛地发现,她的手上不担有折子,还多了一个纸团。

    她觉得蹊跷,不露声色,拿着那道折子,脸色凝重地踏进宫门。

    她坐上辇车,往乾清宫走去。

    一阵风吹过,并不寒冷,可她却打了个寒颤。

    她向四周望去,忽然发现今天的紫禁城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至于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

    她紧握着手里的纸团,却没有展开,她轻声说道:“先回昭华宫吧,本宫要沐浴更衣。”

    辇车在前面的岔路东拐,转向她的寝宫,可也刚走不远,便有一队金吾卫急匆匆跑了过来,为守的人朗声说道:“公主,下官是金吾卫镇抚肖前,皇上知道您回宫了,请您现在便去乾清宫觐见。”

    “皇上的咳嗽可好些了?”她沉声问道。

    “好些了,就是挂念着公主。”肖前说道。

    她的心沉了下去,母亲从未有咳嗽的旧疾,崔公公也没说母亲咳嗽,这只是她信口胡诌的。

    “本宫风尘仆仆,要先换衣裳,你这就回去说一声,就说本宫换了衣裳便去。”她说完,但催促着抬辇的内侍快走。

    肖前眉头微动,使个眼色,他身后的一队金吾卫便围住了辇车。

    “公主,请随下官先去乾清宫。”他的声音不高,却毫不客气。

    从未有人用这样的口吻和她说话,她的手心里都是冷汗,汗水浸透了那个纸团。

    她看向身后,只有跟着她骑马回来的几名内侍,她的侍卫们全都不在。

    她索性不再说话,当着肖前的面,展开了那个纸团。

    纸团上只有两个字:御夫!

    字色殷红,力透纸上,一笔一画如同刀剑,这是练武之人写的字。

    虽然不认识笔迹,可她已经猜到,这是镇国公高青觉的字。

    这是他的遗言!